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证道诸天之道尊 > 第四十二章 修行不易需刻苦(求推荐票~)
    一个人的精力毕竟有限,筑基境界大限也就三个甲子,然而能活整整一百八十年的可没几个。

    心寂期于寿元上并没有增长,到了玉液境界,也不过再多两个甲子罢了。

    看似三百年很长,但却不要忘了,多少资质一般的的人蹉跎一生就被牢牢的挡在了心寂的门槛之外。

    到了玉液期,修士们更要为谋求一个丹成上品而努力,下品金丹,已经断了长生之路了。

    在有限的寿命里,修士们自然要以提升修为,向上攀进为主。

    林清羽思前想后许久,既然自己没有门派依靠,那就努力让自己一个人就相当于一个门派!

    自己资质上乘,传承不凡,就不信努努力还能一点成效没有?若是真的事不可为,那就再谋他法。

    虽然其实自己心里也没底,但林清羽倒难得第一次这么坚定的下决心。

    自此之后的一段时日,林清羽便开始了每日打坐练气和研习剑术的日子。

    太乙分光剑诀在低层次的时候便能根据修士的真元,飞剑的性质而分化出道道实质的剑光,攻击力已然不俗。

    林清羽花费了近大半年的时间,才算熟练的掌握了筑基境界的剑诀,每当全力催动,就见黑水隐杀剑化作一道若隐若现的幽暗剑光。

    剑诀一转,剑光立刻由一道分化成三十六道,一起射向敌人,攻击力确实不凡。

    也是林清羽本身剑术层次过低,不然的话威力还能强上几分。

    不过林清羽倒也不强求了,饭总得一口一口吃。

    而在剑术初步掌握之后,林清羽并未立刻研究其他的东西,而是更加专注剑术的训练,每日在后山练习,直至真元耗尽。

    所以,当林清羽从日复一日的专注中走出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悄然踏入了筑基中期。

    一切是那么的水到渠成,而且太乙分光剑诀也熟练的掌握,临阵对敌也是可以自如运用的了。

    而这个,整整的消耗了林清羽两年的时间,林清羽也算是体会到了什么叫做修行无岁月了。

    回过神来的林清羽紧接着又立刻的钻进了炼器的研究之中,一刻都未让自己停歇。

    有着之前炼制几件法器的经验,林清羽对此还不算是完全无知。

    但自己毕竟只是依样画葫芦,能够炼制出来那么几件都是天尊保佑了。

    而这次,林清羽则是准备好好充实一下自己的基础了。

    前面说过,法器的祭炼是有地煞禁制组成,七十二层地煞禁制,每九层为一重天,当八重天的地煞禁制都祭炼完成之后,法器也就圆满了。

    更进一步,八重天地煞禁制化作一层天罡禁制之后,便是灵器了。

    而法器阶段,对应的就是修士从筑基,但玉液这一阶段。灵器,那个层次,还是到了金丹境界在想想吧。

    地煞禁制从低到高,祭炼需要的时间也是不一样的。

    即使是法器要想祭炼到八重天圆满,那花费的世间也是海量的,这个层次的修士又有谁能放弃修炼专门坐在那里炼器呢?

    林清羽索性不去考虑其他,只是专门翻看脑海中的一本《云中手札——炼器篇》,反思自身之前炼制法器之时的不足和失误,更是认真把自己炼制的几件低阶法器给重炼了一番。

    原本太阴寒光鉴有三十层地煞禁制,也就是三重天圆满,将入四重天,经过重新祭炼之后,禁制的层数并未增加,只是更加凝练,玄妙了而已。

    玄牝珠之前只是一重天圆满的法器,经过重新祭炼之后虽未达到二重天,却也不远了。

    至于黑水隐杀剑,那就不是林清羽目前所能提升的了,毕竟剩余禁制所耗费的时间太长,姑且日后再说。

    而考虑到之后还要接触炼丹之术,林清羽倒是把原本没放在心上的风火炉拿出来好好地祭练了一番。

    毕竟只有四层禁制,已经渐渐的难以跟上林清羽的需求。

    因此,在研究了一番《云中手札》之后,林清羽特意的按照其中记载的一种炼丹炉的方法,把风火炉从头到脚来了个大翻新。

    而也算不白费林清羽的一番苦心学习,此时的风火炉已然不同往日,禁制更是达到了二重天,算得上是一件不错的法器了。

    而且兼得炼器炼丹之能,林清羽也欣喜之下,给风火炉换了个高端大气的名字——赤霄风火炉。

    如此又是近三年的功夫。

    而在这期间,陈守忠几次派人送来了历年来的供奉,倒是有一些可用之物,只是林清羽暂时无心管他们,暂且放在了一边。

    不过遗憾的是,林清羽三年来虽然没放下自身的修行,但境界还是遗憾的停留在了筑基中期,只是真元愈发的凝练和浑厚了一些,不过想到自己三年来的收获,林清羽倒也是一笑而过了。

    只是可惜了自己的五年小目标了,五年都过了,竟是没达成,而且计划中的任务也才完成了一半。

    到底是分神太多的缘故,只是却也没有因此犹豫,传讯告诉陈守忠,自己接下来还有第二个五年计划,让其自己行事就好。也不管陈守忠如何的腹议,便自顾自的沉浸到自己的修行大计中去了。

    炼丹之术若论传承自然当属老君一脉独占鳌头。

    作为太清道德天尊的一尊化身,修为暂且不说,其名扬天下的九转金丹就让多少大能垂涎。

    林清羽自然不会好高骛远,只是选取了一册名唤《太清丹解——凡俗篇》认真琢磨之外,便没去管一些一看名字就十分高深的炼丹典籍。

    只是因是第一次接触,到底不如炼器看的明白,什么君臣佐使,文火武火,比炼器对真元的操控还要严格,林清羽一阵犹豫,都在考虑要不要放弃了。

    但到底想着既然都决定了,再放弃岂不是打了自己的脸,先学着,实在不行,大不了以后找一个弟子专门让他学炼丹也就是了。

    炼器与炼丹都是实践出真知的东西,之前炼器还好,有一些低档的材料供自己消耗,倒也勉强的混了个手熟,后来的几件法器也幸运的炼成了。

    只是这炼丹可不好弄,能够用来炼制修士们服用的丹药的药材至少都得百年以上,三百年,五百年也不算多好。

    但这穷乡僻壤的白山县附近,百草堂历年来努力的寻找栽培,所得也是十分有限的。

    就林清羽目前所有的百年以上的药材也不过三十余株,三百年的也仅有三株,至于五百年的也仅有一株罢了。

    看着多吗?不少,但是可能连一副丹方都凑不完整。

    林清羽有些苦脸,但随即又想到,既然修士用的丹药目前没法子弄,那就先拿凡人们用的丹药练练手吧,左右那些丹药的所需,也不过是些年份不高的草药,这些东西,百草堂还是多的是的。

    因此百草堂成员们的好日子就来了。

    不知从何时起,一众成员们每个月的俸禄中都会时不时的出现一些各种功效的丹药,有的虽然味道古怪,但效果却得到了全部人员的肯定。

    这可让白山镇其他几家势力羡慕不已,但慑于百草堂近年来暴涨的实力,也只能羡慕这。

    据从堂内高层之中传出来的一些隐晦的话语中说,这丹药可是百草堂背后的仙人体谅大家辛苦,赐下的奖励。

    不过到底怎么回事就只有林清羽自己清楚了。

    想是凡人用的丹药没什么难度,也许是林清羽炼丹方面有些天赋,除了最开始失败了十几炉之外,往后倒是都成功了,虽然出丹的几率各有不同,而且味道有些古怪之外,倒也还算过得去。

    而且,林清羽随着炼丹之术的缓慢进步,对于自身真元的操控也是更加的细致和入微,因此,当把道观中的低阶草药消耗完了之后,林清羽已经踏入了筑基后期,只是可能真元的量上可能差些火候,这次倒是让林清羽特意的稳固一番。

    只是到底还没有真正炼制过修士服用的丹药,林清羽还是有些不甘心,倒是头一遭的的催了崔陈守忠,抓紧搜集百年以上的药材。

    只是到底也不能干等着,林清羽就一边充实自己,一边的研究着阵法,只是可悲的的发现,丹,器,阵,三门学问之中,最晦涩难懂,耗费精力的还是这阵法一道。

    考虑到自己已经宅了近十年,若再一门心思扑到阵法上,只怕到时候真的耽误修行了。

    因此,只是依样画葫芦的费尽精力把白山观周围的阵法重新布置了一番,把前山从牌楼,到后山上药田,茅屋都笼罩在了范围内。

    阵法名唤小五行颠倒阵,由五个阵旗和一个核心阵盘组成,威力远胜之前的云雾迷踪阵,而这些布阵的材料也把林清羽十年来的家底给掏了个干净。不过结果总算不错,总算把自己的老巢来了个更新换代,日后住着也能更安心些。

    到底神经紧绷了十年,林清羽见十年成果不错,倒也难得的放松下来,优哉游哉的游览了一下自己的地盘,把白山这个小山头的景致也简单的修整了一番,虽然只是自己一个人,但也得赏心悦目些才好。

    至于搜集炼丹的材料,索性强求不得,那便顺其自然吧。故而,林清羽便开始了每日打坐练气,增进修为的日子。

    兴致来了,便或是炼两炉自己用不上的丹药作消遣,或是巩固一下剑术,偶尔还会和陈守忠打听一下方圆之内的八卦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