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证道诸天之道尊 > 第五十章 法会岂能无斗法(求收藏,求推荐票)
    不提红叶道人自家的事,见有人开了头,几人便也都各自取出了一些东西,看能否在此换一些于自己有用之物。

    林清羽渴求的不过是修复三清铃的材料罢了,能遇到最好,遇不到找红叶道人换一些少阳木炭回去炼丹也是不错的。

    因此,见着众人交易,林清羽倒是悠然的看的热闹。

    只见王大牛拿出的一块真阳铁亦是被红叶道人用一件土属性的灵物换走了,而陈松老道则是半瓶稀释的乙木灵液从红叶道人那里换来了一件法器胚胎。

    乙木灵液属于天材地宝,虽然稀释过了,但也效果非常,换一件没有祭炼过禁制的法器胚胎倒是绰绰有余了。

    红叶道人一身三才烈火真元,本身其实是擅长炼器的,但性格原因又耐不下来心思,故而可以说产量极少,这次若不是看上了陈松老手里的乙木灵液,恐怕还不会拿出来这件法器胚胎。

    几人各有所得,但可惜林清羽并未发现什么自己需要的,因而,众人都看向林清羽。

    林清羽淡笑说道:“贫道只想向红叶前辈求取一批少阳木炭罢了,至于其他的,贫道可拿不出什么各位看得入眼的东西了。”

    听到林清羽只是需要一些少阳木炭,红叶道人不在意的哈哈一笑,朗声道:“只是一些木炭,小意思罢了。不过天心小友你要用什么来做交易了?”

    林清羽自是早有准备,少阳木炭也并不是极珍贵的事物,林清羽倒也不怕红叶道人不答应。

    故而,说道:“贫道一个人修炼,珍贵的事物自是没有,只有一些闲来炼制的丹药还拿的出手,因此想用两瓶辟谷丹再和前辈换一些少阳木炭。”

    红叶道人不由得无语,只觉这天心小儿仿若把这辟谷丹当做世俗货币来用了,贺礼是这个,交易是这个,到底是多不走心。

    只不过这辟谷丹也确实是他们红叶谷不可缺少的一种物资,倒是没有犹豫,爽快的答应下来了,直说,可以换千斤的少阳木炭。

    林清羽想了下红叶谷四周漫山遍野的少阳木,看来这少阳木炭红叶道人还是充足得很,不由得定下以后常来常往的决定。

    钱货两讫,众人也算都是心满意足了,而通脉境界那边人多,看起来竟是还热火朝天的进行着,毕竟难得这么多修士聚在一起,不趁机好好交流一下,倒是可惜了。

    见那边的通脉修士中还有下场切磋的人,这边哭老人见状,眼珠子一转,不知打的什么主意,说道:“吾等不放也来切磋一下,倒也不负此盛会,更何况烈火天心二位道友,初成筑基,倒是练练手也好。”

    一听这话,林清羽眉头一挑,直觉这老头要搞事情,但也没有畏惧的道理。

    而红叶道人也好似征求意见是的看向烈火,只听烈火道人温声道:“晚辈自是没什么意见,只是不知道天心道兄怎么看?”

    贫道用眼睛看...

    已经被问道头上,林清羽自然也没有畏惧的道理,至于推脱,林清羽还不至于那么没骨气,再说与正宗修士交手,林清羽倒也期待已久。

    只见林清羽似笑非笑是的看了哭老人一眼,才对烈火道人笑着说道:“固所愿也,不敢请耳。”

    自是下场走到了中间,而烈火紧随其后,二人相对而立。

    那边一众通脉境界修士见此情景,哪里还不知道怎么回事,毕竟二人总不能面对面对眼玩。

    因此,倒是都停下了各自的动作,往这边专心的望来,毕竟于他们来说,筑基修士斗法是很难得见到的。

    只听烈火道人说道:“道兄是客,还请先手。”

    林清羽点了点头,并未多言,见过礼后,便率先出手。

    黑水荡魔剑气已经提升到了四阶,如今使出,威力自是不一般,只见三道幽暗,深沉却又浩大的剑气向烈火道人袭去,不过林清羽自然不会全力出手,因此表面上看,剑气也仅有初入二阶的层次。

    烈火道人眼看剑气袭来,不敢犹豫,手掐法诀,数只脸盆大小的火鸦浮现在其身侧,飞舞着冲向林清羽的剑气,在抵消了三道剑气之后,竟然还残存一只火鸦拍动着翅膀,飞向林清羽。

    林清羽想不到烈火道人的术法威力竟然也是不小,恐怕是门天赋小神通,而且在二阶以上。

    随手拍灭这只残存的火鸦,林清羽毫不犹豫,竟是欺身上前,要与烈火道人近身搏斗。

    只见林清羽右掌之中,雷光闪烁,在林清羽的控制下,掌心雷表现出三阶的威力,攻向烈火道人。

    没有想到林清羽会不按套路出牌,烈火道人,神色一变,但还是沉着的对待,只见其身外浮起一道火红色的屏障,虽然硬撼了一记三阶的掌心雷,却并未破碎。

    林清羽眉头一挑,有些诧异,但还是继续变换招式,右手由掌变拳,成了一个奇异的拳状,打向了一脸郁闷的烈火道人。

    正是五太五德拳的基础招式,虽不带什么大道流转变化,但在真元加持之下却也有着类似武道神通的功效,威力也是不凡。

    原本以为这下总能打破防御了,谁知那烈火道人一拍腰间储物袋,就见一只金黄色的圆环飞出,化作一个光圈,把烈火道人牢牢地守护起来。

    林清羽目光一直,神识感应中,这圆环竟是一件八重天圆满的法器,不由得郁闷这是要闹哪样?

    索性不再留手,四阶的黑水荡魔剑气全力使出,叮叮当当把圆环所化的屏障打的涟漪不断,却依旧牢牢不破。

    八重天圆满的法器,威力果真不俗。

    只是打一个筑基初期的人,自己再动用法器,那未免有些太菜了。

    随即六阶的掌心雷使出,雷光映在林清羽似笑非笑的神情上,只把烈火道人看的心里发堵。

    但却也不忧心,毕竟离火环是七十二层地煞禁制圆满的法器,自己现在虽然仅有筑基初期的修为,但权利运转之下,也非寻常筑基修士能打破的。

    虽然面前这天心道人现在看来指定不是筑基初期的修为,但自己也是不惧。

    只见离火环猛然爆发,一股热浪,把林清羽逼退之后,滴溜溜的一转,继而向林清羽头上砸来。

    林清羽不由得失笑,想来是自己专门砸别人的脑袋,想不到风水轮流转,竟然也有被人砸的一天。

    不顾毕竟是八重天法器,林清羽也不想白白挨着一击,只见林清羽周身片片云雾浮起,把林清羽的身影隐在其中,离火环只能无门而入,与白山云雾旗僵持不下。

    只不过,谁也没想着僵持不下,故而逼退离火环之后林清羽以指代剑,太乙分光剑诀使出,数十道剑光浮现,森然射向烈火道人。

    见到满天剑光,烈火道人,神情凝重,纳罕道:剑光分化?不对,自己就算修为不负,眼界还是在的,看来只是剑诀本身的玄妙。

    无奈之下,烈火道人不敢硬抗,全力催动离火环,剑光划过之后,只见二人四周满目疮痍,而离火环所化屏障,也已经支离破碎。

    也幸好是林清羽留手,没有用处黑水隐杀剑,不然就算有圆满法器在手,烈火道人也免不了受伤。

    而旁观的众人,也都回过神来,一个个惊叹不已,不论是八重天的法器,还是那满天的剑光,都不是寻常能够见到的。

    而众人也对二人的实力有了初步的认知,但还有没有底牌就不是众人能想到的了。

    只听红叶道人哈哈一笑,朗声道:“不错,不错,想不到竟然见到这般精彩的斗法,实乃难得的盛况啊。”

    但私下里却连忙神识传音,关切问候烈火道人道:“您没事吧,可有受伤?”

    烈火道人淡淡的回道:“无妨,只是想不到这穷乡僻壤之所竟然有天心道人这种实力的天才倒也难得。”

    而林清羽和烈火道人又见过一礼后,便各自落座调息不说。

    这时只听王大牛感慨说道:“二位年纪轻轻就如此不凡,真让吾等汗颜。”

    陈松老道附和着颔首,淡淡笑道:“见到天心师侄如此出息,白山道兄也能安慰了。”

    但是挑起事头来的哭老人,此刻倒是没事人一般,坐在那里闭目养神,也不知道是什么想法。

    其实哭老人也正郁闷着呢。自己的本命法器鬼哭神嚎幡即将达到七重天的法器层次,但目前确实缺了一个筑基初期的主魂。

    原本想着借此机会观察一下新进的两个筑基修士的实力,也好能够谋划一番,现在一看,一个攻击力猛的自己那些鬼物根本招架不住,一个防御力比王大牛还结实。

    自己虽然有些筑基后期的实力,但自身的大部分本领其实都在本命法器上,其中有三只筑基期的鬼物,但和真正的筑基修士根本没法比。

    自己的绝技冤魂十八拍也是和本命法器结合威力才最大,可是那明显层次不低的掌心雷,唉,哭老人此刻只能郁闷的发展还是另谋道路的好,毕竟没把握的事自己可不能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