爱去小说网 > 证道诸天之道尊 > 第十四章 风水子嗣有疑问
    丫鬟小鱼应声退去,徐大帅便招呼众人,重新分了主客依次坐下。

    而后,便对林清羽一脸无奈的感叹道:“天心道长,实不相瞒啊,本大帅虽然向来劫富济贫,乐善好施,心怀天下,为国为民,但于子嗣方面却是实在有些遗憾,这些年寻医问药,也看不出个所以然,若说有毛病,这我能一夜御数女也不觉疲惫,几位夫人姨太太什没什么大毛病,但这么些年,却连个一儿半女都不曾见到。因此,见到道长便想劳烦一下,能不能帮个忙,看看是什么原因让在下与子嗣上这么无力“

    说着,这个草莽汉子,竟然也是一脸的无奈,旁边的大夫人和二姨太,三姨太,听了大帅的话更是眼前一亮,连声应和着。

    特别是大夫人,更是一脸凄苦说道:“妾身嫁给大帅都快二十年了,眼看着都已经人老珠黄,还不能有幸为大帅诞下一儿半女,万望道长慈悲,垂怜一二。”

    说完,竟是当着众人的面留下眼泪。二姨太,三姨太更是一起应和着,都跟着抽泣起来。

    到底是二十年的夫妻情分,徐大帅虽然有了新欢,但到底没忘了旧爱,连忙上前软言细语安慰道:“夫人不要伤心,我们今天有幸能得遇天心道长,想来也是老天有眼,不忍心我们徐家无后,道长定会有办法的。”

    说完,就一脸热切的望着林清羽,诚恳说道;“天心道长定要帮帮我啊,不然日后我就真的没有脸面对我们徐家的列宗列宗了啊,若事情能成,我一定不会亏待道长的。”

    而此时,林清羽心里却是一阵无奈,给别人看风水,看子嗣,这专业也不对口啊?虽然三宝如意给的大量典籍中,包罗万象,但自己从来没想到还能碰到这种事,因此便丢到角落里,未曾理会过。这下好了,被人家求到头上了。

    虽然心里面虚的不要不要的,但林清羽还是一副淡定自若的高人模样。

    只见林清羽做闭目沉吟之状,众人也不好打扰。而林清羽此时却在脑海之中,抓紧时间狂补习风水运势方面的知识,不求精通,能把眼前这回应付过去再说。

    风水堪舆之术历来都与气运紧密相连。特别是凡人之中,对于阴宅阳宅的风水是相当在意的。风水也称相地之术,修行界中已有转修风水之术的人,称为地师。

    风水之术是一种专门探究人与环境和天地规律的一种修行方法,修行到了至深处,自然天人合一,举手投足之间,皆有莫测之力。而在元始宇宙之中,大能九天玄女娘娘更是风水之道的开创者。

    林清羽自然不用对此研究太深,仅仅是略作了解,更何况徐大帅的问题很明显是不在风水之上。从林清羽翻看记忆道准备妥当,在他人看来也不过是片刻功夫而已。

    只见林清羽一副成竹在胸的样子对着林大帅说道;“罢了,既然大帅如此信任贫道,贫道若是再矫情拿捏,也说不过去了。还请大帅,带着贫道在贵府四处走走,也可以详细的看一看府上风水到底如何。”

    徐大帅一听,那还不是喜上眉梢,急忙的引着林清羽在大帅府四处查看。从正堂,到厢房,再到后院女眷的的院子,和下人们居住的院子,林清羽在徐大帅的带领下倒是把整个大帅府逛了一遍,因为林清羽是出家人,而且年纪也小,就算去女眷的院子也没什么忌讳。

    至于看出什么?林清羽再天才,那么一会的功夫对于风水堪舆之道又能了解多少?不过是仅能大概看出个好赖罢了。徐大帅能发家,更有了今天这样的成就,依林清羽推断,其祖上的阴宅风水更是不差。

    此外,这大帅府的风水虽然算不上顶好的,但却也中规中矩,之前更有着徐大帅本身的气运位格加持,倒也能更庇佑全家,得享一世太平。

    至于子嗣方面却还是有其他原因的,风水上虽然没什么问题,但林清羽依六甲奇门之术来推算之后,虽然不是很清晰,但这是发现这徐大帅近些年来带兵打仗,杀戮过重,却还不知道广积福德,因果循环之下,自然与子嗣上有些妨碍。更不要说,这些年里挖坟掘墓之类的缺德事也干了不少,之前还仅仅是无嗣而已。

    现在看来呢,这徐大帅已是气运开始衰败,劫难自招,引了外邪入室了。若不是林清羽及时发现,灭门惨案已是不远。

    当然,若是直接说与徐大帅,告诉他灭门之祸临门,谁知道会不会让之前树立的高人形象付之东流,成了无用功?毕竟现在人家虽然一副深信不疑的样子,但拿灭门之祸来说事,常人又怎么会轻易相信?

    因此,林清羽虽然心里已经有谱,但有些话却还需说一半,留一半才好行事。毕竟自己来的主要目的是来阻止邪祟害人,又不是真的来看风水加送子的。

    这徐大帅虽然不是什么好人,行事无所顾忌,但却也从未有心为恶。

    正所谓无心为恶,虽恶不罚。哪怕真有什么是非功过那也是日后冥府判官的事,至于此界冥府还有没有那就另说了。

    但有一点就是,这次大帅府的事可是自己选定拿来历练的,可得圆满的进行下去。

    况且自己虽然已经踏入修行之路,但谁幼时还没个行侠仗义的武侠梦呢,虽然自己貌似属于仙侠,但也有仙道贵生,无量度人之说。

    林清羽修的又不是杀天杀地杀众生的道,力所能及之内,一些顺手能为的事做一下又何妨?

    虽然度人先要度己,林清羽此时道行有限,而且尚未明悟大道,说什么都还尚早,但明知会有人即将无辜往死,却不去理会,林清羽还是很难做到的。

    无数念头在片刻间在心头转过,林清羽面上不显,端起刚上好的茶淡淡的抿了一口,向众人说道:“贫道心中已有计较,大帅且听贫道慢慢道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