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证道诸天之道尊 > 第六十四章 夜色之中话慈航
    这人嘴皮子倒也利索,一番威胁之后,噼哩吧啦的倒豆子一般,把自己的老底都是交代的一清二楚。

    随后便谄媚的笑着,小心翼翼的看着一脸淡然的林清羽。

    ......

    只是林清羽却是想不到此番自己好奇之下竟然还能收获不小,倒也算意外之喜。

    这黄衣之人本是黄鼠狼成道,侥幸踏入筑基期之后便跟随一位名唤啸月大王的玉液期狼妖。

    原本倒也风光无限,凭借其头脑很快在啸月大王座下占据一席之地。

    只可惜,慈航普度那老蜈蚣精占据国师之位前,还叫做百足大王,因修为需要突破,却积累不足,丧心病狂之下就盯上了主修太阴之力的啸月大王。

    啸月大王刚刚突破玉液期没几年,固然有些本事,又哪里是积年老妖的对手,一番摧枯拉朽的战斗以后,自然是连皮带肉都进了老蜈蚣精的肚子了。

    啸月大王麾下的一众小妖,自然是死的死,散的散,这黄鼠狼是那啸月大王的心腹,难免被老蜈蚣精手下格外照顾些,勉强逃脱出来,也仅剩一口气吊着。

    半死不活的逃到了这个破旧将军庙,苟延残喘没几日,就咽下了气。

    原本以为自己难免遭受轮回之苦的黄鼠狼发现,魂魄离体之后,庙中神像隐隐传来一股莫名的吸引力,下意识之下,就操控自身,一头撞进了神像。

    当其醒来后就发现,自己魂魄之中多了一枚玄奥的符箓,自己竟然机缘巧合的成了这将军庙供奉的神祇。

    只不过毕竟修为有限,又是妖怪出身,这么些年下来也不过是把那符诏炼化了三分不到,能够勉强维持身形,在将军庙附近自由活动罢了。

    林清羽听完,微微点了点头,怪不得此处阴气,妖气,还有香火之气纠缠不清,原是如此。

    只不过不得其法,这黄鼠狼想把符诏彻底炼化那可有的磨了。

    故而微微一笑,对黄鼠狼说道:“贫道观你气息,从未害过人命,但也算纯良好妖,更有幸得神道符诏,成就半个神祇之身,机缘倒也不错。”

    “你再细细与贫道说一下那慈航普度的事,贫道若是满意,就帮你一步登天炼化了这符诏,如何?”

    那黄鼠狼喜出望外,瞪大眼睛看着林清羽,迫切道:“道长此言当真,好,好,小的这就与道长说来。”

    “那慈航普度,也就是百足大王原本不过是一只开了灵智的五百年蜈蚣精,连化形都难,只是后来偶然间遇到一条重伤垂死的蛟蛇妖王,偷袭之下,凭借自身毒素,把那蛟蛇害死,吞噬其一身血肉精华,自此修为突飞猛进不说,更获得了一丝龙族血脉。”

    见林清羽听得认真,不敢停顿,继续快速清晰地说道:“后来那慈航普度不知道从哪里得来了一部佛门八部天龙真身的修炼方法,更是气焰嚣张,四处残害带有龙族血脉或是能够提升其修为的同族。”

    说到这里眼里更是带着后怕和愤恨,但随后却疑惑不已道:“只是后来小的困于此地,听闻那老妖竟然当起了什么国师,还改名叫了慈航普度。”

    林清羽没理会其疑问,而是问道:“那老妖当年修为如何?”

    黄鼠狼不敢迟疑,连忙道:“当初攻打我们大王的时候就已经是玉液后期的妖怪了,如今想来不说结了妖丹,玉液圆满也是有的了。”

    眉头轻皱,林清羽纠结想到:就算自己突破到玉液期,对上玉液圆满的妖怪倒有可能,结了丹的,有点悬啊。

    不过一切还是得等到突破了之后再做决定了。

    再者也未必需要直面老妖,目前来看这老蜈蚣精一门心思化龙呢,不然也不会丧心病狂之下肆意杀害那么多龙裔,还胆子大到窃取王朝龙气修炼。

    那黄鼠狼见林清羽皱眉,小心说道:“道长,小的知道的就这么多了,毕竟这么多年只能困在这里,新进的消息却是不足呢。”

    林清羽淡淡点了点头:“嗯,贫道还算满意,自不会食言而肥。”

    黄鼠狼听完,自是高兴的连忙跪下,叩首:“多谢道长恩典,多谢道长。”

    摆了摆手,林清羽看着黄鼠狼,淡淡说道:“不过贫道有言在先,若是你日后有残害生灵,欺压百姓之事,贫道可是不会放过你。”

    “还有那吸食阳气的事也不许再做,不然,被其他道友看到,不放过你的也是大有人在。”

    黄鼠狼哪有不听的道理,自是连连点头,一口答应下来,毕竟有正道不走,谁去走邪路呢。

    黄鼠狼炼化符诏进展缓慢一是修为不够,二则也是气息不正,这么些年也不过是一点点软磨硬泡,才炼化了那么一点。

    故而淡淡对其说道:“先把符诏与贫道看看。”

    黄鼠狼毫不犹豫的递了过来,林清羽暗自点头,随即便关注起眼前的繁琐符箓。

    一枚不过成人掌心大小的白玉符箓,上面绘有道道玄妙云纹,正中则书有从八品鹤鸣山巡山将军之神位几个字,散发着微弱的红光。

    林清羽催动自身真元,很快就把黄鼠狼占据的符箓纳入自身掌控,只觉一股莫名的力量加持于一身,略微有着稍强于筑基初期,却不到筑基中期的感觉。不过却有些虚浮,想来是香火不足的缘故,若是香火鼎盛的话想来极限应该能达到筑基圆满的层次。

    并未细细感受,林清羽临仅是用自身真元洗练了一遍符诏,就退了出来。随后就用水火炼度之法帮黄鼠狼净化了一遍魂体。

    最后花费了近一个时辰,才帮其把这符诏炼化。

    掌控了符诏之后,这黄鼠狼也算是正式的巡山将军了。

    如今看其鬼神之体,已与常人无异,肉眼凡胎是一点都看不出来什么的,而且凭借香火之力也可以做到白日现形了。

    黄鼠狼感恩戴德的长跪不起,恭敬道:“多谢道长大恩大德,小妖无以为报!”

    林清羽淡然说道:“不必如此,这是你应得的,贫道不过顺手为之罢了。当需谨记,身为神祇的职责才好。”

    黄鼠狼并未起身,继续恭声应道:“谨遵道长教诲。”

    林清羽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微微一笑问道:“对了,你可有名字?”

    黄鼠狼羞赧道:“回道长,之前同僚们都唤小的军师,却是没有名字。”

    眼带笑意,林清羽随意似的说道:“既然如此,贫道就送你个名字,你看黄胜之可好。”

    黄鼠狼听了,哪敢说不好,再者,他也觉得这名字不错,故而欢喜不已,激动道:“极好,极好,多谢道长赐名!”

    微微点了点头,林清羽淡淡对其说道:“好了夜深了,黄将军归位吧。”

    眼看着黄胜之回到神像,林清羽环视一下众人,随即便闭目养神不提。

    ......

    次日清晨。

    庙中众人醒来,只感觉浑身无力,虽有些古怪,却也只当没休息好,只有那剑客,迷糊记得昨晚的事,醒来以后就怒目而视,打量着四周。

    见林清羽一副神完气足的样子,锐利的眼神看向林清羽,喝道:“你怎么没事?”

    看着剑客咄咄逼人的目光,林清羽悠然一笑,温声说道:“贫道一夜好眠,能有什么事?这位碰朋友一大早火气这般大,要不要贫道给你把把脉开服药也好。”

    听了这话,剑客差点气的七窍生烟,想想自己昨夜那般无力,等于是任人宰割,生死不由自己,现在回想起来还是后怕不已。

    眼见眼前的牛鼻子一副没事人一样,又如何能够不起疑,就算没他什么事,自己的一股火气也得释放一下,理智什么的,打过再说。

    故而果断拔剑,冲着林清羽面门劈来,脚下一闪,林清羽飘然避开,无奈说道:“哎呀,你这人好不讲理,怎么还打人。”

    其他人见状早就避开,虽然也奇怪为何就这道士自己神采奕奕的,但既然有人出头,就也乐的一边看戏。

    那剑客怒喝道:“牛鼻子废话忒多,再不拔剑就晚了。”

    林清羽继续温和说道:“呀,还来!刀剑无眼,伤了花草树木总是不好,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呢?兄台你肝火太旺,还是贫道帮忙看看吧。”

    一通话下来,把剑客听得面上青筋暴起,狂躁不已,只是一味的攻击林清羽。

    只是到底损失了大量阳气,剑客虽不至于手软脚软,但也后继乏力,只能无奈的停下来,瞪着林清羽直喘粗气。

    林清羽笑眯眯说道:“你看这样多好,安安静静的商量,也省些力气,还免得被其他朋友见笑。”

    剑客冷眼扫了一下四周,着重看了一眼四位江湖侠客,随后冷哼一声才重新抱剑坐下。

    只是还是不甘心,却并未动手,而是倨傲问道:“昨晚那东西明显不是寻常,你这道士好本事,竟然没事,哼哼。”

    其他几人也早已好奇不已,更是担心自己的情况,此刻也按捺不住,就听带着小孩的那个男子说道:“在下宁峰,不知可否告知一下昨晚到底发生何事,致使我等尽皆虚弱不堪。”

    那剑客不耐烦的说了一通,众人一片哗然,直觉一阵后怕,毕竟那可明显就不是什么好东西。

    此时也都是看向没有什么状况的林清羽,一副就等他说话的样子。

    那四位侠客倒是有心威逼,但刚才见连武功明显高于自己等人的剑客都碰不到林清羽衣角,想想还是算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