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证道诸天之道尊 > 第二十六章 邪神伏诛了余事(求推荐,求收藏)
    其实青海居士也是心中自有考量的。

    此方世界的天地元气日渐稀薄,早已经变得开始不适合修炼了,况且青海居士年纪也已经不小,肉身早就多了突破的最佳时期。

    此次,若不借着邪神之事,临阵磨砺自身,逆境突破的话,恐怕此生都会无望了。

    所以,青海居士想着便逼自己一把,若能突破自然是老天眷顾,若是不能,那也是自己根基不够,倒也不至于后悔。

    林清羽也正是清楚了青海居士的想法,才放任其行事,不然真的耽误了青海居士的道途,就算青海居士不怪罪,林清羽的内心里也会出现瑕疵,日后道心有暇,于自己修行也是无益。

    所以,在青海居士与邪神斗的你来我往的时候,林清羽干脆全部注意力都集中在操控太阴寒光鉴上,就等着找到恰当的时机,给邪神来一上一击。

    此时的邪神,在放一部分注意力在林清羽身上之后,便全力的攻击着青海居士。

    虽然失去血衣之后,邪神的防御力大为降低,气势也远不如之前,但新仇旧恨加在一起,邪神的凶狠比之先前却反而盛三分。

    在邪神看来,从当年被青海居士的师傅镇压便是自己五兄弟厄运的开始。而好不容易脱困之后,这个老贼秃的徒弟又带了个面慈心狠的小牛鼻子来,对自己兄弟几人又是雷霆一击。

    那个道士自己没能力解决,但是青海居士吗,邪神发狠之下还是觉得能够与其同归于尽的。

    要是林清羽知道邪神的想法到时可能会问问他是否知道什么叫做人生三大错觉。

    但不管怎么说,此刻二人战况倒是十分胶着。

    说来也奇怪,邪神和林清羽打的时候能够一直周旋,和青海居士打的时候倒也是旗鼓相当。所以说,他是叫五五开吗?

    摒去杂念,林清羽倒也开始关注其二人的战斗。

    邪神都手段并不是很多,但却都是一些阴毒的路数,诸如血煞手印,阴气成剑,或是惑人心神的精神类法术。

    而青海居士的手段虽然也不多,但到底是融合了佛门和道门的流派,虽然层次不高,但手段变化多端,就算对上邪神力有不逮,却也能够出奇制胜。

    况且刚刚来的,青海居士就天女散花似的洒出了一片的符咒,邪神在躲闪青海居士的攻击时还要一边注意脚下,不然踩到雷,虽然威力不强,但却也能让邪神疼上一下。

    偶尔趁邪神不备,青海居士还能够用威力十足地密宗手印给邪神来那么一记狠得。

    故而,邪神此刻早已经是身心疲惫了。

    眼看着自己就要油尽灯枯,邪神却只能干着急而毫无办法,虽然想同归于尽拉个垫背,但却憋屈的发现完全没有机会。

    就连软柿子似的青海居士都这样难搞,邪神早已欲哭无泪了。

    与之相反,青海居士却是越战越勇,渐渐地感觉到阻碍自己的瓶颈即将打破。

    因此就见青海居士猛然大喝,手掐密宗秘传手印,面上浮起一阵佛光,宝相庄严的神情之下一记佛掌就印向了虚弱的邪神。

    而邪神眼见避无可避,也是索性放手一搏,身话化一道血色光影迎面而上,对抗青海居士的奋力攻击。

    到底是最后一击,林清羽就见二人僵持不下,正是发动攻击的最好机会,刚要引动太阴寒光鉴,却又见青海居士嘿嘿对邪神一笑,猛然间,从背后拿出一尊佛像,生生的砸上了邪神所化的血色光影。

    只听邪神凄厉的开始惨叫起来,其魂体竟然仿佛被丢到硫酸中似的,开始冒出道道黑烟,身上的阴气,血煞之气等等开始消散,魂体开始消融起来。而佛像在磨灭着邪神的同时竟然也渐渐化作了一滩金液。

    林清羽见此情形,自然知道痛打落水狗,一道太阴寒光骤然射向哀嚎中的邪神,把其冻了个正着。想来这次邪神可没有替劫的机会了。

    而青海居士在见到邪神被控制住之后便安心地盘腿而坐,进入了入定的状态,正是时机成熟,已然即将突破了!

    林清羽自然也是替青海居士感到开心的,虽然仅仅是一个小境界,但在此方世界,能修炼到通脉圆满已然不俗了。因此,在静等邪神消亡的同时,一边为青海居士护法。

    邪神此刻则是已经真正的绝望了,佛像的佛光,太阴寒光鉴的寒光,置身于冰火两重天似的煎熬之下,渐渐在哀嚎之中步入了消亡。

    而不过半个多时辰,青海居士便已经收功而起,看其面带红光。自然是成功突破了。

    林清羽微笑着拱手恭喜道:“恭喜朋友,今日不仅灭尽邪神,修为也是更上一层楼,可喜可贺~”

    青海居士豪爽一笑,伴随着两撇倔强的胡子的抖动,对林清羽诚恳的道谢道:“全赖朋友之恩,一而为在下解答修行疑惑,指明方向,二又帮助在下消灭宿敌,了结了多年的祸乱之根。”

    “话虽如此,但你我之间交流经验本就是互利互惠之事,早已说过不必道谢;再者,那邪神本就死涂炭生灵之邪神,贫道既然遇到了自然就不会不管。虽然你这一脉与他们另有因果,但却与贫道无关,更谈不上道谢了。再说朋友,你这样客套来客套去的烦不烦?”林清羽淡然笑道。

    一听这话,青海居士才仿佛恍然大悟是的洒然一笑道:“没错,朋友嘛,不需客套,不需客套,哈哈。”

    之后,二人才有功夫关心起邪神的下场。

    只见寒冰之中,邪神的和金佛的身影都早已经消失了,仅存一个散发着微弱金光的佛珠状的事物。

    邪神已除,二人便放下心来,把那佛珠样的东西去出来一看。

    林清羽只见这事物比小孩常玩的弹珠略小,色泽算是骨白色,微微泛着些许黄色,捧在手里,有着淡淡的温润之感,心灵也变得宁静下来。

    略作考量,二人便已经断定这是一枚佛骨舍利了,而且在林清羽的神识感应中,还感觉到上面有这淡淡的精神波动。原以为是邪神死而不僵,但又立刻否定。

    还是青海居士猛然间想起自己师傅在世时说过的话后,才清楚这个舍利的来历与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