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证道诸天之道尊 > 第五十二章 归山途中有袭杀(求推荐票,求收藏)
    本意是一个人来一个人回去的,谁知参加了一场法会,竟然还得了一个便宜徒弟。

    见到身后,一脸面无表情,腰板挺直跟着自己的玄景,林清羽无奈的摇头失笑。

    罢了,就算带回去认认山门,然后再打发了让他自己修行吧。

    也幸好他是叫玄景不叫玉景,不然林清羽可是得离他远远的。

    向众人一一道别之后,林清羽出了红叶谷,便驾驭着白山云雾旗准备带着玄景出发。

    只听林清羽淡笑着对玄景说道:“玄景你目前尚未修习御剑飞行,就先由贫道带着你,日后自己御剑飞行才算是畅快之事呢。”

    玄景冷然而恭敬地说道:“就麻烦老师了。”

    林清羽淡淡点了点头,一阵云雾浮现,拖着二人便缓缓的飞向天空。

    而路上,林清羽也趁机了向玄景了解了其自身的一些基本情况,不至于对自己的弟子两眼一抹黑,一问三不知。

    玄景原本是世俗界武林中人,只因幼苗之时在自己村庄外的一处山洞中得了一个剑客的传承才踏入修行的。

    后来自家村庄一次被山贼掠杀一空,玄景大怒之下一人一剑把山贼的寨子平掉而自身从此就变得如此性格了。

    只不过玄景也并未迷失在仇恨之中,而是从此一心剑道,竟然几经周转,把自己的传承查漏补缺,自行推演到了筑基的层次,不可谓不是个天才。

    绕是林清羽也不由得心生佩服,而后疑惑问道:“哦?那按照你的意思,竟是从未修行过观想之法了?”

    得道玄景肯定的答复之后,林清羽心中一阵语言,不由得感叹一句:没天理。

    不过转念一想,定是这玄景天生灵魂强大,不然的话没有观想之法,这筑基是绝无可能踏入的,哪怕这只是修行的第一步罢了。

    只是既然已经踏入筑基,若再无观想之法的修炼,那是无论如何都不行的。

    不由得皱眉道:“你如今既然已经踏入筑基之境,再不修行观想之法,只怕是不行了,正所谓修命不修性,修行第一病。回山之后,贫道再帮你看看可有什么隐患。”

    玄景一脸淡泊冷然的脸上闪过一丝感激,恭敬行礼道:“有劳老师费心了。”

    林清羽淡淡颔首道:“你既然叫贫道一声老师,那贫道是无论如何也不能把你扔下不管的。”

    林清羽摇头失笑,想不到上辈子自己是为学生操心的命,这次又来了个便宜弟子。

    二人时不时的交谈着往白山观飞去,正当快要进入白山观境内的时候,林清羽神识只感觉到一道原本隐藏的气息,突然暴起向自己发难。

    观其气势,竟然有着筑基后期的样子。

    林清羽神色一变,全力催动白山云雾旗,二人的身影顿时被阵阵云雾护在里面,而那道攻击,此时也正好打在了白雾之上。

    只见白山云雾旗所化的云雾一阵起伏,但还是把攻击牢牢的挡在了外面。

    林清羽叮嘱了一下玄景,而后朗声对外面说道:“不知何方道友,竟然和贫道开这样的玩笑,还请现身一见。”

    而袭杀之人好似肆无忌惮一般,闻言就真的在林清羽面前显露了真身。

    林清羽之间面前天空之上,一身着黑白道袍,皮肤白皙,面色阴柔的男子,正一脸倨傲的看着自己二人。

    只听其道:“中州阴阳圣教办事,还请和我走一趟吧。”

    林清羽眉头微挑,诧异不已,中州大派,没事跑到这旮旯来做什么,还无缘无故与自己为难。

    虽然知道废话没用,但林清羽话痨本性作祟,还是忍不住说道:“不知道什么事竟然劳烦道友大驾,莅临贫道白山这么个小地方。”

    那人不为所动,发出阴柔而尖利的声音道:“你切莫管,只和我走就是了,到时若是无事,自然放了尔等回来。”

    闻言,林清羽冷然而笑,自己再没脾气,也没有把生死交在别人手里的,看来只有先拿下他在搞清楚究竟了。

    只不过中州门派的传人,怕是不能小觑了,不然只怕马失前蹄,阴沟里翻船。

    云雾之中,林清羽把玄牝珠暂借给玄景,教其如何运用之后,便再次叮嘱其小心,一会自己无暇护住他时,自己机灵点。

    毕竟这次可是货真价实的筑基后期高手,而且出身也是不凡。

    而阴阳教弟子正在等着林清羽屈服,哪想到,云雾之中,猛然窜出数道森然剑气!

    脸上闪过一丝愤怒,冷然大喝:“好胆!”

    想不到这穷乡僻壤之所,竟然有人敢不遵从圣教法域,男子一阵恼怒。

    其实这也怪不了林清羽,中州大派,对于白山县来说太过遥远,听过的人恐怕还真没有。

    几道不过四阶的黑水荡魔剑气不过是给其造成了一些小麻烦罢了,全然不在意似的御使首重的一个分为黑白二色的轮盘,发出几道黑气,轻松的抵消。

    林清羽毫不意外,中州大派弟子,本事不高才怪,故而也不打算留手。

    太乙分光剑诀毫不犹豫的的使出,筑基后期的修为全力催动,数十道幽暗,深邃的剑光齐齐射向阴阳教弟子。

    见此情景,阴阳教弟子神色大变,骇然道:“剑光分化?不对,是一门玄妙剑诀!”

    随即毫不犹豫,御使本命法器阴阳轮转盘,在头顶垂下道道黑色玄阴之气,护住自身。

    林清羽的剑光岂是等闲,就算其本命法器已经超过六重天,也被剑光打的摇摇欲坠。

    阴阳教弟子神色大变,却冷静分析道:这般实力绝不是这种小地方的人,难道就是上面的目标?不行,得想办法脱身,再不济也要把消息传出去!

    随即又从储物袋中取出一件乌黑的钉子状事物,脸上闪过一丝肉疼,但还是毫不犹豫的的催动。

    就见那钉子化作一道乌光,以奇快的速度刺向林清羽。

    但早就防备已久的林清羽亦是不慌不忙,催动太阴寒光鉴,一手拉住玄景,挪移而走。

    而那钉子则刺中了太阴寒光鉴所化的镜像分身之上。

    阴阳教弟子脸上刚露出的喜色随即僵住,当机立断,就要选遁而去。

    林清羽如何肯让,只听他幽幽说道:“若让道友走脱了,贫道才是麻烦不断呢,还请和贫道归山静诵黄庭,修身养性吧。”

    阴阳教弟子不为所动,连连挥动双手,一道道“玄阴损神气”使出,蜿蜒而迅速的向林清羽纠缠而去。

    感觉到这道术法的难缠和歹毒,林清羽眉头轻皱,身上猛然荡起一道浩大金光,把黑气牢牢的抵挡在外。

    到底是大派弟子,手段还真不少,挥动黑水隐杀剑,又是几道剑光迸发,在其尚未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然到了其身边。

    但见阴阳教弟子道袍之上浮现出一阵黑光,但却一触即破,躲闪不及,就被几道剑气刺入体内,脸色不由一白。

    阴阳教弟子见一直找不到脱身之机,心中焦急不已,但还是勉强沉着下来。

    本命法器转动,这次也是道道白气“玄阳化生气”应急而出,修复着本身的伤势。

    林清羽归山心切,懒得再纠缠下去,故而连挥三剑,真元去了大半之下,上百道剑光已经呈近乎无处不在之势,把阴阳教弟子团团围住。

    面露绝望,但毕竟不想死,阴阳教弟子全力催动本命法器,化出“阴阳护命宝光”争取保住性命。

    一阵雨打芭蕉之声后,就见阴阳教弟子已然无力倒下,向地面落去。

    林清羽有意留其性命,可不能让人就这么摔死了。

    故而快速上前,检查了其还有一口气后,又把他修为封了了起来,才让玄景提着人,再次往白山观飞去。

    道观之中,真武正在晒着太阳呼呼大睡,就感觉一阵元气波动传来。

    连忙惊醒,知道定是老爷回来了,想着自己听话的很,老爷一定能赏自己些糖豆吃,不由得有些喜笑颜开,欢快的跑到道观门口去迎接林清羽。

    林清羽刚降下云头,就见真武蹦蹦跶跶的跑了出来,虽然话说的不明白,但还是含糊着欢快道:“老爷,老爷。”

    满意的点了点头,看样子是没闯祸,不然早躲起来了,故而转头对玄景淡笑道:“这是贫道坐下童子,名唤真武。”

    又弹了弹真武的脑门,笑喝道:“童儿,这是你玄景师兄,还不见过一下。”

    见真武毛毛躁躁的行了礼,还算过得去,林清羽满意的点了点头。带着二人便向大殿走去。

    而后面真武则是懵懂,好奇的偷偷打量着一脸冷然手里提着人的玄景,也不管玄景是怎么想的。

    玄景心中也是惊疑不定,想不到老师门下一个童子的修为竟然都强过自己,看来自己还是不够努力,时候定当更加刻苦修炼才是。

    三人进入大殿,林清羽玄景随意坐下,真武乖巧的站立在林清羽身后。

    闭目沉吟再三,林清羽才无奈叹口气道:“唉,真真是树欲静而风不止啊,想安心修炼,却总有人来扰人清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