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证道诸天之道尊 > 第七十二章 重返故地话兰若
    突破玉液期之后,林清羽也发现,自己对于三宝如意也能更进一步的操控,催动法力之下倒也可以勉强御使,而且不会像筑基期一样被抽干全身真元了。

    而且在与菩提沟通之时,还有些意外的发现,倒也算是个惊喜了。

    现在林清羽身具四门道术,虽然仅是达到了一阶的层次,但在玉液期修士中却也不是水货了。

    更何况,还有数件法器,对于林清羽实力的增幅同样不小。

    虽然林清羽来到了此方世界的目的已然达到,但若是这么回去,总是有些遗憾。况且,主世界那边的时间也并未过去多久,时间倒也宽裕。

    况且“天罡三十六法”中,林清羽意图修炼的的五行大遁这门道术,修炼时可以凭借五行属性的天材地宝加快进度,林清羽别的可以不管,总不能放着兰若寺那个千年榕树精视而不见。

    千年树精得道,其木心可以算作一种,若是良善之妖,林清羽自然不会如此,老榕树精嘛,林清羽是一来就盯上了的。

    而且十来年下来,屈苑婕在那边也不是一无所获,根据情况来看,那榕树精虽然踏入玉液期多年,但并未达到中期的境界。

    虽然对老榕树精下手的话,会不可避免的和黑山老妖对上,但林清羽修为已经突破,虽然心中忌惮,但却并不会畏惧。

    至于慈航普度,毕竟是金丹境界,虽然成丹品质不高,但却也不是现在的林清羽一个人抗衡的了得。

    默默再次与菩提交流一番之后,林清羽架起剑光就奔着金华府方向而去。

    如果说筑基境界全力御剑飞行的话,速度不过是日行近千里,那玉液期修士的速度则突飞猛进,达到了恐怖的近万里。

    故而这点路途,对于林清羽来说,可以算得上是转瞬即逝。半晌功夫不到,就已经看到了脚下林清羽当初驻足的小镇。

    距离兰若寺,不过百余里路程罢了,对于此时的林清羽,这点距离凭借神识,已经足以完全覆盖。

    故而,倒是可以先行观察一下寺内的情况再说。

    ......

    屈苑婕当初留在郭北县立下碧月阁,如今经过十年的发展,早已顶替了威风堂,成为了当地第二大帮派,足以与黑山帮分庭抗争。

    而其修为也在不久之前,凭借其毅力,成功的踏入了筑基的境界,更是领悟了三门还算不错的天赋小神通。

    不仅如此,到了筑基期《碧月剑经》这门上清一脉的剑术真正的威力也开始展现,屈苑婕也凭此,真正的在郭北县中站稳了脚跟。

    只不过原本以为能顺势铲平黑山帮的屈苑婕发现,却是小瞧了它。

    黑山帮主竟然也是一名真正的修士,只是之前一心忙着讨好邪神,无暇顾及屈苑婕。

    故而才让屈苑婕有机会成长,等回过来神时只能发现,二人不过旗鼓相当的罢了,

    自己虽然有黑山大王赐下的宝贝,但那女人也有几道不错的符咒,而且一身剑术也委实太过犀利。

    偏偏其还总是时不时的来寻自己的麻烦,直叫黑山帮的帮主头疼。

    屈苑婕这些年也是发现了黑山帮背地里做下的一些恶事,再加上当初其更是给自己下过绊子,以其性子自然是和黑山帮卯上了。

    而且其这些年也并未断了向林清羽禀报郭北县的情况,在了解了黑山帮的所作所为之后,林清羽也不禁怒从心中起。不过却还能克制得住,不像屈苑婕,直接硬钢,比林清羽还爷们。

    对于屈苑婕能够这么快就突破筑基境界,林清羽其实还是很意外的,虽然料定其突破筑基可能性很大,但却没想到其能在四十岁之前突破。

    如此看来,资质固然重要,心性却也不无影响。四十岁之前突破筑基的话,金丹不说,屈苑婕玉液期还是很有可能达到的。

    没想到自己顺手而为的一手闲棋竟能出乎意料成长,林清羽倒也老怀欣慰,不打算继续如此的放手不管。

    十年前林清羽留宿过的客栈竟然出乎意料的还在,只是看起来愈发的陈旧破败,只不过当林清羽走进去的时候,见到的小二却早已不是当年那个了。

    已经年近花甲的老掌柜听到有客人进门,就抬起头来准备迎接,却只见一袭淡青色道袍,背负宝剑,手持浮沉的年轻道长悠然迈进来。

    仿佛还不相信似的,老掌柜的急忙揉了揉眼睛,却仍见眼前的道长与十年前一般无二,俊美似女子,却气度非凡,不显女生。

    掌柜的不敢置信的颤抖道:“可是天心道长当面啊?别不是老夫眼花。”

    淡然一笑,林清羽温声说道:“正是贫道,十年未见,掌柜的身子可还硬朗?”

    “老夫自是不及道长啊,神仙似的人物,十年过去竟是一点未变啊。”

    说完,老掌柜一脸感叹的摇头说道。

    “皮囊罢了,掌柜的大可不必如此。只是不知当年那小二哥去了哪里。”林清羽淡笑问道。

    老掌柜见林清羽不愿多说,也知趣的跟着说道:“那小子见这没发展,出去做行商,三年前被山匪害了性命了。”

    说完,长长的叹了口气。

    闻言,林清羽不禁默然,但却也并未多说什么,只与掌柜说道:“贫道要借您这后院等个人,麻烦掌柜的让人不要来打扰。”

    “天心道长请用便是,老夫定当不让人去扰了道长的清净。”老掌柜恭敬的笑道。

    林清羽微微点了点头,淡笑道:“如此,贫道就在此谢过掌柜得了。”

    说完,便手掐法诀,口诵咒文,只见林清羽挥出一道弥漫香气的白光笼罩住了老掌柜,不过几息之后,白光散去,就见变得神采奕奕,看起来年轻几岁的老掌柜出现在眼前。

    其只听林清羽说道:“这道九天甘霖回元咒帮你尽去沉疴,就当贫道给你的报酬了。”

    说完,不顾掌柜的激动不已的感谢,转身向后院走去,自己已经给屈苑婕传音,想来也快到了。

    ......

    客栈后院。

    还是当年那颗老树下,林清羽负手而立,望着天边沉思。

    当屈苑婕走进后院时,便是见到了这样一副清净淡然的景象。

    屈苑婕时刻记挂着林清羽的恩德,十年未见,纵然联系未断,此刻也是激动不已,虽然其心性不凡,但再造之恩面前,却也可以理解。

    其正激动不已的时候,就听林清羽转身,淡笑说道:“你来了,很是不错。”

    听到这话,屈苑婕已是不再克制,诚心叩首,感激道:“道长再造之恩,屈苑婕哪怕转世轮回,生生世世也不能忘却。唯愿今生做牛做马才能以表感激之心了。”

    微微摇了摇头,林清羽失笑道:“起身回话吧。”

    “再说,贫道坐下还是有个童子的,能骑能用,要你做牛做马干什么。”

    “你只需谨记当初允诺的那些就好,若是有违诺言于贫道倒是无甚大碍,于你自身道途才是大患。”

    屈苑婕连忙郑重道:“当初弟子一言一句至今不敢忘半个字,定当谨遵教诲。”

    林清羽颔首说道:“记得就好,说一下最近的情况吧。”

    知道林清羽所问何事,屈苑婕毫不迟疑,便把林清羽闭关这几年的情况一一的道来。

    原来当年林清羽去离都城没几年,那大胡子剑客燕赤霞就来到了兰若寺落脚,在与树妖大战了一场之后,发现双方谁也奈何不得谁便只能作罢。

    如此双方虽然偶有争斗但却勉强的做了邻居,不过那时屈苑婕不过刚刚踏入通脉的境界,虽然感觉到了山上的动静,却也不敢大意得去查探。

    直到后来见到了传说中的大胡子剑客下山打酒,屈苑婕才意识到道长“推算”到的那个人出现了,而且其能和那老榕树精争斗不落下风,自己也确实应当好好请教一下,故而其后的日子里,屈苑婕便大胆的去兰若寺拜访了燕赤霞几趟。

    那老榕树精本来见屈苑婕送上门还打算报当初的一剑之仇,只不过以燕赤霞的性子,若是奸邪狡诈,心术不正的人,老榕树精杀了,他也不会干涉什么。

    只是屈苑婕一身气息极正,显然并非什么奸邪之辈,故而,自然出手回护一番。

    老妖无奈也只能咬牙切齿看着屈苑婕时常来自己的地盘,并且随着和燕赤霞切磋剑术突飞猛进,修为更是达到了筑基期,自己再要拿下她就算没有燕赤霞阻拦,也要费一番力气。

    想着还在自己体内残存的一丝剑气,老榕树精就算再恼怒也只能眼不见心为净,装作无事罢了。

    而没过多久,夏侯剑客也从府城赶来,一下子,这兰若寺愈发的热闹了,倒不像传说中的险地似的。

    三人中屈苑婕和夏侯剑客都算是醉心剑术之人,故而二人之间的切磋自然是不少。

    而二人每当感觉有一丝进步就兴冲冲的去找燕赤霞挑战,直把来兰若寺避世隐居的燕赤霞闹得难得安宁。心里憋了火气,自然没事就半夜舞剑,和老妖“秉烛夜谈”。

    不过如此下来,这么些年误入兰若寺被害的凡人却是少了不少,老榕树精含恨在心,不过却只能无可奈何。有心向黑山老妖求助,却被告知其正忙于在阴间征战,无暇顾及这点小事,让老榕树精自行解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