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证道诸天之道尊 > 第四十章 临行之前有交易(求推荐票可以嘛)
    心中千头万绪转动,林清羽面上却一派自若的和众人寒暄着。

    而救命恩人当面,众人也都想着好好感激一下,因此一个个都是上前热情的招呼。

    林清羽向来是懒得应付这种事情,但却不好甩袖子走人,故而又和他们一个个的又见了一次礼。

    就连小世子这个不到十岁的孩童,也是一脸郑重的说道:“全赖道长仗义出手,小子才能侥幸逃脱魔掌,得以存活,只有来生做牛做马才能报答道长。”

    看着小世子一副小大人似的样子,林清羽亦是有些忍俊不禁,温和笑道:“小兄弟不必记挂在心上,好生养伤才是正经。”

    又转头对众人道:“大家也都别这么客套了,怪累的,随意些反倒更自在。”

    其余几人也都是不拘小节之人,闻言便也都依林清羽的话,到了院子里随意落座。

    青青端上清茶,众人边喝边聊,气氛倒也渐渐热络起来。

    众人不免好奇,毕竟如今这天地,修行实在太过艰难,筑基修士就算有,恐怕也只是一些隐藏的老家伙了,还是要寿元耗尽的那种。

    林清羽这般年轻,修为却远超众人,不免让人疑惑。

    只是毕竟这种事事关别人自身秘密,众人也都知道分寸,并没有太过追问。

    但却对之前服用的益气丹显得更热情一点。都是私心想着那丹丸固然难得,倒也并非不能拿来交易。

    一休大师也就罢了,早就准备安享晚年,淡定的很。

    只是四目道长和家乐比较渴望一些,毕竟二人年纪都不大,四目道长刚愈不惑,家乐也还不到二十,对于修为的提升还算是有些渴望的。

    不过林清羽可是要让二人失望了。益气丹在主世界不过是修士用来回复真元,缓解伤势的低阶丹药罢了。

    要说增进修为,可能有吧,但却也只是对筑基以下的人而言,效果也是微乎及微。

    几人之所以感到修为增加,不过是太长时间处于一种无法提升修为的状态,骤然提升了一丝一毫也觉得惊喜而已。

    况且,益气丹林清羽也仅有两瓶而已,还是白山散人留下来的。

    众人想要,林清羽也是抠门得很,不会再往外拿了。

    至于剩下这瓶,里面倒还有四颗,看着众人渴望的眼神,林清羽倒也不好一点机会都不给。

    故而苦笑道:“罢了罢了,贫道也不是不讲情面的人,只是丹药珍贵,贫道也不是白白得来的,几位道友若是需要,我们就来一场以物易物的交易好了。”

    四目道长闻言,喜出望外道:“好啊,道友所言极是,我们就以物易物,道友说说看你需要什么。”

    林清羽望着四目道长,淡笑不语。

    好一阵,四目道长才算反应过来,想到人家修为这般高了,一般的东西恐怕也是看不上眼的。

    不禁苦恼思索,又突然起身返回屋内,不一会捧出一大捧的东西。散开在林清羽面前,说道:“道友随便挑,随便选,都带走也是可以的。”

    说完,便眼巴巴的看着林清羽,样子好不可怜。

    不过四目道长再是装可怜,林清羽也是无动于衷,只是专心的翻看起眼前的物件。

    也不知道四目道长是属什么的,林清羽只见面前那是什么都有,一些东西,林清羽竟是连认出来都难。

    四目道长极有眼力见,自是连忙主动的向林清羽一一介绍起来。

    只见四目道长拿起一团鲜红的红线,对林清羽口吐唾沫的:“道友啊,这个纯阳锁可是由九十九只气血旺盛的大公鸡的鸡冠子血淬炼而成的,对于阴魂鬼物的伤害极高。”

    林清羽淡淡的摇了摇头,想着若是这么介绍下去还不知道耗到什么时候,故而主动的从中取出来一块粉红色的骨头状的事物,问道:“敢问道友,这是个什么东西?”

    四目道长看了一眼,恍然道:“啊,这个啊,是我前阵子回来路上碰到了个不开眼的小狐狸,打算偷吃我的客人,让我给灭了,这是她的一块媚骨。”

    林清羽听完,又细细打量一番,还是觉得对自己无用,便放下了。

    这玩意太偏门,三宝如意留下的信息里面虽然有,但却只是一笔带过罢了,毕竟,这玩意也没什么大用。

    紧接着,林清羽又从一堆东西里面取出了一个生满铜锈的三清铃,拿起来一看,发现里面的舌竟然都没了。

    但是林清羽稍微用神识一探,竟然发现上面竟然有禁制存在的痕迹,如今虽然面目全非,但却还能勉强看出,当初无损的状态下,起码有近三十层的地煞禁制。

    林清羽不由得掂量一下,发现这一堆东西,也就这三清铃还有些价值罢了。故而取出,决定就收下它了。

    只是毕竟是个残缺的法器,林清羽总觉得自己有些亏了,拿回去还要花时间重新修复,不禁叹了一口气。

    而四目道长也是看出来林清羽的迟疑,想着,天心道长真是厚道,一堆好东西里勉强拿了最破的,怕占自己便宜,故而,一咬牙,又从怀里掏出了一本古旧的线装书籍。

    林清羽见状不由得微微有些失望,书籍不外呼一些功法秘籍罢了,自己是最不缺的了。

    但看四目道长一脸肉疼的样子也是不免有些好奇,故而还是接过来一点点翻看到。

    书籍不过薄薄的十几页,上面蜘蛛爬得去似的写了一堆乱七八糟的字体,简直不忍直视。

    强忍着看下去,林清羽倒也惊讶的发现,这竟然是一种三宝如意中不曾有的秘术,故而态度开始认真起来。

    边看边思考,不过十几页,竟然看了将近一个时辰,回过神来不由得有些羞赧。

    自己竟然把人家的东西看了个精光,这下不换也得换了,而且林清羽还觉得自己那区区四颗益气丹都不足以换得这门秘术。

    因此,面上竟然有些尴尬,不由得对四目道长坦诚:“道友这门秘术极其珍贵,区区四颗益气丹价值远远不足以抵消,道友可以看看你还想要些什么,贫道好作为补偿。”

    四目道长倒也没想到竟然还有意外之喜,因此开怀笑道:“是吗?那这益气丹自然是越多越好啊?道友您看能换多少颗。”

    林清羽沉吟一番后,不由得苦笑道:“道友这可是难为我了,益气丹贫道就算都给了你也不足以抵这门秘术。”

    略一犹豫,而后果断道:“这样吧,益气丹贫道还有一瓶,共九颗,都给道友,此外贫道再帮道友制作一枚可以发出贫道全力攻击的玉符。不知可好?”

    四目道长那有什么不同意自然是满心欢喜的应下来。

    二人便完成了交易,而后林清羽还不忘嘱咐道:“益气丹并非专门的增进修为的丹药,通常在受伤之后服用才是最为妥当,用来增强修为却是有些浪费了。”

    四目道长了然的点了点头,但还是无奈道:“贫道自然也是知道,只是如今这世道,唉,不说也罢,我们茅山同门之中修为最高的也就是大师兄石坚和林凤九和林凤娇三位师兄勉强摸到了筑基的门槛,我们这一干师弟,不说也罢。”

    虽然又听问道几个熟悉的名字,但林清羽早就动了回去的心思,自然按耐住好奇心了。

    毕竟自己经历的几件事早就和原本相比,魔改的不知多少了,还是少在外面浪,回去苦修吧。

    而且刚得到的那门秘术也算是及时雨,正好可以为自己所用,让自己多条后路。

    花费了大半日的功夫,林清羽帮四目道长制作了一枚可以激发三道黑水荡魔剑气的玉符,威力吗,暂时是比不上白山散人的诛邪剑气符,但却足够四目道长用了。

    次日清晨。

    林清羽向众人道明了去意,自然又是一番挽留,特别是范爷,全赖林清羽才能来到此地,与老友见面。

    更是拉着林清羽让其再留几天,不然再见都不知道有没有可能了。

    林清羽感觉到淡淡的离别之意,心中也是微微有些波澜,但还是能够很快平复,故而对众人淡然安慰道:“天下无不散的宴席,都是修行之人,又何必做如此姿态。”

    几人闻言,倒也不再挽留,却只见范爷小跑回房,把林清羽的诛邪剑气符和那根哭丧棒又取了出来硬塞过去,不管林清羽张口欲言的样子。

    瞪眼道:“老头子说了它给你了你就赶紧拿走,别放在我面前碍眼。那些破烂符咒老头子就留做纪念了,也算当你换这根哭丧棒的钱了。”

    说完也不管林清羽回不回话,掉头就回到了房间。

    望着范爷的背影,林清羽不由得一阵沉默,随后露出一丝微笑,无奈道:这老头子,还挺傲娇。

    而其他几人自然也不是矫情之人,见林清羽去意已决倒也不再挽留,只是简单道别,愿各自安好罢了。

    林清羽便冲众人点头示意之后,运转柳絮随风身法,快速的远去,只给众人留下了一个越来越小的飘逸背影。

    直到远离了众人,林清羽也就停了下来,沟通识海之中的三宝如意,又是像来时一样的感觉。

    当林清羽回过神来,已经是重新回到了自己那破旧又不伦不类的道观。

    不过金窝银窝不如自己的狗窝,之前还没发现,这一突然回来,竟然在此感觉到了难得的安全感。

    林清羽不由得一笑,果然,自己还是比较适合宅着。

    也无心去关注主世界过了多久,林清羽伸了个懒腰,好似很是疲惫似的回到房间,竟然倒头就睡过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