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证道诸天之道尊 > 第六十章 屈苑婕只身赴郭北(求推荐票~求收藏!)
    屈苑婕虽然对自己三年达到养气境还算满意,但却仍旧每日不缀的苦修《碧月剑经》,一手剑法使得炉火纯青,三年来倒是在镇子上有了些侠名。

    林清羽有心快点摸清自己所处的时间线,又没想过太早暴露自己,故而见屈苑婕突破,数日之后稍作准备,就唤来她。

    来到医馆的会客之所,只见林清羽端坐于主位之上,旁边桌子上,摆放着三枚玉佩样的事物,屈苑婕不敢太过打量,低头恭敬行礼。

    “晚辈屈苑婕见过天心道长!”

    由于林清羽再三强调不许叫他老师什么的,屈苑婕便也就以道长称呼林清羽。

    林清羽看着屈苑婕,淡淡点头说道:“不错,三年就踏入养气境,基础也还牢固,倒是可以替贫道走一遭了。”

    屈苑婕连忙凝神郑重道:“道长尽管吩咐,晚辈定当竭尽所能为道长效力!”

    “你如今养气境的修为,只要不碰到官府的军队或是一些妖魔鬼怪,寻常江湖之人十几个人一起上对你也不算什么,已经可以行走天下了。”

    “贫道让你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去那百多里之外的兰若寺一趟,帮贫道了解些情况。”

    闻言,屈苑婕毫不犹豫的答应下来,却又疑惑的问道:“敢问道长需要晚辈打探些什么,可有什么需要注意的。”

    林清羽暗自点头,这屈苑婕但也算不笨,继续说道:“坊间传言那兰若寺已经沦落为鬼窝,时常引诱凡人吸食元气,血液。”

    “其中带头的是一位成了气候的榕树精,和几只女鬼。贫道由于有要事在身,近年内却是只能留在此地,故而,确切消息需要由你帮贫道去打探一下。”

    屈苑婕听完,却是并未露出惧怕退缩之色,反而雀雀欲试道:“弟子领命!只是只怕弟子修为不够,不能完成道长所托啊。”

    三年下来,林清羽也算摸清了此女性格,坚毅,稳重,有恒心,但却不失聪慧和精明。

    故而指了指桌子上的三枚玉符,轻笑一声说道:“收起你的小心吧,贫道岂能没有准备。”

    “贫道是让你去办事的,又不是让你去送死的。这三枚玉符分别为金龙护甲符,黑水荡魔剑气符,云龙遁身符,就送你防身了,每道玉符能用三次,使用方法你也知道,贫道就不在啰嗦。”

    “记住,你此次前去以打探消息为主,不必深入涉险,只消确认民间传言是否属实就好。另外贫道推算你有庄机缘在那兰若寺,若是碰到一个背着宝剑,留着大胡子的修士,就想办法就留在其身边修行即可。消息就用飞剑传书给贫道就好。”

    说完又取出一柄三寸长短,专门用来传讯的法剑,一通施法之后递给屈苑婕,并传授其使用方法。

    屈苑婕把林清羽的话自是奉若圣旨,牢牢记在心里,想着道长不愿收自己为徒却还想着给自己找师傅,真是天大的好人。故而暗自发誓,定要把林清羽的事办的妥妥当当。

    林清羽也是没料到,自己的一番甩麻烦的举动,引出另一场风波。

    而在屈苑婕出发前,林清羽也用六阶的六甲奇门为其推算了一番,虽然有些模糊,但还是能够看出并未有生命危险的,故而更是没有心理负担的准备开始做自己那十件坏事去了。

    在辞别了镇子上的相熟之人后,屈苑婕便带着些干粮,一人一剑的踏上了行程。

    为了方便行走,其更是做了起了女冠的打扮,一身黑色道袍,倒让其穿出了英姿飒爽之感。

    此次也算屈苑婕修行初成之后出门游历,其正好也想着一路上能够磨砺一下自身剑术,毕竟三年来她也只是偶尔能够教训些外来的流民恶汉,却是大材小用了些。

    不过镇子周围,由于这两年来有着林清羽和屈苑婕的威慑,还算平静。

    直到屈苑婕远离了镇子,在荒凉的官道上独自前行时,才会偶尔碰到一些不开眼的人送上门来供其练手。

    林清羽虽然想尽快了解兰若寺的情况,但到底也知道欲速则不达的道理,故而给了屈苑婕一年时间,一是让其再有些进益,二则也是想让其尽可能详细了解一番。

    镇子距离郭北县并不遥远,屈苑婕并未急着赶路,两日不到的功夫却也到了。

    屈苑婕原本以为就算世道不好,这么短的路途,也不会有什么太大的波折。哪里想到,两日之中,其竟然经历了大大小小近十场的争斗。

    一些游民土匪江湖浪人见屈苑婕一副女冠打扮却也掩盖不住其明艳的容貌,虽然身带宝剑,但却并未放在心,大多是恶向胆边生,色从心中起。

    对于这样的人,屈苑婕早已是深恶痛绝,心中杀意止不住的迸发而出,而那些人,又哪里是得了正宗传承的屈苑婕的对手,一个个尽皆化作了其剑下亡魂。

    屈苑婕经历了家破人亡,后有沦落之匪窝被辱,虽未沉沦于仇恨之中,却也性格变得偏激,此番又经历了争斗见了血,更是透露出一种生人勿近的感觉。

    当其还未到达郭北县之时,她那“碧月剑君”的名号却先传了过来。心中虽然有些微微喜意,但屈苑婕却也不是这种为了虚名的浅薄之人,随即便放到脑后,准备开始办正事了。

    虽然适逢乱世,但郭北县的繁华却也远胜林清羽所驻足的镇子。其中形势也自然更加复杂三分。

    而出于对所谓的“碧月剑君”有些好奇和轻视,郭北县的一些地头蛇也想着了解一下这么实力不俗之人来此所为何事,故而屈苑婕刚到郭北县,就被人堵上了门。

    冷冷的看着面前流里流气,提着武器的五人,屈苑婕漫不经心的问道:“为何拦我去路?”

    只见其中一个领头模样,扛着一把九环大刀的男子粗鲁道:“郭北县城南五虎,特来请“碧月剑君”回去喝杯好酒,谈谈感情。”

    这所谓的城南五虎自然不是什么有名的江湖人士,不过是郭北县的地痞流氓,侥幸学了些本事,和臭味相同的几人搭伙,欺压乡里罢了。

    只是虽然本事不怎样,但市井之中摸爬滚打那么多年,但不都是笨人,知道自己兄弟五人被推出来当炮灰来试探人家,总得带点东西回去,但不清楚对方实力却也不好得罪死了对方。

    只不过这五人那周身的气派,在屈苑婕看来就是欠教训,故而,见那人说完话,屈苑婕连话都懒得说,提剑就上,倒把那领头之人一肚子的话给堵了回去。

    这城南五虎不过是会些粗浅的拳脚功夫,虽然手持武器,但如何是苦修三年道门正宗剑法的屈苑婕的对手。

    不过片刻功夫,伴随着五人的惨叫,在屈苑婕并未下死手的剑下落荒而逃,看着地上血淋淋的五只耳朵,屈苑婕冷冷一笑,转身就走。

    而落荒而逃,一人失去了一只耳朵的城南五虎惨叫着逃到了一处气派的四进宅院,便开始哀嚎。

    不过院子的主人岂容人在自己家这样有失体统的惨叫,就听屋子里淡淡传来声音道:“都给我闭嘴!看样子你们五人是一无所获,还丢了点东西啊?嗯?”

    五人的惨叫戛然而止,只听那领头大哥惶恐道:“帮主,那小娘皮一言不说就提剑上啊,剑法又犀利,我们兄弟五人虽然尽力武与其周旋,但最终扔不是对手啊。”

    被称作帮主之人,好似不为所动,淡淡道:“哦?原来是这样,只是我也说过,你们无功而返的话。。。”

    还未说完,五人就惶恐的磕头求饶,连连道:“帮主饶命,帮主饶命,不要杀我们啊!”

    那帮主却呵呵一笑说道:“我什么时候说要杀你们了?人活着才用处更大嘛。”

    屋子内,只见那面容冷峻,嘴角带着似讥讽,似冷笑的黑色华服男子转头对其手下吩咐道:“带下去,别让他们死了。”

    随后又郑重问道:“多少个了。”

    其手下连忙恭敬答道:“回帮主的话,马上就快要凑够五百人了。”

    帮主面上闪过一丝笑意,随即快速隐去,但还是轻快地说道:“好!哈哈,如此,再凑一些人,就可以再次向黑山老爷献祭了。”说完也没注意到身边之人一闪而过的惊惧。

    随即眉头微皱,转而又问道:“那兰若寺可有什么动静”

    手下急忙回神,小心翼翼道:“那老树只能困足于一地,派些不成气候的女鬼勾引误入那里的凡人罢了,倒也安生。”

    帮主闭目养神之中,淡淡的点了点头,轻哼道:“那老树虽然一副唯黑山老爷马首是瞻的样子,纵然不能移动,但自持本事不俗,谁知道有什么心思,老爷让我们盯着些,那就一定要仔细看好,有什么动静及时禀报。”

    “黑山老爷近来有纳妾的打算,本帮主近日又忙于献祭之事,无暇他顾,你们再留心下那“碧月剑君”,若是合适,就将其请回来待嫁。”

    说完闭目不语,手下见状,自然知趣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