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证道诸天之道尊 > 第十六章 义庄之中有雅士(求推荐票,求收藏)
    当初再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林清羽很快的就通过打听到的信息,知道自己大概来了什么样的世界。

    虽然记忆有些模糊,但还能大概记得这是自己前世的某一部电影的世界,但疑惑的是,为什么穿越的世界竟然会和前世元始宇宙有关系。

    无奈,三宝如意依然沉睡,自己就算有千般疑惑也得先行压下,日后再说。毕竟,船到桥头自然直,既来之则安之罢了。

    而眼前的徐大帅府上就是原本电影中故事发生的地方,那五只瓷坛之中封印的邪祟,便是一切祸乱的根源了。

    看过电影的林清羽虽然熟知剧情,但电影和真实的世界还是有些差距的,许多细节根本就不够清楚。

    能够知道的也仅仅是这五只邪祟源于白莲邪教而已,因此,林清羽在交代了大帅府众人之后,便准备去向一位应该知道前因后果的道友,打探情况。

    徐大帅众人再三挽留无果之下,只能无奈任林清羽离去,好在林清羽也说了,三日之内,定当回返,帮他们解决了问题。

    。。。。。。

    出了大帅府时,天色已经稍晚,林清羽便直奔城西的义庄而去。

    在原著中出现过的唯一有本事的修行中人便是最后惨死邪祟之手的密宗传人——青海居士了。

    在林清羽看来,此人虽然自称是密宗传人,但所学颇杂,似佛似道,虽然有些本事,但也不过微末之流罢了。

    但此人为人正直,嫉恶如仇,却又古道热肠。虽然有些神经兮兮,但却不失为一个妙人。

    此人最后虽然尽力消灭了四只邪祟,但还是在准备消灭第五只的时候,由于邪祟即将真正成型,道行不够,而命丧黄泉。

    而且从邪祟和青海居士的对话来看,双方已然是早有恩怨,因此,林清羽才会想着先来问询一下因由,顺便叫个帮手。虽然林清羽一个人也能应付的来,但既然两方恩怨早就结下了,想来青海居士也会愿意亲自了结的。

    林清羽到时候帮忙兜着底就好了,自己老胳膊老腿,能省些力气自然是最好。

    当林清羽来到义庄门口的时候却也不由得感叹,青海居士才算得上是真正的随遇而安啊。只见,义庄的大门早已经不见了,义庄的牌匾也早已经连自都看不清了。

    围墙更不必说,绝对的高危建筑。隐隐向里面望去,院子里面杂草丛生,一颗枯萎的老槐树勉强的站立在院子里,偶尔一阵夜枭的叫声更是添了几分阴森。

    林清羽当初要是穿越到了这么样一个地方,别说闭关三年了,就连三分钟都不想多呆,可见自己的修行还是不到家。

    虽然义庄看起来阴森,但林清羽知道,里面有的不过是几具冤死之人的尸身而已,还是没有起尸的,更何况林清羽艺高人胆大,自然没什么怕的。

    只见林清羽在义庄门前朗声道:“散修道人天心,前来拜访,还望青海居士能够一见。”

    由于运用了少许真元,所以声音自然是清晰地传了进去,而且林清羽控制的很好,仅仅把声音控制在了义庄的范围内,倒也不怕扰民。

    话音刚落,就听里面传来一阵棺材板砸到地上的声音,林清羽便知道这个青海居士定然是在了。

    要说这青海居士也是个奇人,好好一个人竟然喜欢睡棺材,也不知道是不是一种独特的修行方式?

    没一会,便见一位身着蓝色粗布衣裳,留着短发,眼睛眯缝着好似无神,有着两撇倔强小胡子,神态放荡不羁,嘴里念念有词,也不知道在说些什么的中年男子快不走了出来。

    只听他道:“我说朋友,哪有这大白天的扰人清梦的,我这可是还没睡醒呢。”说完,一副睡眼惺忪的样子,眯着眼看向林清羽。

    林清羽冒然前来,自然也是有些不好意思的,因而,行了个小稽首礼,满脸歉然道:“着实不还意思,贫道冒然前来,实在是有不得已的事来请教道友,还望道友海涵。”

    青海居士片刻功夫,已是把林清羽暗自打量了一番。

    但见眼前的小道士生的极其俊俏,一袭青色道袍,头扎简单的发髻,背负宝剑,手持一杆上等木材为主体制成的浮尘,气质淡雅如玉,恍若谪仙临凡。

    虽然年纪尚轻,但自有一番不凡气度。

    青海居士不在意的挥挥手,随意道:“好啦好啦,醒了就醒了大不了一会接着睡就是啦。也别道友道友这么文绉绉得了,大家都是朋友嘛,有什么事说吧。”说完,便转身往里走,并示意林清羽跟上。

    林清羽也是第一次和这么随意的人接触,险些有些跟不上青海居士的思路,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神经病人思维广?

    林清羽随性也放开了,既然人家都不急计较那么多,自己也没必要太过矫情。

    紧跟上青海居士,进入义庄,林清羽才发现这义庄可不仅仅是外面破败,里面也好不到哪去。除了棺木和一些停放尸体的草席,竟是连个凳子都没有。

    罢了,左右自己也不是来喝茶的。说完事情,又不会久留。

    青海居士招呼林清羽进来一看没有坐的地方,倒也不好请人坐在地上,因此,在林清羽稍稍震惊的目光中,竟然随手掀开一块棺材板,就招呼林清羽坐下。

    林清羽虽然有些瞠目,但却也不怕什么忌讳,挥挥衣袖,扶了下尘土,随意的坐下了。

    二人各自安坐妥当。林清羽也没有犹豫,立刻就对青海居士正色道:“贫道此次来拜访居士,是因为这县城的徐大帅府上有着邪祟即将为祸,因想着城中只有道友是个有修行的人,因此特来向道友打听一下那邪祟的来历,也好准备应对之法。”

    青海居士一听,竟然事关邪祟,原本漫不经心的神情也骤然认真起来,不由得严肃问道:“哦?那朋友你还是快点和我说说具体情况,我也才能知道那邪祟具体是什么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