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证道诸天之道尊 > 第四十三章 山中枯坐请帖至
    一晃来到了这个世界已经仅近十五个年头。

    林清羽算了一下,自己现在竟然已经也已经三十岁了,不过外表看上去依然二十岁不到的样子。

    而结束了近十年的苦修之后,林清羽也放缓了节奏,开始了正常的修炼日常。

    每日不过是凝练真元,纯净法体,诵读道经,修炼天赋小神通等等罢了。再有就是太乙分光剑诀也没落下。

    日子倒也清净自在,毕竟一味地逼着自己总是不好,一张一弛才是王道。

    至于炼制丹药的药材,倒也陆续的送来一些,只不过勉强凑出几份辟谷丹,益气丹的份量罢了。

    林清羽便索性再等等,虽然炼丹的过程中对自己的修为有所增进,但现在着实是没了兴致。

    到了筑基后期,真元的量已经远远超过了初期的时候,而且林清羽经过数年的打磨,质量上都已经接近了筑基期的极限了。

    就算不去刻意突破,三两年之内也能自然而然的圆满。到了那个时候,便是明悟自身,为铸就道心做准备了。

    虽然自己在筑基修士里面算是年轻的,寿元也还充足,但林清羽却从不敢懈怠,就算真元上不能再进一步,林清羽也继续在其他方面充实着自己,只不过不必像之前那样紧绷着罢了。

    毕竟,修士再强也是人,不是机器,一只高负荷运转也是会出问题的。

    ......

    这日,林清羽正在后山磨练自身的剑术,忽然感觉到有人触动阵法,不禁一阵疑惑。

    前几天陈守忠刚来过一趟,这又会是谁呢。

    神识向外探去,林清羽便发现竟是一个完全不认识的人,观其修为,已有通脉后期的修为。

    来人身着火红色道袍,衣领处绣着几枚好似火焰似的红叶,不过三十岁左右年纪,大眼睛,厚嘴唇,面相倒是一副敦厚的样子。

    被阵法阻拦之后,倒是拱手而立在一旁等待里面的回讯。

    而当林清羽神识扫过的时候,赵征便感觉一道比自己师傅还要恐怖的神识,从自己身上一扫而过,整个人好像都被看了个干净。

    这也是林清羽有意为之,毕竟一看就知道,来人是红叶谷那个爆老头的门人,不威慑一下,就怕他们有什么不该有的心思。

    毕竟白山散人当初就说过,红叶道人野心勃勃,立下道统,虽然在一些高人眼中是跳梁小丑,但在这白山县一亩三分地里却也不能完全小看。

    其红叶谷之前的实力不得不说,确实强于白山观和道学。

    若不是当初白山散人和陈松交好,守望相助,只怕这红叶谷早就大肆扩张了。

    林清羽威慑一番后,也没继续欺负人,便把阵法开了个口子,淡声道:“道友请进吧。”

    赵征虽然有些心里发慌,但却不敢犹豫,慌忙的迈进了阵法之中,只是心态却是和来时不同了。

    都传闻那白山老道坐化,就剩一个毛都没长齐弟子在,这么些年也没什么消息,师兄弟们都想着,怕是没了师傅撑腰不敢出门了。

    因此,这次来白山的任务,便被大家盯上了,都想着若是能捞点好处那是极好的。

    现在吗,赵征心里肠子都悔青了。

    但面上却丝毫不敢表露,一派恭敬的模样。

    只见其快步的穿过了山门走到了道观门前,只见崭新的道观大门两边分别写着: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

    赵征不明所以,但还是觉得好厉害的样子,不敢多看,站在道观门前恭声道:“红叶谷门下弟子,赵征,奉师尊红叶道人之命,前来为白山观主送法会请帖,还请赐见。”

    林清羽闻言,眉头一挑,纳罕道:这红叶道人又搞什么幺蛾子。

    心中疑惑,但还是示意赵征入内,也好仔细打听一下。

    赵征进入道观,小心的四下打量一番,只觉道观虽然不大,但却有一种清幽雅致之感,不敢多看,快速的走到正殿。

    只见正殿蒲团之上,端坐着一位身着青色道袍,容貌俊美不似男子的青年道人,不敢细看,连忙低头,恭敬地行礼道:“晚辈赵征见过道长。”

    林清羽淡淡的点了点头,温声道:“道友不必多礼,请坐。”

    赵征哪里敢坐,自是恭敬地回据道:“前辈面前,哪有晚辈坐着的道理。”

    林清羽见状,自然也是懒得和他客套,开门见山的问道:“红叶前辈派你前来所为何事?”

    赵征从袖中取出一张鎏金的大红请帖,恭敬地双手递向林清羽,而后便细细的道来了缘由。

    原来这红叶谷近来是有了喜事。

    红叶道人的亲传弟子——烈火道人,近日以二十三岁的年龄突破到了筑基期,成功的超越了之前被红叶道人寄予厚望的大弟子,故此,老怀欣慰之下,便准备召开法会,宴请白山县内的修行同道。

    林清羽不由得一阵无语,就觉得这老道士不消停。

    不过想想倒也能理解,若是白山散人在世,自己筑基有成,定当也会欣喜之下,有些忘形。

    虽然修行界之中,历来都是只有丹成大典,元神大典,天仙大典等等,筑基期不过才修道入门,在修行界举行法会,只怕会惹人耻笑了。

    只是这明国境内,倒也可以理解。

    因此接过请帖之后,林清羽微笑着冲赵征恭喜道:“那贫道就先劳烦道友替贫道恭喜红叶前辈了,等法会的日子到了,贫道再亲自向红叶前辈道喜。”

    而赵征也恭敬地应道,而后便以要尽快回禀师尊为由向林清羽辞行。

    在其走后,林清羽却是笑容隐去,皱眉沉思起来。

    这红叶谷一下子就多了一个筑基修士,只怕这白山县的平静要被打破了。

    之前,三位筑基修士三足鼎立,倒还算平衡,虽然白山散人坐化,但自己紧接着顶上,虽然消息没有外漏,但也还算平静。

    可是这次却是红叶谷本身多出了一位筑基修士了,只怕这红叶老道又要有什么动作了。

    自己倒是没什么惧怕的,只是担心乱起来之后,扰了自己的清净,麻烦罢了。更担心的想来还是道学里的陈松老道了。

    毕竟白山县这么偏僻的地方,官方的修士就其一人,下面也不过是一些通脉境界的杂兵,现在看来已经被红叶谷超越了。

    到时候想必陈松还不知道怎么头疼呢。

    请贴上的日期是三个月后的十五,倒也不急。

    林清羽沉吟再三,还是觉得此事应当和陈松通个气才好。毕竟白山散人在时,二人关系就还不错,这么些年自己虽然没亲自拜访,但却也每年嘱咐百草堂都为陈松送去了厚礼,倒也没完全断了联系。

    而且自己筑基的消息没透露出去的情况下还能这么安心修炼,也未尝没有陈松老道暗中照顾的原因。

    因此,林清羽便特意的把自己已经筑基和红叶谷法会的事简单的说了一下,然后问了一句什么时间合适,自己好去亲自拜访,好商讨一下接下来如何应对红叶谷,便用纸鹤传信给了陈松老道。

    想来陈松老道接到自己的传信能够轻松一点吧?不过谁知道呢。

    作为钦天监的修士,陈松原本的职责就是监察自己境内的修士。

    陈松其实年级并不大,不过五十多岁,虽然修为只是筑基初期,但也不是那种无法突破的人。

    原本被分配到白山县事倒还好,筑基修士只有原本的白山散人,年事已高,突破无望,秉性也不错,因此倒也还好。

    后来这红叶道人从其他地方云游至此,偏不知怎么就相中了白河镇附近的一个破山谷,便在那里落了脚。

    而后又开宗立派,搞得热火朝天的。

    而且红叶道人由于本身的功法《三才烈火真解》之故,使得本身脾气变得暴躁,来了之后倒是与白山散人和陈松生出不少摩擦,而且又是筑基中期的修为,到底是有些麻烦。

    若不是还能和白山散人守望相助,陈松还不知道憋屈成什么样呢。

    倒是有心向钦天监求助,再派来一位能够支援的同道,只是他自己都是得罪人了才,被发配到了这里的,还有谁能愿意来。

    故而,其对白山散人倒是心存感激的,不然也不会暗中照拂林清羽了。

    而这次,红叶谷实力更强,想来见到林清羽也已然筑基,还是能松口气的。

    虽然林清羽也不想多管闲事,但想到白山散人之前说过,红叶道人当初还想和白山散人换山头住来着。

    林清羽可不想被人打上门来让搬家,白山变红叶山,虽然名字都不怎么样。

    因此,便主动的联络了陈松。

    消息回的倒也快,林清羽上午传信,下午就已经得到了陈松的回复。

    传信中说道:骤闻贤侄修为突破,自己喜不自胜,白山老友亦能含笑幽冥等等。最后又告诉林清羽,三日之后,可到白山县的道学里面见他,到时候他会在那里备下酒席款待。

    见事情定下,林清羽也就放心,只等三日之后。二人见面,再商议具体的细节,到时候总得有个章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