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证道诸天之道尊 > 第六十二章 剑斩女鬼激树妖
    玩味的看着趴在地上的女鬼,屈苑婕戒备想着,看你还能忍到什么时候,不过是寻常的冤魂层次的鬼物罢了,又能耍出什么花样。

    那女鬼小红趴到地上,心中的怒意和不甘就再也抑制不住。只想要快点撕碎了眼前的女子。

    这老榕树精座下的鬼物又哪里有真成气候的,不过多是些游魂野鬼,冤魂不过几只罢了,而且不明天数,不懂修炼,更何谈心性。

    只见小红面目狰狞,哪里还有之前那副柔柔弱弱的白莲花之状,怒目瞪着屈苑婕,恶狠狠说道:“敬酒不吃吃罚酒,本姑娘要你这死丫头好看!”

    屈苑婕提起宝剑,冷笑一声,淡淡道:“姐姐妹妹说的我腻歪,现在忍不住了?你怎么不装啦?接着装啊?”

    小红一惊,随即却毫不畏缩的妖娆笑道:“你知道?咯咯咯,知道还敢来这兰若寺,本姑娘该说你什么好?”

    懒得再与她废话,屈苑婕神色一冷,提起青锋剑快速的刺向小红。

    女鬼小红见状,只是不屑道:“花拳绣腿似的剑法也想伤到本姑娘?”

    随即水袖一舞,就向着屈苑婕的剑锋缠绕而去。

    却不知《碧月剑经》乃是碧游宫一位嫡传弟子参悟《戮仙剑经》总纲,结合自身感悟所创,碧月光辉之下,尽皆会被杀意笼罩。

    固然屈苑婕修为尚浅,但这道门正宗的剑法也不是一个小小的冤魂所能抵挡。

    就见那女鬼的水袖被剑锋一挑,就化作了碎片,缓缓的消散。

    女鬼小红惊慌之下连忙后退,惊惧的看着屈苑婕,裸露的两只莲臂之上,黑气一闪,袖子便重新出现。

    这回女鬼可是不敢轻举妄动,而是警惕着看着屈苑婕了,但仍不失底气的说道:“哼,就算能打得过我又怎样,姥姥法力无边,可不是你一个臭丫头能抗衡的,识趣的话就乖乖和姐姐我去见姥姥。”

    屈苑婕丝毫不为所动,并未迟疑停下攻击,那女鬼见状,虽然有心遁走,但实无机会,无奈也只好硬着头皮顶上。

    毕竟女鬼的一身本事都在勾引男人身上,遇到了屈苑婕也只能凭借自身鬼体的灵活诡变周旋。

    但随着时间推移,在被屈苑婕的剑法消磨之下,其鬼体竟是都有些虚幻。而虽然有心除掉女鬼,但屈苑婕除了三枚玉符确实还真没有办法。

    而为了对付一只小鬼就动用道长的手段,在屈苑婕看来难免有些大材小用,过于浪费。

    只是固然自己能把女鬼消磨致死,但谁知道这鬼窝里还有什么等着自己。不留点力气的话还不是任人宰割。

    最重要的是那老榕树精现在一点动静没有,谁知道憋着什么坏,自己还要戒备着以往万一,好随时逃命。

    女鬼小红的鬼体已经被屈苑婕虐的遍体鳞伤,连人形维持的都勉强,只能惊慌的逃窜,但每当其要逃走,青锋剑上就发出朦朦碧色宝光,凛然的杀意疼的她深入骨髓,惨叫连连。

    眼看着女鬼小红都快成了一缕青烟似的了,屈苑婕却愈发的戒备,果然,就听殿外传来一阵沙沙声,好似蟒蛇爬行一般。

    随着殿门的破碎,一条一人宽,看不见尽头的长舌头,流淌着着稀稀拉拉的莫名浊白粘液,悍然向屈苑婕袭去。

    屈苑婕不敢大意,知道自己不是对手,理应立刻发动云龙遁身符逃走,但感念林清羽大恩,有心为其多了解一下老榕树精的情况。

    故而一咬牙,奋起全身内息,催动青锋剑,冲着老榕树精的舌头就是一剑。

    只是老榕树精修为至少是玉液期打底,就算真身未至,仅来了一条舌头,也不是区区养气境的屈苑婕能够伤到的。

    就见屈苑婕飞去的弹射出去,跌跌撞撞滚到了一边,口吐鲜血。

    只听一阵忽男忽女,破锣般的声音传来,张狂道:“还以为是哪家的弟子来本姥姥这里踏青,不想竟是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丫头片子,还想仗着两手剑法斩妖除魔不成?况且还伤我座下侍女,既然如此,就留下给姥姥我当零嘴吧。”

    说罢,一阵狞笑传来,就见几根树枝根系蜿蜒着缠向倒在地上无力反抗的屈苑婕。

    屈苑婕只感觉浑身好似散架一般,知道再不离去自己恐怕就走不了了,正想催动云龙遁身符。

    却见被自己松手脱落的青锋剑骤然浮现一层淡淡的金光,在老榕树精还没来得及回过神来之时,就是一阵剑鸣之下,化作了满天飞舞的上百道剑光,一齐的斩向了老榕树精的舌头,树枝,根系。

    而且剑气还顺藤摸瓜,直接寻向了树精本体,虽然威力已然不足,但却牢牢的驻扎在了树精体内。

    虽然剑光绚丽,但屈苑婕却无心欣赏,连忙趁机拿回宝剑,催动符咒,化作一道白色遁光,在榕树精的惨叫声中飞走。

    林清羽虽然剑术境界连剑气雷音的层次都未达到,但依赖太乙分光剑诀本身玄妙,再以筑基圆满的修为施展,所布下的暗手,哪怕老榕树精修为胜过林清羽,也着实吃了不小的亏。

    不仅被斩去了不少的枝叶数根以及半截舌头,道门正宗的剑气更是在其体内肆虐。虽然凭借法力很快压制住,但林清羽无量混元真元所发挥的剑气又岂是那么容易对付的。

    所以老榕树精虽然把剑气控制住,但却驱逐不出体内,只能暗恨着咬牙切齿,被阴了这么一下,实力至少被削弱了两成,老榕树精本就丑陋的面容,更是黑成了锅底。

    看着一眼连人影都维持不住的女鬼小红,老榕树精目露凶光,恨声道:“废物!”随即便不顾女鬼虚弱的求饶声,剩下的半截舌头一卷,一口将其吞入腹中。

    出其不意的斩了老榕树精一剑,虽未伤及根基,但想来也能让其安生的休养一段时期。

    林清羽悠然起身,嘴含笑意,就连看窗外的月亮都觉得可爱。

    如今看来,自己倒算是来的早了些,如今都三年多了,这兰若寺里面还没有那个叫聂小倩的女鬼,就连燕赤霞也还没出现,却是有些出乎意料了。

    只不过这样也好,至少还有时间留给自己谋划,而且屈苑婕这次表现的倒是不错,看来有必要嘉奖一番,只是还是等等看其飞剑传书如何说吧。,毕竟自己并没有时时留意其情况。

    屈苑婕发动云龙遁身符之后只觉光芒一闪,瞬息千里般的快速飞离兰若寺,回过神来时,发现自己已经身处一处荒凉无人的村子。

    虽然浑身和散架似的,但屈苑婕还是强忍着警惕了四周,片刻之后发现并无不妥之后,才随便找了间屋子打坐疗伤。

    好在伤势并不重,仅仅断了几根骨头,些许伤了内腹,一番调养之后总算不再那么疼痛。

    思来自己来到郭北县三个多月,虽然一直忙于应付上门寻衅之人,但却也不是傻子,有人在背后推波助澜又岂会发现不了?

    虽然明面上看是几个本地帮派都有参与,但其中那黑山帮时不时的煽风点火,四处挑唆最是可恨不过。

    自己纵然有心探查兰若寺,但却不应该是这样被赶鸭子上架,屈苑婕月光之下神色冰冷,暗自发誓定要郭北县的江湖人士好看,特别是黑山帮那些小人。

    只是还是先行禀报道长要紧,随即取出传讯飞剑,言简意赅的说明了情况便触动飞剑飞回林清羽身边,自己则努力的回复伤势,准备杀回郭北县。

    而收到了飞剑传书,林清羽看完时不时点头,这屈苑婕倒是适合这种路子的修行方式,修为增长却是不慢。

    不过看到其随口一提的黑山帮,林清羽却眉头一挑,沉思道:巧合?看来自己也需要留心一下了。

    吩咐屈苑婕安心养伤,努力修炼,之后就留在郭北县历练即可,同时嘱咐他盯着黑山帮,但需多加小心,不要大意。

    毕竟若是真和黑山老妖扯上什么关系,只怕这个江湖帮派没有表面上那么简单。

    而林清羽自己既然摸清了大概得时间线,就更安稳的留在红尘中磨炼心性了。

    虽然赶不上剧情也没什么,但既然来的来了,总得看看能否趁机为自身谋划些好处,不然光是修炼的话,还不如留在白山观。

    如今自己那十件好事已经完成,十件坏事和十件随心所欲的事也各自完成了几件,而每次时候,内心皆是仿佛隐有所感,心灵似乎受到了一次次冲刷,但却总是差上那么一丝。

    知道死纠结着无用,林清羽便也顺其自然,不然钻了牛角尖,头发都白了还不能突破也是可能的。

    而且自己感觉也是走对了路,相信其余几件事情完成,定然不会一无所获。

    是而,兰若寺的事情告一段落之后,林清羽没几日便关了医馆,准备外出陆续完成剩余的事情,顺便打算亲自去那京城见识一下。

    毕竟那个老蜈蚣精可比兰若寺的榕树精强多了,让屈苑婕去还真怕肉包子打狗,而且有些事情自己去了才更好布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