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证道诸天之道尊 > 第六十五章 纯阳仙诀授采臣
    林清羽见众人都静等自己解释的模样,只好“无奈”说道:“罢了罢了,贫道看,不说点什么,大家也是不会安心的。”

    眼见那剑客又要说什么了,林清羽没墨迹,继续说道:“昨夜贫道正在打坐诵读道经,却只觉一股浓浓睡意袭来,挡也挡不住,意识早就模糊了。

    后来朦胧之间只见一道身影在面前正要做什么,却仿佛听见一声威严大喝说道“孽障,尔敢!”,顿时就被惊醒过来,就看见一只野狗大小的黄鼠狼正被一道面相威严的身影压制着。那身影见贫道醒来,就说自己是这将军庙供奉的巡山将军,外出巡视山头,回来发现有妖孽害人,故而出手相助。随后那巡山将军便带着妖怪消失了。”

    众人听完,尽管虽然仍旧有些疑惑,但却也放下心来,至少眼瞎看自己已经无事了。

    那妇人更是拉着自己的丈夫和孩子连忙又给黄胜之扣头上香,感谢救命之恩。

    见状其他四位侠客也是随波逐流跟着祷告了一番,至于信仰,自是谈不上了,不过略求心安罢了。

    至于剑客,林清羽说完之后只是冷哼一声,在那闭目修养,也不知是信了还是不信。

    而在略吃过一些东西之后,四个侠客便急匆匆最先上路了。

    那夫妇二人因为带着孩子,倒是出发的晚些,而那小男孩不过七八岁年纪,一觉醒来,自是好动些,剑客一副生人勿近的模样,小男孩也没胆子靠近。

    见林清羽气质飘然,态度温和,自然早已按捺不住好奇,趁着父母不注意,悄悄跑过来,好奇的望着林清羽,脆生生说道:“漂亮道长,你这么好看,是女孩子嘛?”

    听到这话,林清羽原本笑眯眯的表情一滞,气结,这是谁家的熊孩子?

    不过这么大的人了,林清羽总不至于和个小孩子计较,淡然一笑道:“小朋友乱说话小心屁股挨巴掌哦~”

    吓得小男孩捂住屁股,连忙退了几步,不过随即反应过来是在逗自己,又大胆的问道:“道长,道长你去哪里啊?”

    那夫妇二人叫这边情形,就要带孩子回去,宁峰向林清羽歉然道:“道长见谅,这孩子被我们宠坏了,不知分寸。”

    转头训斥道:“采臣,还不向道长赔罪。”

    采臣?宁采臣?!林清羽眼睛一亮,不禁仔细打量了一番,确实生的还算眉清目秀,眼中聪慧之色掩盖不住,而且观其气运却是远胜常人,确实像日后能做出一番“大事”的人。

    故而不在意的摆了摆手道:“童言无忌罢了,再说贫道去那又不是什么机密之事。”

    随后温和笑道:“小采臣啊,道长我是要进京城,你这要去哪里?”

    宁采臣还未来得及搭话,其父亲宁峰就答道:“回道长,我们一家是要回老家钱塘,如今也准备启程了。”

    说完就一拱手,随后带着宁采臣回到了妻子那边。

    林清羽不禁一阵无语,怎么感觉这宁峰迫不及待的想离自己远远的呢。

    只是冲他那日后敢曰鬼的儿子,林清羽也不能让其如了意。

    是而,林清羽朗声叫道:“还请先行留步!”

    宁峰脚下不由一顿,将宁采臣护在身后,警惕的看向林清羽,疑惑道:“不知道长还有何要事,我们一家也要启程赶路了。”

    林清羽神情郑重,“认真”道“:贫道修行多年,于卜算之术上还算有些本事,无意中发现令郎日后有一场大劫,还需早做防范才是。”

    宁峰眉头紧皱只把林清羽当了神棍,但却也不敢一点不信。

    之前这道人说了一通,虽然算是把昨晚的事解释了,但到底怎么样只有他知道了。

    索性倒也无事,便想着早些上路,离这道士远些。

    但这道士若真是个有本事的,话又不能不信,毕竟事关自己的骨肉。

    朝堂混乱,自己芝麻大的小官受到牵连,虽未伤了性命却也只落得白身,竟连护卫仆人都不能带上一个。

    若不是自己的妻子当初也是一个武林侠女,有些不错的功夫,只怕没到家乡就暴尸荒野了。

    见这道士言语郑重,虽然不敢全信,但却也不敢不信,再说,于自己最重要的也就是这个三口之家了,也不怕这道士图谋个什么。

    故而虽然心中防备,但却也停下脚步,认真询问。

    林清羽一副慎重的样子,看着夫妇二人说道:“贫道方才推算了一下,比劫应在十二年后后,现在提早做防范还是来得及。”

    此刻那宁母也是一副急切的样子,只道:“道长还请说一下到底什么劫数啊?不然我们心里也是没底。”

    林清羽一副眉头微皱的样子,看着宁采臣说道:“依贫道推算,小采臣日后命犯邪祟,轻则有损寿数,重则命丧黄泉啊,但具体情况贫道修为不济,却是不甚清楚。”

    夫妇二人急道:“这可如何是好?若是命犯小人倒还好,这。。。我们也无计可施啊。”

    宁峰也是眉头紧皱,但也还没急得失去理智,看向林清羽郑重行礼道:“道长既然叫住我们,想来心中已有计较,还请道长明言,我们一家感激不尽。”

    林清羽也没有犹豫,淡然一笑道:“既然命犯邪祟,那就学些本事,将来也就不怕那些东西了不是吗?”

    听到这话,宁峰苦恼道:“道长所言忽然有理,只是那些有本事的高人向来神龙见首不见尾,哪是我们这等凡夫俗子能够见到的。”说完还连叹了几口气。

    这是却见那宁采臣窜了出来,等着一双明亮的眼睛,冲着林清羽行礼说道:“漂亮道长哥哥,还请传授采臣本事,采臣想长长久久侍奉父母,不想让父母担心。”

    见此,其父母也福至心灵般的意识到了什么,连忙拉着宁采臣下跪行礼,恳求道:“还望道长慈悲,传授采臣一两分手段,躲过将来劫数也好。我们一家定当为道长立下长生牌位。”

    林清羽淡淡一笑,温声说道:“仙道贵生,无量渡人,贫道自然不会袖手旁观,长生牌位什么的也就罢了。”

    “贫道观小采臣也是有慧根的好孩子,到时候遭了劫数,自是于心不忍。”

    眼见夫妇二人露出惊喜之色,林清羽话不停歇继续说道:“贫道有吕祖秘授真传《纯阳仙诀》一部,修炼有成之后不说飞天遁地,长生久视,一些山野精怪,游魂野鬼自是不足为惧。”

    宁峰夫妇二人惊喜不已,但到底还有些理智,只听宁峰迟疑道:“如此价值无量的仙法,如何就传授给我们采臣呢。”

    林清羽一笑,随后说道:“贫道自然知道法不可轻传,此番也仅是《纯阳仙诀》的基础篇罢了,不过修炼之后也是威力不凡。”

    随即想到了什么似的,林清羽随意道:“不过此功法有个限制就是,修炼有成之前不可破身。而以采臣的资质嘛,最多不过二十年就能够有所成就。”

    听到这话,宁峰还好,宁母却有些犹豫,想说什么却还是一咬牙同意了,毕竟仙法不是大白菜,哪容得自己挑三拣四。

    夫妇二人没有异议,小采臣自然更没话说,故而林清羽唤过宁采臣到跟前,冲其额头一点,加了林清羽一些私料的《纯阳仙诀》到筑基境界的部分和一些知识就传到了宁采臣的脑袋里。

    宁采臣只觉脑海之中多了近万个小字,直涨的脑袋发涨,而且有些字自己认得,但连起来却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林清羽见宁采臣微皱的小脸不觉失笑,转头对其父,宁峰说道:“孩子还小,仙法晦涩,回去让其多读些道经,勤加修炼,时候方可化解劫数。”

    夫妇二人,见了林清羽非凡的传功手段,早就已经深信不疑,故而都是郑重其事的应下。

    微微点了点头,林清羽温和道:“二位归乡心切,也早些启程吧。”

    一番感激涕零的客套之后,二人就带着还有些脑袋发涨的宁采臣踏上了回乡的路。

    目送一家人上路,林清羽不禁思绪万千,实在想不到在此遇到了这倩女幽魂的主角,观其气运也确实不凡,而且天资聪慧,资质尚可,故而灵机一动,顺手布置了一招闲棋。

    到时候倒是想看看宁采臣会法术黑山老妖能不能挡得住?吕祖的纯阳仙剑对老妖那类异类可是有着不小的克制。

    而且,自己还在《纯阳仙诀》里面做了一些细微的改动,日后总有用处。

    宁采臣资质不错,若真是努力修炼,十年筑基还是有可能的。

    林清羽想的出神时,那剑客却突然道:“你们这些人,惯会做些装神弄鬼之事?”

    听了这话,林清羽无辜道:“贫道所言句句属实,这位朋友可别诬陷人。”

    剑客冷哼一声,说道:“我也不管你是不是骗人,只和我比试一下剑法,而后我们便就此别过,我还要去寻人呢。”

    无奈一笑,林清羽苦道:“哎呦,贫道都说了,刀剑无眼,打打杀杀不好啊。”

    那剑客怒目而视,喝道:“婆婆妈妈跟个娘们似的,好老娘们都比你痛快,别废话,比是不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