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证道诸天之道尊 > 第五十一章 孤傲剑客唤玄景
    一场精彩的斗法让在场的诸人都看得神驰目眩,心向往之。

    几位筑基修士虽然对二人的实力有些惊讶,但都是有分寸之人,也不会刨根问底的打听。

    而通脉境界的修士们也是只能不明觉厉罢了。

    然而其中却有一位通脉圆满的修士,见到林清羽的太乙分光剑诀后眼神炙热,竞有一种跃跃欲试之感。

    林清羽消耗不大,落座之后,便与众人闲谈,就感觉一道火热的视线一直盯着自己。

    感应之下,林清羽就发现不远处通脉修士之中,一身着淡蓝色道袍,头戴七星冠,剑眉星目,眼神坚毅,面色冷峻的青年男子目光火热的盯着自己。

    林清羽淡然的望了过去,那男子见状,面上仿佛做了什么决定一番,起身向林清羽走来。

    在场众人见状,都好奇的盯着他,也不知道又有什么热闹可瞧。

    只见那男子快速的走到林清羽案前,恭敬却又不卑不亢的说道:“晚辈玄景,见道长剑法玄妙精深,仰慕不已,特此想恳求道长能够指点一番。”

    说完冷峻的脸上更是浮现出一股执着,坚定,热爱的神态。

    林清羽老神自在,淡笑着看着眼前的玄景,心中思量:不像是刻意寻衅,神态,情绪都不似作假,难道是个剑疯子?

    只听林清羽温和道:“刀剑无眼,打打杀杀伤到花草树木总是不好。”

    自家人知自家事,林清羽可知道自己剑术上几斤几两,指点别人,还真怕闹出笑话,若是用太乙分光剑诀那就有点欺负人了。

    可是看着玄景不为所动,一脸坚定的样子,林清羽也是无语,所以说这种人是最难打发的。

    只听身旁的陈松老道,笑呵呵的说道:“这位是新进崛起的青年才俊,如今不过二十岁就已经突破到了通脉圆满,日后筑基可期啊,而且醉心剑术,一身实力不可小觑。”

    林清羽闻言,了然的点了点头,转头又想看样子推脱不掉,还不如爽快的下场一趟,就当做指点后辈了,大不了以势压人,

    自己剑术层次虽然也是尚未领悟到剑气雷音的层次,但怎么当初基础剑法也修炼到了通脉圆满的地步,后来苦修太乙分光剑诀,又更上一层楼,想来不会太差吧?

    故而神色淡然,温和的对玄景说道:“难得道友一心剑道,贫道亦是不忍推拒,如此你我二人便切磋一番,点到为止。”

    闻言,玄景原本面无表情的脸上也是闪过了一丝喜色,随即很快的敛去,神色郑重而神往的对林清羽恭敬一礼:“晚辈谢天心道长赐教。”

    二人场中站立,林清羽淡笑说道:“贫道境界远高于你,自然更不能拿法器欺你,还得向在座的道友暂借宝剑一把。”

    闻言,就见一位通脉后期的修士连忙递过一把宝剑,林清羽谢过,便看向玄景,示意可以开始了。

    玄景也是知道自己实力不够,天心前辈有意想让,故而并未矫情,提起手中宝剑,一击白虹贯日就向林清羽刺来。

    林清羽见一击普普通通白虹贯日被玄景练的如此纯熟,也是暗自点头,心中赞道,基础比自己好。

    倒也是毫不犹豫,毕竟有着神识优势在,随手提剑一档,把拦下了攻击。

    随即手腕一转,《白山黑水养气明心经》中的剑法白山秘传云雾剑法使出,飘忽不定的刺向玄景。

    虽然林清羽的剑术仅停留在通脉圆满的层次,但毕竟修为在那里,一经使出威力也是不凡。

    玄景眼神大炙,口中不由自主的叫道:好。

    随即不躲不闪,剑招变换,一股斩尽一切阻碍的意境浮现,轻易的破掉了林清羽的剑法。

    眼神一凝,林清羽暗道:剑意?这下不好弄啊。

    只听玄景冷然喝道:“天心前辈,玄景斩邪六剑,还请赐教!”

    竟是自创剑法?看来这玄景还真是个剑道天才。

    林清羽不敢小觑,毕竟自己总不好以大欺小的真动用真元。

    只见玄景剑招接连变化,最后竟化作一道森然剑光刺向林清羽。

    剑气还附带着剑意的剑光让林清羽神色认真许多,手中宝剑挥动,仿若飘忽不定的云光,与玄景的剑光相接,但却很快的被一一斩灭。

    林清羽不由得暗叹:剑修果真不凡,这还是未真正入道的层次,倘若玄景踏入筑基期,只怕实力不知道会翻几倍。

    神色愈发认真,林清羽亦是变换剑招,太乙分光剑诀附带的基础剑法,太乙玄门斩仙剑法使出,手中宝剑之上仿佛蒙上一层朦胧光芒,挥动之下,与玄景的斩邪剑法相接。

    剑光相接,随即即分,林清羽发现自己手中的宝剑已经破碎,无奈摇了摇头,一会倒是得赔人家了。

    而玄景的剑毕竟是性命相交的,此刻虽然有些损伤,但却无碍使用。

    只是看着神色愈发狂热的玄景,林清羽顿觉不妙,只听其道:“晚辈果然没有看错,前辈果然是剑术高人,还请前辈不吝用方才的剑光教导晚辈。”

    林清羽一阵无奈,你是哪只眼睛看出贫道是剑术高手的?

    但又听玄景想要领教太乙分光剑诀,林清羽神色顿时犹豫,反问道:“那剑招就算贫道有意压制威力也不是你现在能够抗衡的,玄景道友还请量力而行。”

    可是玄景却一件执拗,坚毅的恳求道:“还请前辈赐教。”

    说完竟是不卑不亢的行了一个大礼。

    林清羽脑袋灵光一闪,想到了什么,不由得迟疑道:“道友真的决定了吗?”

    玄景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见此,林清羽也不再婆妈,爽快答应道:“好!”

    宝剑既然已经毁损,林清羽索性弃之不用,再次以指代剑。

    既然玄景执意如此,自己也没有不成全的道理,只是得控制好力道,好在太乙分光剑诀自己早就熟练运用,但是不担心。

    只见玄景在积蓄气势,整个人好似出鞘得宝剑,森然剑意让在场众人都感觉到了阵阵寒意,就连几位筑基修士也是神色郑重的关注的二人,不敢分心。

    林清羽亦是神色郑重,体内真元运转,把威力控制在初入筑基的层次。

    见玄景准备妥当,林清羽提醒道:“玄景道友,看剑!”

    话音刚落,就见林清羽右手呈剑指状挥出,十数道淡青色明亮,浩大的剑光呼啸着朝着玄景飞去!

    玄景看着向自己飞来的漫天剑光,心中无所畏惧,眼神之中,只有专注,执着,和对剑道的坚持,秉着斩尽一切的剑意,毅然决然迎向太乙分光剑诀!

    周身真气化作道道的玄景斩邪剑气,在太乙分光剑面前仿佛弱不禁风般,但却前赴后继的的与其对抗。

    终于,就在众人以为玄景已经落败之时,只闻道道剑光之中,传来一阵清脆的剑鸣,虽然微弱,但却清晰入耳。

    林清羽眉头一挑,闪过一起欣慰,暗道:成了。

    众人只觉一股猛烈的剑意肆然而起,随之而来的是天地元气向剑光中心汇去,众人屏气凝神不敢出声,直到剑光散去,元气平复,众人才得以重新见到玄景。

    只见此刻的玄景虽然道袍破碎不堪,身上也有些剑痕,但精气神十足,双目之中神光盎然,收敛不住,身上的剑意更是直逼他人心神。

    而众人也都回过神来,都骇然发现这玄景竟然借此机会磨砺自身,在巨大压力之下以自身剑意打破天地之桥,踏入筑基之境。

    但见玄景收敛气息,神色恭敬,不卑不亢的走到林清羽身前。

    “多谢天心老师成全,弟子感激不尽。”

    闻言,天心林清羽连忙说道:“可当不得道友一句老师,贫道也不过是适逢其会,推了道友一把罢了。”

    玄景郑重坚定说道:“一剑之师,亦为老师,大恩大德不敢或忘!”

    见玄景态度坚决,林清羽无奈苦笑,随即却又郑重说道:“贫道算是半个先行者,而你既然非要叫贫道老师,那贫道也有这话要说与你。”

    顿了顿,继续道:“筑基,不过是修行真正起点罢了,希望你时候能够初心不改,坚定道路,勇猛精进的走下去,也不辜负贫道今日的一剑。”

    见林清羽态度认真,玄景亦是虚心听从,坚定说道:“弟子必不敢忘老师教诲。”

    虽然自己无心收徒,但玄景坚持如此,林清羽也只能听之任之,但却还是淡然道:“你既执意叫贫道老师,那就谨记,不得做有为道义,肆意妄为妄言之事,否则,贫道剑下也会给你留个位置。”

    玄景闻言,见林清羽并未在推拒自己的称呼,心中微喜,但还是认真而坚定道:是。

    如此,一场精彩的剑术对决正式结束,而结果就是当着众人的面,一个筑基修士由此成就。

    众人自然不免又是一番道贺,但玄景想来是性子冷淡之人,故而也仅仅是一一的冷然却不失礼节的回礼。

    而法会,便以玄景筑基而圆满结束,虽然法会精彩远超众人意料,但不管是作为宾客的众人,还是作为东道主的红叶道人和烈火道人都算是满意。

    再又寒暄客套一番后,众人便也依次向红叶道人告辞,而林清羽在赔偿了宝剑之后,也飘飘然的出了红叶谷,准备回山,整理下交流所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