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证道诸天之道尊 > 第二十八章 前行路上遇村庄(厚颜再求推荐票)
    在大帅府之事了结之后,林清羽便挥挥衣袖的洒然而去,并未理会众人的再三挽留。

    此次事件可以说是林清羽出师以来第一次与鬼怪,经验可以算得上是宝贵。

    诚然,不足之处有很多,但总算最后算得上是圆满解决了。

    当初刚刚弄清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林清羽便已经计划好了方向,从入大帅府,赠玉符,结识青海居士,再到诛灭邪神,最后再训诫徐大帅种种,也算都在自己掌握之中。

    唯一算是超出预算的那就只有管家的身死和初六二人的婚事了。

    对于管家的死,林清羽在当时是虽然是极其恼怒的,毕竟邪神当着自己的面行凶,自己恼怒一则是因为邪神凶恶,胆敢行凶。二则当时恐怕也似对自己没能及时救下管家的的无奈。

    但事后想来,这管家却也算得上是咎由自取了,归根结底也是他自己造的孽,用他一人性命换回大帅府阖府之人的性命也算物超所值。

    对于初六和小鱼的婚事林清羽那就是前世心理作祟了,谁让老年人都爱保媒呢?

    最后总结来看,此次林清羽的行事难免有些太过刻意,事后想来,林清羽也觉得有些做作和生硬。

    考量再三,林清羽还是觉得不够符合道家风范,而且故作高深有时候难免与自己本性不和,这次就当是有个教训。日后行事还是顺应自然,贴合本性得好。

    此方世界处于民国时期,华夏大地动荡不安,百姓流离失所不在少数。但好在五通县所处之地远离北方,倒也还好些。

    但林清羽一路行来,却也见到四处的破败之景,更有无数污浊之气滋生,但林清羽知道不久之后就会有人杰,澄清寰宇,造一个盛世太平。

    现在的破败之景下即将孕育出一个生机勃勃的新天地,当然,万法消退,大道崩灭之势却是谁都无力挽回的,这也是建国之后不许成精的原因,是天地不允许。

    一个人赶路林清羽倒也不觉得无聊,毕竟林清羽本就喜欢一个人独处,而且此方世界的景致虽然不好,但却也新奇。

    而且夜晚还能碰上几个孤魂野鬼来给林清羽解闷说话。

    都是些可怜之人,或是饿死,或是被野兽害死,大多暴尸荒野生前无依无靠,死后又化作游魂野鬼被恶风侵蚀,林清羽心生怜悯,便把遇到的游魂野鬼炼度往生了。

    道门水火炼度阴魂之法本由上清一脉传下,根本经意则为《灵宝度人经》,全名又称作《太上洞玄灵宝无量度人上品妙经》,为道门超拔阴魂怨鬼,度尽世人的无上宝经,虽非修行根本功法,但地位却极高。

    一些游魂野鬼,林清羽自然无需开坛做法,大费周章,仅仅是凭借自身真元,便完成了简单的水火炼度,净化阴魂,送他们去往生了。

    林清羽不是圣人,也不是佛陀,虽然有善心,但却也仅仅能做一点力所能及的罢了,至于自己看不到的,自然无心也无力去管,自己又不是金仙大能能够化身千万,无处不在。

    枯藤老树,新月半隐,鸦鸣凄厉。

    林清羽的身影出现在了一个略显破败的村庄面前,神情微微带着些许审视,还有疑虑,沉吟再三,却还是提步走了进去。

    村庄不大,放眼望去,不过十几户人家的样子,由于已是夜晚,多数想事早已休息,故而只有寥寥几户人家还亮着灯。

    许是听到外面的声响,村口的一户人家骤然亮起了一道微弱烛光。

    林清羽停下脚步,转头望去,就听里面传来一阵苍老的声音,沙哑问道:“是谁在外面?”

    听到声音,林清羽眼里闪过一丝讶然,但还是轻声回道:“老人家,贫道云游至此,已是深夜故而想找个落脚的地方留宿一宿,明早就走。”

    里面的老人闻言,沉吟片刻,犹豫道:“道长还是走吧,我们村子不留外客,失礼了。”

    听到老人如此说道,林清羽虽然有些意外,但还是再三请求道;“这四周荒山野领的,仅有老人家你们这一个村子,若是今晚不收留贫道,那贫道就要露宿荒野了,贫道今年才十四,年纪小,胆子更是小的很呐。”

    里面的老人听了林清羽的话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无奈的想道:这小道士胆子小还敢晚上赶路,什么样的地方都敢乱进。

    但却也只能无奈的帮林清羽打开了门。

    只见,眼前的老人身着粗布葛衣,头发花白,面若老菊,整个人也是十分干瘦,但双目看上去却十分的有神。

    开门见得林清羽的模样,老人虽然惊讶,但却仍旧迅速的把林清羽迎进了屋内。

    虽然听到远处传来一阵拖沓的脚步声,二人却都并未去理会。

    老人满意不高兴的对林清羽说道:“你这小道士,胆子小还大半夜出来乱走,白天多赶点路比什么都强。”

    听得老人絮叨的话林清羽自然没什么,但却还是对老人行了礼谢道:“更深露重,还来叨扰老人家确实是贫道之过了。”

    老人斜了林清羽一眼瞪眼道:“知道自己的过还往村子里进,有病!”

    林清羽无奈,只当老人是刀子嘴豆腐心了罢。话说自己前世活了九十多年也这么叼啊?

    无奈的摇了摇头,林清羽便继续和老人攀谈问道:“老人家是一个人独居吗?”

    又收到了一个白眼的林清羽只听老人嘀咕道:“小小年纪眼神还不好使,几个人自己看不到吗?”

    感觉根本和老人尬聊不下去的林清羽只好郁闷一笑,无奈想着眼前这个老兄弟真难搞。

    这是就听见门口传来一阵敲门声,随后就听到一个尖利的女声传来,幽幽问道:“范爷,家里可是有客人啊?您老人家一个人恐怕招待不周,妾身便过来帮帮忙。”

    老人家急忙瞪眼,示意林清羽憋着别出声,而后沙哑着对外面的女子说道:“王善保家的,那有什么客人,老头子身子都快入土了,谁还能来我这做客,你还是快回去歇着吧,不然太阳一会了就出来了。”

    只听门外的女人声音骤然提高了几分,叫道:“范八亿,你个老不休的,还敢骗老娘,你当老娘的鼻子真失灵了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