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证道诸天之道尊 > 第四十六章 白山之宝终复得(求推荐票~)
    水府已然破败许久的样子,大门早就没了,倒也方便了玄武的进出,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

    而牌匾之上也仅剩一个冥字还算可以认得出来,里面一片黑暗。虽然筑基修士能够夜视,但林清羽可不喜欢乌漆嘛黑的环境,故而,从储物袋中取出了数颗夜明珠,运转真元,把它们一个个镶嵌在了水府的四壁之上。

    已然对水府构造情况了然于胸,林清羽倒也悠闲地参观起来。虽然精致不怎么样,但一些东西还是让林清羽很感兴趣的。

    水府不大,但还是能看出原本也算精致,前厅为会客之所,是最宽敞的地方,但也是最为破败。

    林清羽在此停留了一会,看着地上的痕迹,想来之前那小玄武是一直待在这里的,倒是并未发现什么其他有价值的东西。左侧一间石室,林清羽刚一推开门,就被熏得连忙关门后退,饶是林清羽心性还可以也不由得骂娘,好好地一间石室,竟然成了茅房。这玄武既然知道不在自己睡觉的地方牌匾就不知道出了水府找地方?

    转而走向右侧的石室,这回倒还好,没什么“惊喜”等着林清羽,只是看着随意倒在地上的几个架子,和一些空荡荡的玉瓶,林清羽也知道这里又是白玩。

    倒也不失望,毕竟水府早就被占据了,能留下什么有用的才奇怪呢。

    故而,林清羽便向水府之中,最重要的主人静室走去。

    作为水府之中最重要的场所,静室之外原本是有着禁制的,不过如今早就看不出什么痕迹,林清羽轻轻一推,静室之中的情形就映入了眼中。

    静室看起来竟是极宽敞,只是依旧很是破败,正中,一具老龟的尸体安静的卧在那里,正对着静室门口,仿佛盯着林清羽看似的。

    林清羽认真的打量了一番,发现竟是头母龟,外貌看上去倒是和那头小玄武极其相似,难不成是母亲?那小玄武的父亲又在哪里?

    摇了摇头,林清羽可懒得纠结小玄武的家族史,暂且把其放到一边,开始在静室之中搜寻。

    只见云床之上,一具身着玄色道袍的枯骨在那里呈盘坐之态。观其骸骨的状态,上面灵气残留些许,并未完全腐朽,生前也是有着筑基的样子。

    若是玉液期,则骨骼会呈现出一种淡淡的玉质,这也就是通常所说的仙肌玉骨的由来。若是结成金丹,那死后也会数百年不朽了。

    再其身前,摆放着三只玉匣,而一面白色的三角小旗子也随意的摆放在一边,一副不受重视的样子。

    林清羽自是没有心急的上前就把东西那起来,而是神识又谨慎的排查一番,确认没有什么其他暗手之后,才放下心来走向前去。

    最先拾起的自然是来这里的主要目的——白山云雾旗了。

    小旗不过成人巴掌大小,三角形,玉质旗杆,旗面则由一种蚕丝制成,上面绘有道道云纹,又可见一座小山头在白云之中若隐若现的样子。

    当拿起小旗之后,林清羽真元一探,而后眉头一挑,有些诧异。

    法器为四重天圆满的法器,林清羽原本以为是云床之上的人从白山散人手中夺走祭炼,但是现在发现,其中竟然有着淡淡的妖力,不由得诧异看了一眼另一边的母龟。

    想不到这母龟的修为竟然能够从白山散人的手中夺走法器,还懂祭炼,该说不愧是人类修士圈养的灵兽吗。

    只是这母龟灵智那样不凡的话,小玄武怎么会灵智那么低,难道是被父亲血脉拖了后腿?

    不过这都与自己无关了,如今总算是把白山散人交代下来的事完成了。

    林清羽只感觉自己心灵像是被抹去了一层尘埃,整个人也轻松了许多,就连真元运转也更加的圆融。

    林清羽不禁面露喜色,想不到了解了一件小因果,自己竟然还能得了这般好处,倒也是意外之喜了。

    更何况,还剩下三个玉匣等待自己开启呢,真真是不虚此行。

    林清羽面带笑容的运起真元,从远处将其中一只玉匣打开,以防阴沟里翻船,只不过,当玉匣里面的东西呈现在林清羽面前时,林清羽的笑容已经淡下去了。

    只见玉匣之中,一颗淡红色的丹药安静的躺在里面,一股辛辣的味道迎面扑来,林清羽一挥袖子,盖住玉匣,不由一阵郁闷。

    怎么也想不到,这位修士郑重其事的放在玉匣里的竟然是一枚化形丹,林清羽已经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面无表情的打开第二个玉匣,里面的却是一个储物袋,林清羽险些一个白眼翻出,愈发的无语。

    再没东西留给后人,也没有这么凑数的,储物袋你就放在身上不好吗?

    不过想到到底是人家的东西,自己白得也没资格置喙,也就淡定了。

    虽然已经对最后一个玉匣不抱什么希望,但林清羽还是有气无力的打开一看,也确实没什么惊喜,不过是一枚玉简罢了。

    里面的内容不多,不过是这个修士简单的介绍了一下自己生平罢了。

    只说自己名叫宋海平,是中州一个名唤御兽门的门派的外门弟子,因晚年突破无望,便回到家乡明国,想于此终老。

    而其毕生最大的心愿就是能够培育出一头上等的灵兽,年轻的时候倾家荡产,寻来了一头有着玄武血脉的北海冥龟,意图助其返祖,但由于血脉确实稀薄,直到宋海平寿尽之时,也没见这母龟有一丝返祖的迹象,最终憾然而逝。

    玉简最后也说了,宋海平自己也确实没剩下什么有价值的东西,储物袋之中也仅有一些修炼心得和零星的几块灵石罢了。

    一身最珍贵的东西就是眼前这只母龟和那颗化形丹了。

    化形丹原本是为母龟准备,只是宋海平坐化之时,母龟只是摇头落泪,不愿化形,宋海平便把其留了下来。

    林清羽不由得一叹,长生路上,宋海平这样的可不是一个两个,真正能够长生逍遥的到底在少数。

    只是想到自己可不能因此失了斗志,故而,洒然一笑,冲宋海平施乐一礼,而后便催动真火,而后用一只玉匣收敛其骨灰。

    至于这母龟的尸首倒是难办,林清羽纠结着不知道是就地火化的好,还是日后让小玄武处理。

    随后便懒得去纠结,林清羽催动太阴寒光鉴先将其冰封起来,放入宋海平的储物袋,日后再说吧。

    在检查一番,发现并未遗漏什么,林清羽便打算先行在此把白山云雾旗祭炼了再说,毕竟回白山观的话御剑飞行带着那么大个乌龟到底是不方便。

    白山云雾旗是四重天圆满的法器,也就是三十六层地煞禁制,林清羽自然不能够短时间内全部炼化,但只要能够控制住核心禁制,就可以稍作运用了。

    白山云雾旗是一件集攻击,防御,飞行,迷幻为一体的法器,虽然等级上查了黑水隐杀剑些许,但作用上隐隐还胜过一筹。

    虽然都说进攻就是最好的防御,但有时候明知事不可为,还得是先保住性命再说。

    不过数个时辰,林清羽就已经初步掌握了白山云雾旗,又稍作熟练,直至确认能够带着玄武飞行无碍,林清羽便重新回到岸上。

    三道泰山压顶符自是把小玄武压得老老实实,见到林清羽,小玄武不停的吼叫,宣泄着自己的愤怒和不满。

    想着小玄武灵智不足,林清羽自然不会和他计较,笑呵呵的说道:“小家伙,乖乖和贫道回去,总不亏了你就是了。”

    说完,想到了什么似的,又把母龟的尸体取出,给小玄武看了一下,见到母龟,小玄武倒是难得的安静下来,口中的叫声也变作了亲昵,依赖而又无助的嘤嘤声。

    但随即,却又愤怒的盯着林清羽,发出莫名的叫声。

    林清羽一个头两个大,自己是真心不懂兽语,只是化形丹现在又不能立刻给小玄武服用。

    只好装作愤怒的样子,喝道:“小畜生再叫贫道把你和你母亲都炖了补身子!”

    也不知道这句是不是听懂了,那小玄武竟然立刻安静下来,瞪着灯笼大小的眼睛无辜的看着林清羽。

    复又将母龟收起,林清羽又对小玄武轻声道:“贫道有感你修行不易,不得真法,特此带你回山修行,别不知好歹才是。”

    小玄武依旧是一副懵懂的样子看着林清羽,好在不在肆意吼叫,林清羽总算松了一口气。

    试探着将其身上的符咒一张一张取下,发现其并未攻击,林清羽面上总算带了点笑容。

    满意的点了点头,对着小玄武说道:“贫道一会带你飞行,不要反抗知道吗?”

    说完还威胁似的瞪了小玄武一眼。

    随后取出白山云雾旗,轻轻一挥,就见阵阵云雾升起,化作一片祥云,托着林清羽和小玄武缓缓地上升。

    小玄武乍一见此,总是有些惊慌,但在林清羽的直视下只能蒙头在那里瑟瑟发抖,不敢四处张望。

    林清羽一阵无语,暗道:虽然血脉稀薄,但未免也太给玄武丢脸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