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证道诸天之道尊 > 第五十六章 筑基圆满又远行
    不过百万年都等了,再等等又何妨,就不信那东西能一直隐藏下去。

    随即不去理会,这尊存在便继续回到树下参悟大道。

    不过回溯时光长河动静终究不小,却是惊动了与这尊存在同级的另外之人,有人置之不理专心悟道,有人却忍不住好奇,意识降临问道:“婆娑道友什么事还大费周章的回溯过去查看。”

    那树下的身影,也就是婆娑道人淡然笑道:“无事,丢了点东西找一下罢了。”

    “......”

    林清羽自然不知道,自己搞出的事情竟然惊动了此方宇宙中的一位顶级大能。

    本尊和化身都各自投入到自己的修炼之中,力求尽快提升自己实力。

    相比于直接分割灵魂的损伤,林清羽的灵魂损耗并不是很大,是而,只要修养观想一段时日就可以完全恢复。

    好在方才的动静都被阻拦在菩萨净土之中,外界却是一片风平浪静,林清羽见状倒是松了一口气。

    接下来的日子,林清羽就是一边修炼一边恢复灵魂损耗,时不时再指点玄景和真武修炼。

    山中无甲子。

    一晃已是玄景来到白山观的三个月之期。

    而经过修养,林清羽的灵魂损耗早就得以补全,不仅如此,当灵魂恢复圆满之时,林清羽也自然而然的踏入了筑基圆满之境。

    不禁喜上眉梢,无怪那菩提特意叮嘱自己一句,如今看来,玉液期的眼力确实不凡。

    而今,也是时候开始第二次的跨界之行了。只是走之前还有些事情需要交代。

    把玄景叫到身前,林清羽观其气息,经过三个月的稳固已然不再虚浮,满意的点了点头,淡然说道:“如今三月之期已至,你的修行也算步入正轨,也到了离开之时了。”

    玄景冷然的脸上浮现出一缕感激之色,随即隐去,恭恭敬敬的向林清羽稽首道:“弟子有幸,能得老师三个月教诲已是感激不尽了。”

    林清羽露出一丝笑意,满意说道:“你资质悟性都是不差,只要勤勉修炼,日后定能取得一番成就,贫道也就不再啰嗦。”

    “你虽是贫道记名弟子,但也算贫道门下,也不能一点都不管你,最近咱们这山旮旯只怕不平静,想必你也知道。”

    随即取出一枚刻有道道金色纹路的玉符,继续说道:“这是贫道专门为你所制的金龙护甲符,激发之后勉强可以发挥出术法七阶的护身宝光,能用三次,你就拿去防身吧。”

    见玄景想要拒绝,林清羽淡淡说道:“贫道知道你们剑修向来不屑于这些东西,但要知道有时候也要量力而行才是。最近不太平,别墨迹,拿着吧。”

    玄景亦是知道阴阳教之事,故而犹豫一下也就收下了。

    林清羽最后才说道:“贫道打算封山闭关一段时日,正好你也到了离去之时,那就此别过吧。”

    只是到底是记名弟子,林清羽也不好完全当甩手的掌柜的,故而又说到:“明年的今日来此,贫道为你讲解修行疑惑。”

    见玄景面露感激,林清羽又淡淡说道:“别死外面了。。。”

    随即不顾其僵住的表情,挥手示意其可以走了。

    又把真武见到跟前,看着其已经灵动非常的眼神,林清羽还算满意的点了点头。

    温和说道:“贫道即将闭关段时日,届时开始阵法,封锁山门,你要看顾好道观,知道吗?”

    真武乖巧的接连点头,脆声说道:“弟子谨记大老爷的吩咐,一定看好家!”

    林清羽继而又吩咐道:“若是有人不识好歹强创山门,也不用留情,操控阵法攻击就是了。”

    最后起身向后山茅草屋走去,最后叮嘱道:“无事不得主动惊扰贫道。”

    一切早已准备妥当,林清羽到了茅屋之中,开启禁制之后,便立刻触发三宝如意,光芒一闪,身影就消失在了原地。

    与此同时,净土之中祭炼生死钵盂的菩提骤然睁开双眼,慈和的脸上闪过一丝无奈,随即摇头叹息道:“还是境界太低,跨界传送之时本体处于无思无想的状态,化身也是丝毫察觉不到什么。”

    随即摇了摇头,继续专心祭炼生死钵盂,不为外物所扰。

    ......

    红叶谷。

    红叶道人的静室之中,只见烈火道人盘坐于云床之上闭目调息,而脸色略显苍白的红叶道人竟然躬身侍候在一旁。

    片刻之后,就见烈火道人轻轻吐出一口浊气,苦笑说道:“真真是虎落平阳被犬欺啊,阴阳教,玄阴散人,嘿嘿!”

    随后转头向红叶道人问道:“红叶,最近动静如何?其他几位那边可有什么消息?”

    红叶道人连忙恭敬回道:“回祖师的话,几位道友那里都传去了消息,但现在为止只收到了陈松和王大牛两个人的消息。哭老人和那天心道人那里只怕。。。”

    还没说完,就听烈火道人打断道:“哭老人也就罢了,贫道之前与天心道友切磋过,虽然没有探出深浅,但只怕不比你弱。”

    红叶道人诧异道:“祖师,弟子得您授予完善后的功法已然突破到了筑基后期,那天心道人顶多不过三十岁如何能比弟子还强?”

    烈火道人瞥了一眼红叶,没有搭话,而是转而说道:“虽然前次成功的击退了阴阳教来人,到只怕麻烦才刚开始,第一波不过是试探,这次来的也定然是金丹之下的人,就怕他们确定了贫道已然转世重修,派来真正的高手前来。”

    红叶道人皱眉问道:“祖师那我们该如何是好啊?不管祖师前世修为如何现在也不过筑基初期,终究是处于劣势啊。”

    “贫道转世重修,道心修为还在,如今不过是重走老路罢了,金丹之前只要资源,时间足够,很快就能够迅速过渡,上品金丹也不过是不大不小的一个小关隘罢了。”烈火道人淡淡说道。

    闻言,红叶道人虽然性格火爆却也苦脸道:“可是祖师就怕他们不给时间啊。”

    烈火道人倒是不慌不忙,淡淡说道:“无妨,有感贫道重新转世,以玄阴散人那小心的性子竟不亲自来探查定是有什么原因。如今看来,只怕其度过了第二次天劫虚弱期尚未度过,不敢出门。”

    红叶道人疑惑道:“第二次天劫?”

    “按时间推算来看,其第二次天劫确实是近些年左右才拖无可拖,以他的性子,虚弱期不度过是不敢亲自出来的。而我们两人之间的事,事关一件其自身成道之事,更不敢让教内之人知道。故而只能派一些其嫡系之人罢了。但上品金丹总是他只怕也是舍不得。”

    红叶道人如此才了然般的松了口气,说道:“如此看来我们短期之内,最多也不过需要面对一些普通金丹宗师就好了,而凭祖师之能,想来寻常金丹境界也不是对手。”

    微微颔首,但烈火道人还是慎重说道:“虽是如此倒也不能失了警惕,好在天心道友和玄景道友也算年轻有为的修士,想必也在阴阳教众的怀疑目标之内,倒能为贫道分担一些压力。”

    红叶道人亦是深表赞同的点了点头,暗道:幸好有人能够分散视线,不然下次多几个人来红叶谷,自己了就真交代在这了。

    至于为林清羽和玄景担心,红叶道人可没有那么慈悲,毕竟死道友不死贫道。

    而此次阴阳教来人共六人,由一位玉液初期的修士带领五位筑基后期修士组成。

    三个月前。

    原本以为对于白山县周围的修士那还不是手到擒来。

    哪里想到这些本地的土著修士都是一个个难啃的骨头。

    去捉拿哭老人的阴阳教弟子最惨,自以为哭老人虽然是筑基后期,但年事已高,血气衰败,实力想来不及自己,哪里想到因此马失前蹄,在哭老人的冤魂十八拍配合本命法器之下一身精气被吸走了大半,为哭老人的本命法器增加了几层禁制。

    捉拿王大牛的那人还好,由于王大牛防御有余,攻击不不足,但是没受伤,却也无功而返。

    原本以为陈松是最好拿捏的,就算后来发现已经突破到筑基中期,那阴阳教弟子也并未在意,谁知其竟然拿出一件足以威胁到玉液期的秘宝,虽然并未使用,但却也把阴阳教弟子给惊退了。

    去红叶谷那人在与红叶道人几番交手之后,两败俱伤而退。

    就是去寻林清羽的那位弟子一去不返,让阴阳教众人惊疑不已,凭借身份玉符牵引感应之下却在红叶谷附近的位置发现了波动,都想着只怕那弟子押解林清羽回程路上被红叶谷的两位筑基修士给借机镇压了,故而一点也没有怀疑明面上才筑基初期的林清羽。

    第一次行动就以失败收场,那玉液期的弟子恼怒不已,不住地喝骂着其余几人。

    但上面交代下来的任务总要完成,故而勉强冷静下来,思考着下一步的计划,却是不敢再冒然行事了。

    只是还要尽快弄出些进展来才好,不然上面怪罪下来,只怕自己担待不起,难免受些惩罚。

    片刻之后,只听这玉液期修士发出动听的女声,冷冷道:“先去太白山脉那出灵穴回复伤势顺便休整一段时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