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证道诸天之道尊 > 第二十七章 帅府之中再警醒(撒花求收藏)
    原来这枚佛骨舍利,才是青海居士一脉真正的传承重宝,外面的佛像不过是一层保护而已。

    也是这青海居士心大,竟然看到舍利才想起来这回事,在林清羽异样的眼神里,饶是青海居士随意洒脱,竟然也有些不好意思了。

    直到林清羽收回目光,才又继续开始介绍起来。

    密宗传承本就盛行灌顶之法和活佛转世之说,青海居士这一脉传入中土以来,虽然未有达到那么高层次的僧人,但一些佛法高深的大德却也有过的。

    这枚舍利便是当年一位,佛法和修为都极其高深的大师坐化之后所遗留下来的。

    里面承载了那位大师毕生的修行经验和感悟,以及青海居士一脉的修行典藏。原本,只要修为到了,就可以坐在佛像前直接观想佛像,感悟舍利。但自从青海居士的师傅把佛像用来镇压五通邪神之后,自然就断了传承。

    而且当年由于青海居士的师傅那时修为也不达标,不然自然可以习得设立里面的高深佛法和手段,也不至于为了镇压尚未成了气候的邪神,就把传承重宝赔上。

    而现在传承舍利终于失而复得,倒也算是意外之喜了。虽然青海居士自己也没办法得到里面的传承,但随身佩戴者舍利,对他也是有好处的。

    而由于是别人的东西,林清羽自然也不好过多的探究,故而便随手把舍利子递回给了青海居士。

    一切已经算是尘埃落定,二人便起身往徐大帅府上走去,毕竟劫祸自那里而起,自然也应知会他们一声。况且经历此事,林清羽也想看看徐大帅是否会有所改变。

    而由于林清羽等人转移战场,大帅府中的众人在担惊受怕了一阵子之后,便有胆大的人出来探风头。

    发现已经没有什么危险之后,便急忙去通报了徐大帅。

    虽然之前被五通邪神吓得不轻,但徐大帅到底是南征北战多年的人,因此到能够很快的重新主持大局。

    当林清羽二人重新返回大帅府上的时候便看到已经基本恢复了秩序的样子。徐大帅带着四位夫人姨太太正在大厅里焦急的等待着他们。

    而初六和小鱼二人也都早已经清醒过来。因为二人都受了惊吓,徐大帅竟然难得的赐了坐给他们。

    见林清羽二人无恙回来,众人自是惊喜不已,都连忙起身出来迎接。

    只听徐大帅小心翼翼的问道:“天心道长,那脏东西。。。?”说完盼望着似的看着林清羽二人。

    林清羽淡然的打量一眼徐大帅,随意道:“虽有波折,但幸有青海道友相助,总算把邪神诛灭了。”

    众人闻言自然是大喜,徐大帅更是猛然大笑着说道:“哈哈哈,我就知道,天心道长出马一定能够手到擒来的!”

    而后便吩咐下人们,说道:“道长斩妖除魔辛苦,一定饿了,你们先下去为道长和大师准备宵夜。”

    林清羽早已经辟谷,但想着青海居士到底是凡俗之人,因此倒也没有阻拦。

    青海居士自然就更不会拒绝吃大户的机会了。直到大厅之中仅剩下大帅府的主要人物即徐大帅,四位夫人姨太太和初六小鱼时,林清羽二人才开始把详细的情况说给众人听。

    其中自然隐去了一些他们没必要知道的事。

    而众人在听完了一切的前因后果之后也是都沉默起来,毕竟说到底这五个祸害也算是徐大帅自己带回来。

    其他几人纵然心里有话,也是不敢说出来的,毕竟一家之主的锅,还是装作不知道的好。

    初六和小鱼二人则更是没有发言权了,只有在一旁听着的份,不过二人之间的眉目传情但是没逃过林清羽的法眼。

    而徐大帅一阵沉默之后,面上也是透露出了阵阵的悔意和内疚,毕竟差点真如道长所说那般,酿成了灭门之祸。

    之前初六被鬼附身之后凶猛的样子可是全府都见识到了,更何况,按照天心道长所言,若是那邪神真借自己和自己四个女人的身子降世,那可是更要凶猛无数倍的。

    因此此刻的徐大帅早就后怕不已了,若不是道长的玉符,及时庇护住自己,若不是道长后来又及时赶到,想想就不寒而栗。

    林清羽见徐大帅神情,便知道自己的谋划已然生效。

    能让这么个浑人生出悔恨之心,倒也不往妄他天心道长辛辛苦苦的忙活一番。

    固然是林清羽善心作祟,但若能借此机会,让一个在这乱世之中有些力量庇护他人的人生出向善之心,林清羽也算是不虚此行了。

    而依林清羽所见,此刻的徐大帅劣根已经开始去除,若能坚持行善,广积福德,日后定能有子孙承欢膝下。

    因此,就见林清羽神情严肃的对徐大帅说道:“经历此事,想必大帅自己也已经深有体悟了,贫道亦不在多言。只希望大帅时候敬畏鬼神,不再做那些有损阴德之事。”

    “再者,不义之财也当散去,留在手里难免再招惹祸患,引来阴邪之物。”

    林清羽看着徐大帅不情愿的表情,愈发严厉说道:“况且,大帅前半生所做的缺德之事太多,要想能有子嗣,难免要修身养性,多做善事,庇护一方百姓才算能有成效。”

    “日后福德深厚,必然有子嗣来投,儿孙满堂不再是空想了。”

    事关子嗣,徐大帅自然是态度认真起来,林清羽话音一落,便急忙问道:“那道长,我具体应该怎么做,还请给个具体示下啊。”

    林清羽看了一眼徐大帅,无奈的发现,指望他做这种事还真是难为他了。

    只好恨铁不成钢的训斥道:“蠢货!这种事也让贫道教!”

    无奈的摇了摇头,叹气道:“罢了罢了,即是有缘,贫道也便帮人帮到底吧。”

    “第一,你需要把几年来得来的不义之财取出,接济那些需要的人。主要是城里城外那些流民,孤寡老人乞丐,孤儿等等。

    第二,这么多年你挖坟掘墓之事没少干,你便把城外的乱葬岗清理一番,好好的帮那些暴尸荒野之人安置一番。再由青海道友做法事,送那些游魂野鬼往生。

    第三,日后行事,当友爱乡里,你掌一方兵权,自然也要庇护百姓。不得搜刮任何民脂民膏。

    此三件事长此以往坚持下来,三五年之内必有福报,子嗣问题自然迎刃而解。

    不仅如此,你们徐家日后子孙三代都要坚持不缀,谨记上述三条!”

    徐大帅听完,想着倒也没什么困难,自己本来就不是什么贪官暴政之人,虽然舍去钱财有些心疼,但到底是身外之物。

    所以并未丝毫犹豫的答应了林清羽所说的三件事。

    而林清羽见徐大帅如此,满意的点了点头,又对其淡笑说道:“如此甚好。此外贫道还有一件小事还要劳烦徐大帅你做主才好。”

    对于林清羽的话,徐大帅哪有不听的,已然爽快说道:“道长不必和我客气,直说无妨。”

    林清羽微笑着指了指初六和小鱼二人,对徐大帅说道:“初六和小鱼二人本是青梅竹马,又情投意合,而此次又替府上遭了劫难,便想着为他们二人保个媒,不知大帅意下如何?”

    听闻是此事,徐大帅虽然有些贪图小鱼美色,但有些事还是拎得清的,故而爽快应道:“道长保媒,那是他们的福气,也是我们府上的福气,既然如此,本大帅就再赐他们三百大洋,让他们择日完婚。”

    初六和小鱼惊喜之下,自然是拜谢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