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证道诸天之道尊 > 第六十三章 破庙之中藏古怪(求推荐票,求收藏)
    当镇子中人发现那位俊美道长不见了的时候,林清羽已经离开了大半个月了。

    原想着越离京城越近,路上应该越是平静才是,只不过这次还是出乎其意料,一路行来不仅路上逞凶的武林中人不少,偶尔竟还能碰到一些不成气候的精怪,鬼物。

    乱世之中,必有妖孽,还真不是说说,不过遇到了,林清羽自然是日行一善的随手解决了。

    虽然若是御剑飞行很快就能抵达京城,但林清羽毕竟是想着搞事情的,自然是一路低调行事,只做一般武林剑客打扮。

    赶了大半个月的路,离京城越近,隐藏在暗处的妖魔鬼怪就是越多,虽然大多都是一些杂鱼,但数量上已然不少。

    看来有着那慈航普度带头,什么东西都想趁着王朝气数将近之时分上一杯羹。

    到了后来,林清羽眼见已经杀不过来,索性就懒得管了,只要不在自己眼皮子底下犯事就好。

    不过这一路上倒也并非一无所获,一些犯了恶的小妖小鬼栽到林清羽手里之后,有些还是能给林清羽带来一些有用的东西的。

    其中就有几样品级不一的灵物,诸如一块成人拳头大小的烈阳石,一枚玄阴宝珠,一块雷击五百年的桃木,还有一小块惑心铜。

    此外还意外收获了一株药龄已达千年的紫霞蕴神草,着实让林清羽惊喜不已,毕竟这可是温养增进灵魂而无隐患的难得之物。小心的将其收好,只等回到白山观重新种下。

    不过虽然斩妖除魔看起来收获颇丰,但林清羽倒没丧心病狂为了好处到见妖就斩,见鬼就诛的地步,一些真正潜心修炼,意图正果的异类林清羽也报以宽容的态度。

    不过灵物虽然不少,但天材地宝却连个影子都没看到,想想《道经》中记载的那些本命法宝所需的材料,林清羽一阵头大。

    《道经》之中,本命法器的选择自是不少,诸如混沌幡,太极图,诛仙四剑不说,想也不要想。

    此外还有混沌阴阳剑,九天元阳尺,紫金八卦炉,天地玄黄玲珑宝塔,河洛天书,八卦如意仙衣,混元金斗等等。

    自己虽然意指先天五太,符合自身道路的却也不少,不提先天五太分而炼之的五种五太之宝,五太合炼的就有五太先天旗和无量混元宝镜。

    而上面所说的那些本命法器所需要的材料至少都是高品级的天材地宝,所用玄之又玄之物也不在少数。

    林清羽固然眼馋,但却只能走一步看一步,能碰到哪样本命法器的材料就选哪样,当然能够贴合自身最好,

    这也是散修的坏处,若是大宗门弟子,祭炼本命法器的时候,门派通常都会提供一些帮助,哪怕有时候只是讯息,若是有个好师傅的话,更是能省不少的精力和时间。

    林清羽孤家寡人一个,自然只能靠自己了。所以林清羽便打算突破到玉液期之后就尽快前往中州,毕竟那里的条件远不是白山县能比的。

    虽然林清羽有心苟到玉液圆满,但那时候恐怕连材料都寻不到一件。就算是寻到了,炼制成功后也怕是跟不上自身境界。

    想想自己若是金丹都成了,还拿着八重天都未圆满的本命法器对敌,也很是凄凉。

    所以穿越到其他世界的时候林清羽却也是不忘留心一些材料的,有些就算自己用不到,也能用来与人交易。

    就像这次这株紫霞蕴神草,若是林清羽自己不拿来用,而去与人交易还是能够换来一件不错的天材地宝的。

    更何况其还是一种丹药的主材,林清羽还打算将其移植回去,取些种子,看看能否繁衍开来,日后也好炼丹,价值更大。

    不过这些都是回去之后要考虑的,要下还是先到了京城再说吧。

    只是眼看着已经天黑,林清羽可没打算黑灯瞎火的赶路,故而看到一座破庙,就打算进入落个脚,天亮再说。

    不过法眼之中,这个小破庙可是不太干净,林清羽看着匾额墙将军庙三个大字,似笑非笑,摇头迈入其中。

    只见破庙之中几伙人早已先林清羽一步在此歇脚,林清羽推门而入时,众人不禁抬头望来。

    就见夜色之中,一身着淡青色道袍,头戴竹冠,背负宝剑,样貌俊美不似男子的年轻道人飘然而入,都警惕的握紧武器,发现并无其他举动后便各自闭目养神,不再理会。

    林清羽自然已经把庙没情况打量了一遍。

    只见共有三伙人,一伙为四人组成的队伍,做寻常的江湖侠客样,手里拿着各样的武器,在互相小声嘀咕着什么。

    一伙为一对夫妻打扮的人,带着个小男孩,男子在闭目养神,女子也是哄着孩子睡觉。

    另一伙则是独自一人的锦服剑客,眉间隐隐带着倨傲和执拗,扫了林清羽和黑水隐杀剑一眼就不再理会,转而去擦拭自己的大宝剑。

    林清羽旁若无人的走到了一处还算干净的地方,离那剑客不远。

    而在林清羽走近之后,那剑客虽未抬头,但却能感觉其骤然警惕起来,擦拭宝剑的动作也缓慢不少。

    不在意的一笑,林清羽亦是淡然坐下,只做调息状,也没去管众人反应。

    由于还未至深夜,虽然大家都是一言不语的样子,但真正睡着了的恐怕也只有那个小男孩了。

    庙内共九人,却还有一个不是人的,林清羽自然是为了那东西而来,毕竟是第一次见,虽然实力不强,但难免有些好奇。

    所以林清羽一直收敛气息,只是神识隐晦的关注着破庙中供奉的泥塑神像。

    神案上贡品不过是一些简单的野果干粮罢了,想来是这些人里不知谁放的,图个心安,香炉中几根残香已经仅剩点点火光,随着阵阵夜风吹过,一闪一闪好似谁在眨眼睛。

    而狭小窗户照射进来的残破月光更是把神像的脸隐藏在阴影之中,仅仅照射到了其躯体,但是显得几分阴森。

    随着夜深人静的到来,众人却是都感觉到一阵阵的困意袭来,挡也挡不住似的。

    林清羽只感觉一阵微弱的波动之后,一股力量作用到自身,竟是感到睡意,心中哂笑,贫道特意来了,你这是要让我睡觉?

    但却任由那股力量施加于身上,随即装作睡着了的样子。

    而其他人,就算是武林人士也抵挡不住邪祟手段,自然没有例外,一个个睡得香甜。

    不过据林清羽观察,那青年剑客却是坚持了好一会,但也算不错。

    随着众人的入睡,就见阴暗的将军庙内,神像之上忽然飘出一缕青烟,随后落在地面,化作了一个獐头鼠目,猥琐至极的黄衣人影。

    月光之下,这人影虽然不够凝实,但却还算清晰可见。

    只见其先飘至庙外,对着月亮掐动手印,勉强的接引下一缕太阴光华吸入口中,随即闭目炼化,而后又如此三次才算结束。

    返回庙中时,其身体竟然有了些微的进步,不过却散发着微微的寒意,只见其飞快靠近四位江湖侠客,贼兮兮一笑,就见其猛然从四位侠客口中吸出了四道白气。

    林清羽就感觉那四人顿时萎靡了几分,但睡的却更沉了。

    随后那人又走向那对夫妇和小孩子,在林清羽以为他要一家三口都不放过的时候,却是没想到他仅仅吸取了夫妇二人,略过了小男孩,不禁暗自点头。

    在那人看来自己这庙里,阳气最足的自然是那年轻剑客了,因此当走到剑客跟前时,那人的表情都叫林清羽直起鸡皮疙瘩。

    就见其用力一吸,一股远胜之前,粗壮很多的阳气就被其吞入腹中,随即舔了舔嘴唇,露出了满足的表情。

    而剑客到底不凡,因此惊醒过来,却因伤了元气,意图拔剑,却只能无力再次的昏睡了过去。

    那猥琐之人不屑一笑,随后走到林清羽跟前,自语道:“正餐用过了,吃点零嘴也是不错的,嘿嘿。”

    随即探头,就要那么一吸,只是刚一转头,就骇然发现,眼前的道士一双明亮的眼睛,正戏谑的看着自己,口中说道:“贫道怕你吃了零嘴胃穿孔呢!”

    那人惊慌之下连忙退后三步,话都不敢答,抱着头,就要钻回神像躲起来。

    林清羽不禁失笑,阳气都敢吸,怎么现在胆子这么小了,不禁无语,淡淡道:“躲?躲得掉吗?再不滚过来,仔细贫道把你炼了!”

    话音刚落,就见眼前一闪,那人已经跪在面前不住地磕头求饶:“大王饶命,大王饶命啊。”

    林清羽眉头一皱,喝道:“贫道像哪门子的大王,要叫仙长!”

    那人闻言,连忙改口:“是是是,仙长饶命,小的再也不敢了,小的可没害过人命啊。就是偶尔吸取过往行人的一些阳气啊,小的可是好妖,啊,不对,现在是好鬼了啊。”

    林清羽撇了一眼眼前的人,似笑非笑说道:“不应该是好“神”吗?嗯?”

    那人一哆嗦,战战兢兢回道:“小的不知仙长在说什么啊?”

    林清羽骤然清喝道:“大胆,还不快和贫道如实招来,是等贫道亲自搜魂炼魄吗!”

    随即,已然九阶术法层次的掌心雷运转,雷光之下,那人只觉林清羽俊美的面孔,显得是那么的狰狞。

    欲哭无泪之下,只能有气无力的快速向林清羽说明了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