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证道诸天之道尊 > 第二十五章 血衣替命真妙法(二更兽参上)
    青海居士在消灭了一只邪神之后,由于消耗过大,没能够及时跟了过来。

    而且,考虑到自身修为有限,青海居士也担心自身实力不够,怕被邪神趁虚而入,再拖累林清羽。因此,他便想到了自己这一脉的传承金佛。

    之前交谈的时候,青海居士已经从林清羽口中得知,金佛是被管家送到了当铺换钱了,因此,青海居士脑袋一转便想着取回传承金佛。

    但是到底,人家当铺是拿钱收上去的东西,自己这么不问自取的拿回来却也有些不道德,便想着拿钱赎回来。

    可是要说钱,青海居士自然是没有的,看义庄那破旧的情况就知道了,但架不住青海居士脑袋灵活,怎么能放过徐大帅这么一个冤大头不用。

    再说,到底自己和道士朋友也算是救了他们一府的人,稍稍的拿那么一点报酬也总是可以的吧?

    所以,青海居士便带着徐大帅“友情”赞助的一些大洋,悄然的换回了金佛,谁让当铺打烊了呢?只好自己动手了。

    也是这金佛对于青海居士这一脉的意义非凡,有了机会,青海居士自然是想拿回来,不然,青海居士再随意,也不会张口去管徐大帅拿钱。

    而且金佛虽然法力已然不强,但对于邪神却有着天然的克制作用,仅仅对付一只邪神的话,作用还是会很显著的。

    当青海居士来到林清羽这里,却看到了和林清羽缠斗的东西,不由一脸愕然。

    “朋友,邪神哪去了,这又是个什么东西?”青海居士疑惑道。

    林清羽还未来得及应声,邪神就激愤道:“贼秃,你才是东西,不对,你和你那老贼秃师傅都不是东西,害得本座沦落至此都是你们一脉的事!“

    说完,竟是舍了林清羽,直奔青海居士冲了过去。

    到底是往昔的仇恨压制住原本就不多的理智,竟然贸然把背后就暴露给了林清羽。

    眼见时机不容错过,林清羽急忙掐动法诀,只见,太阴寒光鉴幽然浮起,乍然间,幽蓝而冰冷的光华笔直的射向了邪神。

    在其还未能攻击到青海居士的时候就将其冻成了冰雕!

    然而,林清羽面上却未有喜色,严肃的警惕着四周,只见那冰雕之中,邪神的身影竟然由浓转淡,渐渐的仅存一条血色人影,其气息竟然从冰雕之中完全消失了。

    而青海居士刚刚也是心惊胆战,后怕不已,见此情形,更是皱眉疑惑道:“这是。。?”

    然后猛然惊醒般的急忙对林清羽叫道:“啊,朋友小心啊,我想起来了,小时侯师傅说过,白莲教有一门法术叫做血衣替命啊,刚刚这是血煞之神。那家伙一定还在这,走不远的!”

    林清羽闻言,了然的点头示意青海居士,而后神识便开始密切的注意着周围的情况。

    其实林清羽心里也是气的不行,怎么也想不到竟然会被邪神给摆了一道,今天若是真让邪神走脱了,那自己可就真算出师不利了。

    饶是林清羽自诩心性不凡,此刻也不免有些急躁了,考转而又虑到到底是己方占尽优势,谨慎之下,邪神走脱的几率还是很小很小的。

    林清羽此刻只是无奈自己的六甲奇门之术等级太低,还来不及提升,不然有心推算之下,就算邪神刻意隐藏,也能够被推算出来的。

    但无论什么法术都是有时效的,况且邪神此刻状态不佳,既然他现在躲起来,那就最好不要露出马脚,不然林清羽已经准备好好招待他了。

    至于邪神,在用出血衣替命之后,其实已经算是黔驴技穷了。无奈之下,只能够遁入阳世与阴间的缝隙之中苟且藏身。

    只是两界缝隙固然能够藏身,但邪神元气大伤的情况下,在其中躲藏的极限也不过是短短五分钟左右罢了。

    到了那时,要么遁回阳世,要么潜入阴土,但以邪神的情况,去阴土,他倒想,但是有心无力。无奈之下只能冒死返回阳世。

    因而,片刻之后,林清羽和青海居士便看到一脸憋屈的邪神重新出现在了眼前。

    而一见邪神出现,林清羽早就蓄势待发的黑水荡魔剑气森然的射向邪神,这回没有血衣护体,邪神硬挨了一道剑气后,尖利的惨叫一声后,魂体也骤然虚幻了几分。

    此时也已经准备多时的青海居士更是不甘落后,故技重施,一把符咒,雪花般的落下,把战场化作自己半个主场。

    而后便提剑上前,与邪神缠斗。而林清羽为保万全,趁邪神不注意的时候悄然接引太阴月华之力增强太阴寒光鉴而布下了一层幻境,出其不意之下,迷惑此刻的邪神已然足够。

    而且幻境之中景像与现实一般无二,太阴寒光鉴则身化太阴明月,高悬幻境之上,只待把握好时机,蓄力一击的太阴寒光就会送邪神上路。

    邪神虽然感觉到身周微微有些寒意,但微薄的理智也只是以为是自己心理作用,所以只是一边的与青海居士周旋,一边警惕林清羽的夺命一击。

    此刻,邪神心里也明镜似的,知道自己今天算是要栽在这了,但却也妄想着拉一个垫背,到时候也不算亏。

    而二人之中,明显是青海居士算是个软柿子,林清羽就算自己五兄弟齐全也未必拿得下,毕竟修为高,手段也多。

    但就算自己意图与青海居士同归于尽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毕竟不能指望林清羽眼睁睁看着吧。

    时不时抽冷子再来那么一下子,偶尔还耍阴招下黑手,这样的正道人士是最让人头疼的。

    邪神虽然早已欲哭无泪,有心求饶,但林清羽注定不会放过自己,绝望之下,只能愈发凶狠的攻击着青海居士。

    而林清羽因担心青海居士有心上前替下他,但却意外的接收到了青海居士打的眼神,虽然不明所以,但想来青海居士也不是托大之人,便耐心在一旁掠阵,以防邪神又出什么幺蛾子。

    却说这青海居士原本在和林清羽论道之后,得林清羽指点就感觉即将突破,而此刻邪神就成了送上门的磨刀石,况且,又有林清羽在一旁照看,所以青海居士便打算借机临阵突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