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证道诸天之道尊 > 第五十八章 苦海之中可怜人
    小镇外的乌头山上,林清羽迈着悠然的步伐好似踏青似的走着。

    不过这里景致自不必说,连自家道观都不如,林清羽自然也不是来游玩的。

    苦于没有长辈指导,对于心寂之事,林清羽也只能通过阅读典籍自行摸索,然而传承之中,对于心寂期的描写却简洁明了,概括起来的意思在林清羽看来不过是:若是自己连道心都摸索不到,三宝如意也就没必要再跟着自己了。

    转念一想,林清羽倒也不禁赞同,毕竟上品金丹的关隘才算是修行第一难,心寂期与之相比倒也不算什么了。

    不过林清羽后来发现自己倒是有人可以商量。

    虽然和菩提相隔甚远,交流有所延迟,但却并未断了联系。

    二人交流一番,菩提便对林清羽建议道:“既然不知怎么办的好,那不妨随意一些。”

    “你姑且去那红尘浊世好好走一遭,先去做上十件好事,再做十件坏事,最后做十件随心所欲的事,想必之后定不是一无所获。”

    林清羽眉头一挑,总觉得这套路哪里见过,但却也觉得何妨一试,故而点头笑道:“好,那就依大师所言吧。只是此次再此界逗留的时间可能久一些,那边就交给法师暂且暗中看护一下了。”

    菩提应下自不必多说,而林清羽在太上观天诀和太乙问心剑初步修炼完成后,便开始为铸就道心而行动了。

    十件好事,十件坏事,十件随心所欲之事,就算是扶老人过马路,时间也得花费不少。

    虽然两界时间流速难以确定,但林清羽保险起见,还是让菩提暂且暗藏观中,等自己回去再说。

    而来到这乌头山之前,林清羽已是做了三件好事了。

    第一件林清羽帮助客栈击退了来上门勒索的混混,也就是之前那些被林清羽施加了霉运当头符的人,而且是帮人帮到底的让那些人日后都不敢在行勒索之事。

    第二件事,则是帮助一位病入膏肓的男子医治好了顽疾,不至于让其自家人失去了顶梁柱,事后收获了其一家老老小小近十口人的无尽感激。

    第三件事则是帮助一位蒙受冤屈之人在众人面前洗脱了嫌疑,得证清白。

    而要做的第四件好事却是上山清理山贼。

    原本林清羽也单纯的以为这乌头山上的山贼可能都是一些生活所迫的贫民百姓,无奈之下才进山当起了山贼。

    不过在镇子上了解一圈之后,林清羽才发现自己很傻很天真,决定不能留着他们继续害人害己了,自己慈悲为怀还是送他们往生的好。

    而来到了乌头山之后,神识所见之景更是让林清羽怒气横生,眼中杀意抑制不住的往外迸射。

    山寨门口。

    当值得两个山贼正在懒洋洋的晒着太阳,一转眼就发现不远处一个身着淡青色道袍,手持宝剑的年轻俊美道人走来。

    看似走的极慢,却眨眼之间已经走到了二人身前。

    虽是山贼,但二人却也不是没有脑子,见这道士手提宝剑,一副来着不善的样子,其中一人连忙转身去寨子里面示警。

    林清羽倒是并未阻拦,如此也好方便自己解决。

    而剩下那人也是手握一柄钢刀,警惕的老者林清羽,喝道:“哪里来的野道士,来我们乌头寨有什么事!”

    林清羽淡淡的扫了一眼,冷冷说道:“做好事!”

    那人疑惑不已,但还未来得及继续追们,便见一颗大好头颅飞起,跌跌滚滚到了一边。

    山寨并不大,山贼也不过三十余人,那通报之人带着一些同伴回来时,正好看见头颅跌落,一个个却并未惧怕,反而激起了凶性,一个个恶狠狠的看着林清羽,拿着武器就上前试图攻击。

    一些凡夫俗子,林清羽还不放在眼里,仅凭黑水隐杀剑本身的锋利和自己的剑法,就送他们下了黄泉。

    而外面的动静则是惊动了更多的山贼,不一会,就见仅存的二十余人把林清羽围了起来。

    只听一个脸上带有刀疤,吊梢眉,三角眼的男子喝问道:“你这道士无缘无故上我这寨子挑什么事?杀了我的弟兄,就拿自己的命来偿还吧!”

    林清羽不为所动,冷冷笑道:“哦?你竟然还在乎什么兄弟的性命,是在逗贫道玩吗?别废话,动手吧!”

    那带头大哥样的人见林清羽一言不合就要动手也是愤怒不已,但自身还是小心的退后,只吩咐手下的杂鱼上前。

    只是结果却让人绝望,不过片刻功夫,自己向来引以为傲的手下却仿佛土鸡瓦狗一般,连一会功夫都没撑到,就剩下自己一个光头大哥了。

    这伙人坏事做尽,就算林清羽有心手软也找不到借口,自是砍瓜切菜般的清理了了事。

    至于这带头大哥,林清羽在了解些事情之后自然是也不会放过。

    看着架在脖子上剑锋,山贼头子自然是一五一十把自己所做过得事情尽数交代清楚,有心私藏,但是看着遍地的尸体,也只能战战兢兢的如实交代。

    而后还有心求饶,但林清羽连说话的机会都没给就一剑把其了结了。

    第一次杀了这么多人,林清羽倒是没有什么恶心想吐的感觉,只是心中感叹,乱世之中,这种该杀之人如何杀的尽呢。

    不再多想,随手一道真火,点燃遍地的尸体,林清羽迈动步伐缓缓的向山寨内走去。

    毕竟,里面还有些可怜之人等着自己处理,这才是麻烦的。

    粗陋搭建的一派木屋之中,林清羽推门而入,就见一张大通铺之上横七竖八的的躺着七个未着半缕衣衫的女子。

    此刻都双目无神的望着棚顶,就连林清羽推门而入都未曾让她们回过神来,无奈之下,林清羽先帮他们盖上了一层被子。

    想起被自己所杀的那些山贼,还真是奸淫掳掠无恶不作,只是这手尾还得自己来料理。

    一道清心咒,一道回春咒,两个术法下去,总算让这几个已经麻木的女人开始渐渐有了反应。

    几个女人只见一位谪仙似的道长淡然的站在屋内,见几人清醒过来,温和说道:“山贼尽皆被贫道诛杀,几位可以放心了。”

    七个女人首先是不敢置信,一副呆滞的模样,但很快有一位女人开始嚎啕大哭,而其他几人回过神来也是跟着痛哭。

    想着几人压抑太久,林清羽却也并未制止,放任他们好好的释放一下自身情绪。

    片刻之后,几个女人都安静下来,却都是一副茫然的样子,无助的望着前方。

    但却仍有一位双十年华,眉间隐隐透着凌厉的女子很快反应过来,感激的向林清羽道:“多谢道长助我等苦命之人脱离苦海,大恩无以为报,唯有来生做牛做马再来报答道长了。”

    有人带头,其他几个人也都急忙的反应过来一齐向林清羽道谢。

    林清羽倒是坦然接受,随后淡然问道:“不知几位有何打算,若是想要回到城镇,贫道倒是可以送几位一程。”

    只听一位满脸愁容,身上带着道道青痕的女子悲苦说道:“被掳了来这地方,人也不干净了,回去还哪里有脸见人呢,不如死了一了百了。”

    听到这话,之前那凌厉女子却娇喝道:“放屁,本姑娘虽然沦落贼窝,失了身子,但行的正,坐的直,清清白白一个人,如何下面被捅了几次就不干净了!?”

    林清羽亦是颔首赞同道:“若真是想不开自寻短见,那才叫亲者痛仇者快呢。日后努力活着才是最重要的。”

    毕竟能活着谁也不想死,只是乱世生活不易,这些女子却也想生存下去,只是这并不容易。

    就见刚才那女子泣声说道:“只是我们大多是一些孤苦无依之人,又都是弱女子,如何能够活下去呢。”

    林清羽忽然转念一想,对她们说道:“几位若是不远返回家乡,倒是可以在这里继续落脚,虽然有些不快的回忆,但此地尚有些山贼余威,山中又无凶猛野兽,而且寨子里粮食也算充足,倒也比回去强些。”

    女子一听,虽然不情愿就在这个不愉快的地方,但一想却也是比外界要好,故而犹豫一下都点头答应下来。

    唯有那个凌厉的女子忽然下跪道:“恳请道长带小女子离开,小女子愿意时逢在道长左右,端茶送水洗衣扫地!”

    说完更是连磕了九个大响头,林清羽竟是躲闪不及,只得无奈皱眉道:“姑娘这是做什么,贫道也不需要什么服侍的人,你还是有话直说吧!”

    那女子长跪不起,恨声说道:“道长容禀,小女子屈苑婕,本也是官宦人家的女儿,只因奸臣当道,家中老父亲遭到陷害,累至全家尽皆入狱,小女子得家中侍女冒死顶替,得以逃脱,不想又入了贼窝”

    “而今乱世之中,小女子只奢望跟随道长习得一招半式,日后能够手刃奸佞,匡扶正义!”

    林清羽眉头一皱,淡淡说道:“你如今年岁大了,资质也不是顶好,现在开始修行,不过浪费时间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