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证道诸天之道尊 > 第四十五章 黑水潭中有异兽
    林清羽的御剑飞行之术名唤太乙剑遁,为太乙分光剑诀中的飞遁之法,御使之时身合剑光,虽然筑基境界说瞬息千里什么的都是扯淡,但速度上确实不慢。

    黑水隐杀剑本身是一柄水属性的暗杀,偷袭之剑。被催动之时本身剑光变得透明,幽暗,内敛,同境界下很难察觉。

    而与太乙剑遁这种堂皇大气的剑诀一起运用,总有些不协调。

    因此林清羽便打算日后有机会,便寻得材料专门炼制一把自己的飞剑。

    毕竟无论是黑水隐杀剑,还是白山云雾旗林清羽可是从来没打算带走的。

    只见天空之中,一道若隐若现的剑光穿梭在朵朵云彩之中,肉眼难辨,神识难查。

    黑水潭位于白山以北四百多里的地方,林清羽驾驭飞剑不过小半个时辰就到了黑水潭附近。

    到了地方,林清羽自然不会大大咧咧的直接往里去,而是收敛气息,先在一旁隐藏,到底是情况不明。

    虽然自己来之前已经用六甲奇门推演过一次,显示并没有什么凶险,不过还是谨慎些好。

    神识悄然的向四周探去,很快,林清羽便发现了这次的目标,位于一座悬崖下,冒着阵阵寒气的水潭。

    而在探查过四周并未有古怪之后,林清羽无奈,也只得下到悬崖下面,神色疑惑的盯着水潭。

    这方圆之内,也就只有这黑水潭本身算是有点特殊了,神识往潭下探查之时,分明感觉到了一股力量的阻挡。

    这股力量并非很强,林清羽也不是不能强势冲破,只是到时候怕惊动了什么就不好了。

    虽然白山散人说过,有筑基中期的实力来此就已经无碍,但时效性这东西有时候可不能忽略。

    所以林清羽虽然自信,但却不敢托大。只是自己虽然修习了简单的避水之法,但在水中斗法的话,于自己多少有些不便。

    林清羽眉头轻皱,无奈的发现,自己还是想办法把那个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东西引上来的好。

    想到方才神识感知到的那层阻碍,林清羽心中有了计较。

    之前为了不惊动下面,自己的神识只是一探即收,现在既然不得不把那东西引出来,索性也就放开了,猛然的探向了那层屏障。

    林清羽只见一层碗状的禁制牢牢的罩潭下一处隐蔽的区域,若非是筑基后期的人恐怕很难察觉。

    当林清羽的完全接触到那层禁制之后,禁制应激而发,荡起阵阵波动,黑水潭亦是激起了层层涟漪。

    感应到禁制不强,林清羽心下稍松,只是不敢暴露全力,免得让下面的东西不敢露头。

    故而表现得大概仅仅相当于筑基初期的层次。

    此时,禁制的守护之下,一只八九丈大小的异兽睁开了双目。

    感知到禁制被触动,异兽严重闪过一阵恼怒,已经有数十年不曾有人来侵犯过这里,看来也得让人知道一下自己有多凶残了。

    故而恼怒之下并未过多犹豫,立刻起身,就想出去给敢打扰自己的家伙一个教训。

    神识感应到一个庞然大物从下面上来,林清羽面上喜色一闪而过,竟是想不到会这么容易。

    到底是湿生卵化之辈,未得道前智慧确实低的可怜。

    不一会功夫,林清羽便感觉道一个庞然大物浮出水面,灯笼大小的眼睛,愤怒的盯着林清羽。

    而此时,林清羽也算看清了这东西到底是个什么了。

    只见一个七八丈大小的巨龟状怪兽,头颅似龙非龙,无角,有须,龟壳上有些道道神秘不规则的图案,似八卦,却又隐隐像其他图文,至于尾部,更是奇怪,竟是一只黑鳞大蛇般的模样。

    林清羽心中闪过一丝诧异,想不到白山这穷乡僻壤的地方竟然会出现一头玄武后裔,虽然血脉看起来有些不纯。

    观其外貌,还尚未成年,因为血脉驳杂,竟是灵智都不成熟。

    修为在林清羽的感知中也不过是相当于筑基初期罢了。

    至于为什么白山散人会在这里把白山云雾旗遗失,只怕还有些别的原因了。

    而这头玄武可并未容林清羽多想,一声稚嫩而凶狠的吼叫之下,黑水潭之水应声化作一道道寒气凛然的冰箭,直接冲林清羽射去。

    想不到这玄武根本不想交流,上来就动手,林清羽也没犹豫,见攻击到来,黑水隐杀剑运起,化作道道剑光,轻松的把冰箭一一斩碎。

    那玄武见状,自是更加恼怒,龟蛇二头一起的怒视着林清羽。

    从蛇口之中,猛然突出一大口的漆黑的液体,化作一道雨幕般,从天而降,林清羽不敢犹豫,玄牝珠化作护身宝光,把那一看就不是好东西的玩意牢牢的抵挡在外。

    只见那液体落在地面上,立刻就把地面腐蚀除了一个个坑洼并发出恶臭。

    林清羽眉头轻皱,想不到一头幼兽手段还挺多,并不想多做纠缠,林清羽心中暗自有了决定。

    手中取出几颗种子,术法运转,快速的化作几株坚韧的藤蔓,在玄武还未反应过来之时,猛然飞向他,随后林清羽用力那也一拉,就把玄武摔倒了了岸上。

    虽然这玄武怎么着也得有几千斤的分量,但林清羽筑基后期的身体也不是塑料做的,真元加成之下,自是轻松的把其拉了过来。

    而玄武此时虽然被摔得有些七荤八素,但野兽的智商,还是让其愤怒无比。

    只见其前足抬起,而后又猛然落向地面,林清羽只觉脚下土地之中,土行元气暴动,随即数根突刺由下而上从中冒出,扎向林清羽。

    柳絮随风身法运起,林清羽灵活的躲开,在玄武还未反应过来之时,有太阴寒光鉴留下一道幻影,本体则是隐蔽在一旁。

    原本想着,只要夺回白山云雾旗也就罢了,至于夺走之人,若是不交,自是打杀了了事,只是现在发现,竟然是个完全无法交流的样子。

    而且想着虽然血脉驳杂不堪,但怎么也算是头玄武,林清羽倒是突然起了收服的心思。

    好好培养一些,也算是个助力,再不行日后给自己当个炼丹童子也是好的。

    至于血脉和灵智的问题,反倒是好解决,淬炼血脉,增强灵智的功法和丹药可是不少的,丹药自己目前没有,但功法可不缺。

    就算日后不成器自己没亏不了什么,若是其日后有些机缘得了道,那自己也算赚到了。

    如此想着,林清羽心中已经有了决断,故而,在玄武击破了太阴寒光鉴所幻化的幻想之后,林清羽身影一闪,落于玄武背上。

    玄武察觉,暴怒不已,意图回身反咬林清羽,只是龟脑袋短小,只好身后蛇头愤怒冲向林清羽。

    林清羽淡然一下,左手迅速的掐住其七寸,右手掐动法诀,一个泰山压顶的法术使出,玄武只感觉一股巨力把自己压的猛然一坠,身体动也不能动。

    似是愤怒,似是悲凉的一叫,声音里也透着一股子虚弱。

    林清羽虽然研究过御兽的法门,但可不懂兽语,只是淡淡向其说道:“小玄武,贫道不管你能听懂多少,不过暂且听着就是。”

    “贫道此次是来取回我师傅的白山云雾旗,就是一面巴掌大小,上面有道道云纹的白色三角小旗。你若知道就给贫道点点头。”

    说完就等着玄武给自己个回应,谁知这小乌龟一点没让林清羽失望,只是一味的在那嘶吼。

    林清羽心里一阵无奈,这东西怕不是个低能吧。

    既然问不出来,林清羽只好一会自己去找了,随后,虽然明知这玄武听不懂,但还是一本正经的对其说道:“贫道观你与贫道有缘,又不忍心让你浑浑噩噩虚度光阴,故而准备带你回山,修行无上仙法,你若愿意就叫两声。”

    这玄武自是一直在叫,林清羽也不在意,全当他同意了,只是怎么控制却是个问题。

    早知道出门之前准备个御兽环就好了。现在别无他法,林清羽又不能一直在这在这压着,故而临场绘制了三道泰山压顶符,先控制其行动,自己也好先行去其老巢探查一番。

    毕竟很明显,当初从白山散人手里夺走法器的不可能是这头幼年玄武。

    要知道就算白山散人再菜,也不是这头才踏入筑基初期的玄武可以轻松欺辱的,更何况,几十年前,这头玄武恐怕还没现在这个实力。

    至于下面有什么危险,林清羽倒是不担心,毕竟上面这么大动静,下面要是再有什么东西,只怕早就上来了。

    故而,林清羽在把玄武控制住之后,便放心大胆的潜入水潭,直奔那出禁制笼罩的区域而去。

    当下到不过百丈深浅的时候,林清羽便已经来到了禁制之前,也发现了这里竟然是一处水府,虽然从外面看上去很是简陋。

    至于这层禁制,不强,但是很好解决,林清羽很容易的就冲破了阻碍,站到了水府门前,而身后林清羽进来所破开的禁制,竟然很快的修复好了,倒也算神奇。

    神识探查过里面之后,林清羽确定其中并没有其他生灵后,便放心大胆的走进了水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