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证道诸天之道尊 > 第六十八章 郭北县中碧月阁
    不说林清羽在离都城里闹中取静的修行,屈苑婕一个人倒是把这郭北县给搅得天翻地覆,直叫那些武林中人后悔去拨弄这个疯女人。

    当初在兰若寺重伤遁走之后,屈苑婕养好伤之后愈发的刻苦修炼,发誓要自己找回场子。

    其资质虽然一般,也过了修炼的最佳年龄,但架不住其性子坚韧,对自己够狠,此番更是耐下心来想着增强些修为再回到郭北县寻那些人算账。

    故而在荒村养好伤之后,见那里僻静,屈苑婕就决定把那里作为自己的落脚之处。

    村子距离郭北县不过数十里路程,以屈苑婕的脚力倒也不远,而且附近有座小山头,里面也是还能寻些吃食草药,也不会耽误了修行。

    养气阶段本就是和注重积累的过程,只要资源充足,方法得当很快就能够圆满。

    屈苑婕除了能够从山里采摘一些草药用来修炼外,还大胆的潜入郭北县,硬生生的从一个对自己出过手的小帮派那里抢出一些资源,在他人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就一路绝尘的顺利脱身了。

    一个小的江湖帮派虽说没什么好东西,但供养屈苑婕一人短时间内修炼,却还是绰绰有余的。

    故而,当几个月后,屈苑婕高调的再次出现在郭北县的时候,其修为俨然突破到了养气圆满的层次,只待摸索经脉,就能够化内息为真气,踏入通脉境界了。

    不过《碧月剑经》本就不是依靠一位静修就能突破的功法,屈苑婕也是心中憋着股气,早就按捺不住跃跃欲试的心了。

    而当郭北县的人发现那“碧月剑君”竟然明目张胆的回到郭北县一个个都是怒不可遏而且也有些不可思议。

    那兰若寺的凶险可不仅是说说,有多少血淋淋的例子摆在那里,现在这些人只怀疑眼前的这个女人是人是鬼,倒是有些犹豫不前。

    屈苑婕不禁一阵无语,自己都来了,这些人不应该是迫不及待的找自己了结恩怨吗?现在怎么一副婆婆妈妈不敢动手的样子。

    不过既然来了,自己总不能连个热身都没有,就这么散步似的回去吧。

    故而屈苑婕兜兜转转,来到了被自己洗劫一空的那个名唤“猛虎堂”的小帮派,一副目无余子的倨傲模样,淡淡说道:“本姑娘前阵子从你们这里借用了一点东西,此番前来特意报答各位。”

    那猛虎堂的门房闻言,一下子就想到了前阵子帮派仓库失窃之事,只是想不到,竟是这个女煞星做下的。

    见屈苑婕还没有动手的意思,自是连滚带爬似的进入禀报。

    没一会,就见一位身高八尺眼似铜铃却透着阴狠的男子带着一群手下气势汹汹的走出来。

    屈苑婕一看,好家伙,竟然还是追杀自己追的最狠的几人之一,拿了他些东西倒也更加的心安了。

    只听那人怒喝道:“碧月剑君,你这娘皮没死在兰若寺也不知道惜福,好生盘着,竟然还敢盗取我们猛虎堂宝库,真真是不把我们郭北县众位武林豪杰放在眼里?”

    闻言,屈苑婕不屑冷笑“武林豪杰?你还真会往自己脸上贴金啊,你哪里配啊。那么多人欺负我一个弱女子,分明是小人。”

    猛虎堂主怒不可遏,咆哮道:“气煞我也,气煞我也,弱女子?你这女人此番来此又是为何?我们这里可没什么东西让你拿了!”

    “哦?此言差矣,原本我也想着来感谢贵堂的物资,随即便离去,不曾想竟遇到了你,真真是人生无处不相逢啊。这下倒是有了想要的东西了呢。”

    一番话说的这猛虎堂主心底隐隐不安,皱眉狐疑质问道:“什么东西?”

    屈苑婕粲然一笑:“自然是堂主你那六阳魁首!”

    说罢,在一众猛虎堂人骇然的目光之中一剑取了其堂主的性命。

    猛虎堂帮众一个个吓得都要四散而逃,屈苑婕柳眉一挑,淡淡说道:“谁敢再迈一步,我就断其一肢,迈出五步,我就断其五肢!”

    直到看众人吓得瑟瑟发抖,却脚下坚定不敢移动,才算满意的点了点头,说道:“都随我进来。”

    说罢,便带头进入了猛虎堂。

    于主位之上悠然坐下,屈苑婕淡淡的扫了一眼堂下战战兢兢,不敢吭声的猛虎堂众人,冷声说道:“从此之后,这里我说了算!”

    猛虎堂众人好似特意排练过似的,竟是并未迟疑,皆是恭声应道:“是,见过堂主!”

    “呦,你们倒是齐整,不过既然我来了,这里自然是不叫猛虎堂了,从此,这里就叫做碧月阁,而你们要叫我阁主大人,听清楚了吗,嗯?”

    女煞星凶威太盛,猛虎堂众人自是只能战战兢兢的又一起唤道:“见过阁主大人。”

    如此,屈苑婕脸上才算闪过一丝满意之色,不过看着这些人,屈苑婕就算不会读心术也知道,一个个的不知有什么心思呢。

    故而虽是临时起意,却仿佛早走准备似的取出一个瓷瓶,直视着众人说道:“这噬心散你们一人服下一颗,算是本阁主对你们的“奖赏”,日后表现的好了,自是好的,若是表现得不好...呵呵。”

    眼见这样,原本还心思各异的众人也只能无奈对视一眼,垂头丧气的一人上前领了一颗,在屈苑婕毫无感情的目光中一咬牙,愁眉苦脸的服下。

    看着面前无精打采的众人,屈苑婕还算满意的说道:“追杀我的自然是你们头头儿的过错,本阁主也犯不上和你们计较,日后专心办事,跟着我总比跟着那没出息的人强。好处自是也少不了你们的。”

    见众人还算老实,屈苑婕继续说道:“况且我功夫比你们高些,日后修行上有什么不懂的也大可以来问我,前提是你们让本阁主满意,知道了吗。”

    听到这话,下面的人眼中才算有了些光彩,仔细想一下却也想的通了,毕竟跟个本事更强的自是更好,不然向原堂主是的,一剑就被取了性命。

    故而倒也都开始放下心思,一个个变得热情起来,开始争着抢着表现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