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证道诸天之道尊 > 第一百零二章 商讨
    “话虽如此,不过那是在上品金丹宗师眼里。我们一群玉液境界,哪怕自诩实力,却也不能真的小瞧了一位金丹妖王。”

    风灵子却是仍旧一副正视敌人,不敢大意的样子。

    而众人也不是傻子,战术上是一定会正视慈航普度的。

    林清羽皱眉出声道:“只是摸不准这慈航普度血脉升华到了哪一步,若是已见成效的话,其本体的威力只怕也有增强。”

    听到这话,众人亦是面色一凝,这个但是真的不好说。

    毕竟龙跟蜈蚣,本体的威力是不能够同日而语的,哪怕是略带一些龙族特征,于慈航普度实力只怕也是有些增幅的。

    只不过这时,却听回峰道人迟疑说道:“贫道有一件秘宝,倒是专门克制龙属妖族,只不过威力有限,对付金丹期妖怪,怕是力有不逮。”

    风灵子闻言,喜色一闪而过,忙道:“吾等可以先行合力,总能伤及那慈航普度几分,到时候再以秘宝出其不意,重创他。而且别忘了明晚天狗食月,他的实力还有削弱。”

    众人闻言,不自觉的点头,而林清羽亦是并未私藏,跟着说道:“贫道亦有一件秘宝,最是克制妖邪之属,出其不意之下也能给那老妖几分颜色。”

    “哦?可是那件雷属性的秘宝?看当初道友祭炼之时的情景,贫道就知道威力不俗了。”

    听到林清羽的话,风灵子笑呵呵的说道。

    只因大家要同心协力才能诛杀老妖,故而开诚布公才是最重要的。

    而眼见回峰道人和林清羽开了头,其他几人也不私藏,开始一一说出了自己的部分手段以及擅长的道法。

    其中燕赤霞姑且不说,风灵子,采桑子二人亦是积年的圆满,天赋小神通皆已达到四阶道术的层次,本命法器已达八重天法器的极限,可以称作半灵器。

    大梦散人虽然仅有玉液后期,但其修行年限已经超过三百年,固然境界低一个层次,但一身梦幻之道的道术威力却也神秘莫测。

    至于回峰道人,一身戍土类法力,配合精修多年的崆峒派真传道术翻天印,就连风灵子亦是不敢硬抗。

    而元昊精修混元一气诀多年,法武双修,一身道术极其霸道,配合本命法器混元一气环,寻常玉液圆满亦不是对手。

    昆仑派的天聪,天明二人姑且算作一人,毕竟他们连本命法器都是属于互补类型的,二人心意相通,同进同退,擅长冰火两仪类道法。

    众人之中林清羽修为最低,但众人却是不敢小瞧,之前燕赤霞可说过,眼前这个眉清目秀的天心道人可以一人一剑就杀了一只玉液圆满的树妖和一千的阴兵呢。

    这次也不是谦虚的时候,林清羽坦言自己擅长剑术,全力施展威力超过三阶道术些许,另有一门二阶的雷法道术,爆发秘术也有一门。

    众人的大致能力互相告知了一番,当然,压箱子底的东西总是还有的。

    至于明晚的安排,自然是由燕赤霞,风灵子,采桑子三人为先锋,虽然燕赤霞道术还未修炼上来,但也是货真价实的玉液圆满,而且一手剑术和佛门神通威力也是极大。

    其后紧跟着就是大梦散人,回峰道人和元昊三人,从旁协助燕赤霞三人进行攻击。

    林清羽,天聪,天明二人则在一旁掠阵,一则照看一下筑基弟子们的情况,二则也能够提防一些突发状况。

    不过考虑到林清羽身怀一件秘宝,便安排林清羽大部分精力仍旧放在慈航普度身上。

    对此,林清羽自然也没什么异议,欣然应下。

    “呵呵,金丹修士现金已然凤毛麟角一般,吾等却还要全力将其诛灭。”

    风灵子却是突然自嘲似的一笑说道。

    听到这话,原本懒洋洋的大梦散人忍不住翻了个白眼,没好气的说道:“你这是在可惜个什么?若是个一心向道,寻求正果的善类,吾等自然也不至于没事去找他的晦气。”

    风灵子无奈笑道:“贫道也只是无病呻吟一下罢了。想我道门正宗多年未出现金丹修士,这妖邪之中却是一下就出现了两个。哎!”

    知道风灵子亦是对修行艰难的无奈感慨,林清羽出声劝慰道:“邪魔外道修行无所不用其极,掠夺万物补益自身而且不磨心性,修行自然较之吾等容易,只是终究难成大道罢了。”

    风灵子摇了摇头,无奈似的笑道:“罢了罢了,却是贫道修行不到家,竟然羡慕嫉妒起那些妖物来了。”

    采桑子呵呵一笑宽慰道:“吾等若是为何一颗金丹,放弃了自己坚持数百年的道路,那才是修行不到家呢,道友只是一时钻了牛角尖罢了。”

    众人修行多年,却也理解风灵子的心态,并不是修行不到家,只是在这修行愈发艰难的时代,道门正宗修士打磨心性,坚定自身道路苦寻金丹之境,化作枯骨之人不胜枚举。

    然而却让那些异类之中的穷凶极恶之辈得了金丹一颗,故而心中难以平静罢了。众人又与风灵子感慨了一番此方天地的变故,气氛却变得沉凝。

    林清羽作为天外来客自然不能够尽数明白众人的心思,不过仔细想想却也了然。

    众人虽然修行不浅,却始终仍旧没摆脱那么一个“人”字,而作为人,一些凡心又岂能尽数斩断,故而一些思绪受外界的刺激却是浮现了出来。

    好在到底心性经过多年打磨,虽然骤然有些低迷,却都能够很快的调整过来,秉去杂念。

    片刻之后。

    就听风灵子洒然一笑,说道:“是贫道的不是了,坏了诸位道友的心情,此事过后,定当于昆仑设宴,向诸位同道赔罪。”

    元昊好爽一笑道:“好,正好还未曾领略过昆仑派的气象,到时候可要好好的游览一番,道兄不要吝惜酒水才是。”

    众人闻言,皆是一笑,你一言我一语的和风灵子讨起了酒水喝。

    虽然即将大战,但太过紧张总是不好,众人亦明白这个道理索性玩笑了一番。

    随后针对明日之事再一次查漏补缺,便各自调息,静候时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