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证道诸天之道尊 > 第十八章 事发之前起波澜(签约完成,撒花)
    青海居士见林清羽此刻反倒是一副不疾不徐的样子,反倒焦急到:“我的朋友啊,你怎么这会儿反倒不急了,都要火烧眉毛了,到时候邪神降生,搞不好你我都要去见佛祖了,不对不对,是我要见佛祖,朋友你去见道祖了。”

    不顾青海居士的一再催促,林清羽慢悠悠的拉着青海居士重新坐下,笑眯眯道:“不急不急,左右那邪神还在封印之中,又有金佛镇压,暂且无事,你我二人可以先行论道,也是件美事。”

    青海居士一听愈发无奈道:“我说朋友,虽然你长得美,但也不要想的这么美啊,那可是即将出笼邪神啊,朋友你怎么可以还有心思论什么的道啊。说不准什么时候他们就逃脱出来了啊。”

    此刻,林清羽心中有底,自然不能让青海居士破坏了自己的计划。而青海居士也不是傻子,见林清羽不急,脑子一转,就明白过来,想是林清羽心里或许有什么其他计较,心里面考量一番,虽然疑惑,但又想着林清羽不像是什么奸邪之徒,便也半推半就的又坐了下来。

    法侣地财之说在修道之人看来,是最不可或缺的东西。而其中侣能排在第二位,重要性可见一斑。

    林清羽身具元始宇宙无上传承法之一途自然不必多说,无论是修行的根本大法,还是护道的术法神通,林清羽都是不缺的。但林清羽初入修行界,目前却是从未接触过修行中人,更别说和同道交流了。

    修道之人,最忌讳固步自封,一个人闷头苦修却是最不可取的。固然有天资卓绝之人一个人闭关苦修,最后能够白日飞升,但是,绝大部分的人还是至少都有几位志同道合的好友,互相交流,谈玄论道的。

    林清羽和青海居士虽然都还修行尚浅,但彼此的经验都可以作为他山之石,在自己的修行过程中化作资粮的。而林清羽由于是第一次碰到同道中人,故而更是热情高涨的拉着青海居士坐而论道。

    至于徐大帅那些人,嗯,反正死不了,吓一吓倒也好,好让他们知道什么叫做敬畏鬼神,日后不敢妄言妄行。

    因此,林清羽便在青海居士惊诧的目光中,从储物袋里面取出一套茶具,随手沏了一壶茶,便拉着青海居士交流起来。

    青海居士的修行之法主要以密宗黄教的修行之法为主,又以部分残缺的上清符法作为辅助,经历数代传承下来,到了青海居士这里。

    虽然,青海居士的传承依然残破不堪,但作为能传承数代的流派,可取之处还是很多的。无论是密宗的手印之法,还是上清符术。都有其特色。

    而随着互相的探讨与论证,青海居士也渐渐的沉浸进去,从而也把邪神的事情暂且放在了脑后。

    开始的时候,大部分还是青海居士在讲,随着时间的流逝,就变成了林清羽在讲给青海居士听了。

    毕竟修为在那里,青海居士所说,林清羽都能够很快的消化,并能举一反三;而林清羽所说的东西,开始的时候青海居士还能够听懂,但到了后面便是迷迷糊糊,虽然能听懂个大概,但却还不知道之后需要用多久来消化掉。

    而当二人回过神来,便发现依然天光大亮了。

    青海居士却是一副意犹未尽的样子,再也不复之前那种心事重重,满心思邪神的神态了。

    只听他满足说道:“想不到啊,这一晚的收获竟然解决了我这么多年修行中的大部分疑惑,真是多谢你了朋友!想不到朋友竟是高人当面,我竟然有眼不识啊。”说完,竟是开怀大笑起来。

    林清羽自然是理解,传承不全,这些年又无长辈教导,自己摸索着修炼到了相当于通脉后期的地步却再无存进。虽然有天地元气不足的外因,但却也是因为前路迷茫,不敢妄自犯险罢了。

    青海居士毕竟有使命在身,若是冒然突破,修行出了岔子,那就笑话大了。

    而此次与林清羽一番谈论之后,很多疑惑尽得解除,特别是林清羽着重说明的通脉之说更让青海居士耳目一新,前路已明。只要再给他一段时间,就算天地元气稀薄,也不再影响突破了。

    因此,青海居士在论道结束之后就像林清羽恭恭敬敬的行了一个大礼道谢,虽然之后立刻就又是一副随意的样子。

    林清羽不在意的摆摆手,淡然笑道:“修行论道之事,本就是互利互惠,大家各有所得,哪里用得着道谢,岂不知贫道的收获却是不比道友少呢。“

    青海居士自然不是矫情之人,便也不再过多客套。

    天光已然大亮,青海居士自然不及林清羽,眼见着邪神之事不急,便打着哈欠倒进棺材里补觉去了。

    林清羽默默地用六甲奇门之术推算了一下徐大帅府上的情况,得了个暂且无事的结果后便转头入定去了。

    。。。。。。

    话分两头,徐大帅府上在林清羽走了之后自然是开始行动起来。

    虽然对林清羽的话将信将疑,但毕竟事关后代香火子嗣,徐大帅也不敢不认真对待,因此,在晚上洞房的时候,竟然真的头一遭的与女子盖着棉被纯聊天。不过,新纳的四姨太一如既往地对他带搭不理就是了。

    大夫人这边,自然是把林清羽奉若神明,虽然自己是个信佛的,但和尚和道士,不也就是部门不同吗?自己信哪个都是一样的。只要天心道长能让自己老蚌生珠,那就是活神仙!

    而二姨太这边则更加急切了,毕竟资历不如大房,美貌不及三房,如今更比不上花儿似的四房,如若不能生上个一儿半女,老了以后,那自己以后这日子就真没法过了。指望大帅,醒醒吧。

    三姨太这里吗,则是有意思多了。

    只见贼眉鼠眼的管家,四处张望之后,眼见无人,便熟门熟路的推开三姨太房门,登堂入室,而三姨太更是一袭红色衣裙,裸露玉足,坐在床上风情万种等候多时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