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证道诸天之道尊 > 第四十八章 佳期已至赴法会(求推荐票,求收藏)
    十五这天清晨。

    林清羽反复叮嘱真武,老老实实的看家,不许瞎折腾,在其连连点头之后,才放心的驾驭白云腾空而起,奔赴红叶谷。白山县下辖六个镇,而红叶谷就位于与白山镇比邻的白河镇。

    当年红叶道人云游至白河镇的一座山谷,也不知怎么想的,就在那里落了脚,还用自己的道号来命名那座破落山谷。

    如今,数十年过去了,红叶谷一脉倒是被红叶道人打理的有声有色,也不知道这红叶道人的暴脾气是如何管理的。

    这些年下来,红叶道人手下的弟子,算上烈火也仅有五名真正的弟子罢了,其他一些门人不过是记名而已。

    不算烈火,原本的四名弟子也都有着通脉境界的实力,其他门人大多处于养气的阶段罢了,偶尔有那么几个人倒是侥幸踏入了通脉。

    原本这红叶道人就是个有野心的人,如今还不知道什么样子呢。

    也不知道今日的法会会是个什么情形,若不是为了见一些同道,林清羽对此倒还真没什么兴趣。

    虽然这穷乡僻壤之所,修为算得上过得去的也就自己,红叶道人,陈松老道,烈火道人四人了,不过也许有着意外之喜也说不定。

    谁知道红叶道人能不能请来一些其他地方的修士,虽然以他的性格来说有点困难。

    而且修士们聚集之时,时常会有互通有无的交流和交易,这才是林清羽的主要目的。

    至于,红叶道人给自己送请帖到底是几个意思,林清羽还真不太在意,实力足够了,也就不怕什么鬼蜮伎俩了。

    毕竟,现在的自己可不是之前打一个五通邪神,飞天龙尸都去了半条老命的时候了。

    不过林清羽还是觉得和为贵得好,毕竟自己可是想安心修炼的人,真要有什么不愉快,林清羽也只好“以德服人”了。

    自己的太乙分光剑诀可还没试验过呢。

    ......

    由于距离并不是很远,林清羽驾驭者白山云雾旗慢悠悠的飞过去,也才一个时辰不到。

    此时,红叶谷外。

    早已是群贤毕至之景,毕竟能被红叶道人请来的,最低也是通脉境界了。

    红叶谷周围种满了一种名叫少阳木的树木,名字虽然不错,用途其很接地气,只是用来做柴火罢了。

    不过毕竟也算异种,用来炼丹炼器也是使得的,见到这个,林清羽也是灵机一动,想着可以换些回去,炼丹炼器的时候,还能节省些真元,只不过真武可就要真成了烧火童子了。

    红叶谷外迎客弟子共有四人两男两女,都生的赏心悦目,毕竟这种事总不能让五官不端之人来做。

    四人都身着红色道袍,只不过相比于赵征,衣服上没了那些点缀的红叶罢了。

    四人刚刚把一批宾客送至谷内,就见远处天边飞来一片白云,白云之上一青年道人身着淡青色道袍,头戴竹冠,背负宝剑,手持一根雪白的拂尘,一派仙风道骨之相。

    四人连忙上前,这定是筑基高人亲至,虽然相貌上看起来和五师兄一般年纪,但谁知道是哪里来的前辈高人,可容不得怠慢。

    见下面四人恭敬站立等着自己,林清羽可不习惯把人晾在那里,随即缓缓落下云头。

    四人连忙齐声恭敬说道:“红叶谷弟子恭迎仙师法架亲临。”

    林清羽淡笑说道:“几位道友不必多礼,贫道白山观天心道人应邀赴会,烦请通报一声。”

    说完就把请帖取出递了过去,一人接过确认之后,就吩咐一位女弟子道:“余师妹,就由你带天心道长进去吧。”

    一位鹅蛋脸大眼睛的明艳女子微笑着应道,随即恭敬地在前面为林清羽带路。

    剩下的三位弟子见林清羽身影进入谷内,一男子忍不住的感叹道:“这位看来就是白山散人那个宝贝徒弟了,想不到不过十几年竟然也已经筑基有成了。”

    闻言,另一个女弟子憧憬道:“白山散人生前就这么一个宝贝徒弟,有什么好东西还不是可着来。咱们师傅虽然家大业大,但徒弟也多啊...”

    此时正好又有人来,随即打住不说,专心迎客。

    而林清羽随着余姓女弟子进入山谷后,便被带到了一处开阔的场所。

    两侧摆放着一张张竹案,主位之上则有一主一副两张,而两侧的竹案,林清羽观察之下也有细微差别。

    有几张明显的略显得精致些,想是专门为筑基修士准备的,不过竟然有四张,倒是出乎林清羽的预料。

    暂且不去想它,林清羽见到左侧第一张竹案那里,陈松已然在座,便施施然的走向了其下首的那张。

    “想不到陈师叔到的竟然这般早。”林清羽淡笑说道。

    陈松笑呵呵答道:“左右无事,便想着来见识见识红叶道友的法会能搞出些什么名堂。”

    林清羽闻言,笑眯眯的说道:“想来定是没让师叔失望吧?”说完,眼神看向了对面还空着的两张竹案。

    陈松似叹似笑,感慨道:“想不到红叶道友竟然能给咱们这么一个惊喜,一会咱们六位筑基修士到能好好的交流一番了,倒也算不虚此行。”

    林清羽赞同似的点了点头,说道:“正是这个道理,吾等偏居一隅,倒是难得见到一些其他同道,正好可以互通有无。”

    听到这话,陈松打量了林清羽后,鼓动道:“你还年轻,正该出去闯荡,寻些机缘,不该在这种地方浪费时间才是。”

    不管陈松到底什么意思,林清羽只是笑眯眯的说道:“弟子懒得很,近期是没打算出远门的。”

    陈松听完,只是微笑不语,正在这时,二人只感觉外面又传来两股筑基期的气息,不由得打住,一齐向外面望去。

    只见从外面走进两个人,一老年,一中年,都是筑基境界的修为。

    年老者一身黑色道袍,面向阴沉,眼里是不是闪过一阵阴狠的凶光,打量四周的人时仿佛在看什么猎物一般,竟是有着筑基后期的修为。

    中年人模样的修士,一副世俗老农打扮,手拿,面色微黄,神色凄苦,但修为竟然也是筑基中期的样子。

    同为筑基期修士,气机感应之下,二人自然也是一进来就发现了林清羽二人,走到右侧竹案坐下,二人便向这边看了过来。

    只听那阴沉老者发出一阵沙哑的声音说道:“早就听闻白山县的修士凋零,如今看来还真是如此,竟然只有这么一老一少。”

    陈松虽然修为不及老者,但倒是底气十足的样子淡然回道:“自然是不及道友修为高人了。哭老人的大名,贫道也是仰慕不已呢,呵呵。”

    老者闻言,阴恻恻笑了两声,闭目不再言语。

    这时,那位农夫打扮的中年男子才憨厚的说道:“在下王大牛,见过二位道友。”

    对于此人,陈松自然也是有礼的回应道:“老道白山县道学掌事道官陈松,见过道友。”

    随后林清羽才淡笑着问好道:“贫道白山观天心,见过大牛道兄,见过哭老人前辈。”

    王大牛憨厚的回了一礼,至于哭老人,打量了林清羽一眼也就继续神游天外去了。

    林清羽不在意的一笑,便转过头继续与陈松闲聊。

    而当宾客尽至的时候,今日的东道主,也正式登场了。

    只见一面貌粗犷,头发火红,身着大红道袍的老者带着一个二十余岁的青年道人缓缓从里面走了出来。

    青年道人年级看上去不过双十,生的倒也算英俊,只是两道火焰般的眉毛破坏了整体美感,看上去有些怪异。

    见二人出来。众人也都起身相迎,接连问好,而在红叶道人的带领下,烈火道人也彬彬有礼的和众人问好。

    一番客套之后,自是重新落座。

    只听红叶道人豪爽似的说道:“各位道友赏脸,莅临红叶谷参加小徒烈火的筑基大典,贫道感激不尽,特此备下宴席,感谢各位。”

    复又招呼烈火上前,对他道:“好徒儿,你也来见各位同道前辈。”

    说完便先行指了指哭老人,朗声说道:“这位是千里之外,黑云山脉的哭老人,成名绝技是冤魂十八拍,实力恐怖,连为师也不是对手。”

    说完哈哈一笑,也不去管哭老人愈发阴沉的脸,紧接着介绍到王大牛道:“这个农夫叫做王大牛,耐打得紧,住在八百里外的靠山屯,也不知道怎么想的,和凡人混居在一起。”

    王大牛只是憨厚一笑,也不多说什么。

    到了介绍陈松的时候,红叶道人就开始鼻子不是鼻子,眼不是眼的了,没好气得道:“这个老杂毛和你说过无数遍了,就过去了吧。”

    搞得陈松脸上笑容一僵,无语至极。说过无数遍?想必是没好话。

    到了林清羽这里,红叶道人竟是把林清羽打量了个便,才对烈火说道:“这个想必就是白山老鬼的宝贝徒弟了,想不到竟然也已经筑基成功了,啧啧,徒弟你小心点,白山老鬼的徒弟估计也和他师傅似的,是个爱耍阴招的小鬼。”

    林清羽差点翻了个白眼,不由得一阵无言,什么仇什么怨,你上来就给贫道乱扣屎盆子。

    不由得笑眯眯说道:“贫道向来高风亮节惯了,可当不得红叶前辈那般夸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