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证道诸天之道尊 > 第一百一十八章 战后琐事
    距离那一场算得上艰难无比的国师府大战转眼已过去了数月。

    虽然对一众修道之人来说,几个月,不过是闭一次关都不够的时间,但对于这大离的百姓来说,感受到的变化却是日新月异一般。

    当时宁采臣受林清羽所托,潜入皇城,一则是解救被慈航普度囚禁于皇城里面的离皇。

    在解救了离皇之后则是要向其说明厉害,告知其慈航普度一直在窃取大离龙气和气运修行,要想诛灭此妖,则需他如何如何帮助。

    离皇闻言,虽然知道只要下一道圣旨就可以削了慈航普度的国师之位亦能让气运反噬,但也不知道是不是这离皇做够了这憋屈的末代皇帝,在宁采臣对其一番劝说之后竟然直接来了一道罪己诏宣布退位。

    这还不算,退位也就算了,这也是在林清羽的计划中的,但是没想到这离皇不知哪里就看宁采臣对上了眼,直接又是一道禅位诏书,直接把这皇位传给了宁采臣。

    人间天子,金口玉言,得天地认可,虽然离皇之前活的憋屈,但慈航普度却也不敢对其怎么样,而当离皇的禅位诏书颂完,宁采臣就感觉一道莫名的气运由那离皇身上转移到了自己这里。

    这也就罢了,在突然接受了这皇位之后宁采臣其一身的道法却完完全全的被压制在了体内,一丝一毫动用不得,对此,宁采臣心中了然,只能无奈苦笑。

    其后,林清羽等人与宁采臣一众汇合之后,短短三日不到就完全掌控了离都,极其附近的几座主要城市。

    不知为何,慈航普度受到大离气运反噬之后自爆,被其吞入体内的诸多忠臣良将却是幸存下来。

    虽然一个个气若游丝,但阳寿未临,只是缺乏元气,林清羽等人自然有许多的手段帮助他们恢复。

    这些人虽然恢复过来以后骤然听闻大离易主之后,有些接受无能,但看着整个人都变得仿佛更有生机洒脱的李乾,人家的天下,他都不在意,一众人等也只能勉强接受。

    而在傅天仇尚书的带头下,有这些人辅助之后,宁采臣这个新手皇帝才算能够迅速的进入正轨。

    首先是登基,定国号,年号,因为是非常时期,自然一切从简,只是把大离改做大夏,年号为承乾。

    其后就是一直的忙于平定大夏境内的各处民乱兵匪,收复土地等等,只把宁采臣忙的焦头烂额。

    而林清羽等人见一切都向好的发展之后,自然是早早放心的离去了。

    只是宁采臣在林清羽离去之前苦着脸来求教说道:“道长,弟子一心向道,只愿逍遥于天地之间,这皇帝真是做不来啊。”

    林清羽听了这话,只是笑道:“现在非常时期,这里却是需要一个主心骨,你做不来也先做着吧。”

    “哎,!道长可有什么良策吗?”

    宁采臣仍旧不放弃的追问林清羽道。

    淡笑着摇了摇头,林清羽对其说道:“你是傻了不是,那李乾能够把皇位禅让于你,你自然也能让与旁人。等着人间彻底平定,你是让与旁人也好,自己家人也罢,都可以抽身离去,而这精力对你却也未尝不是一种历练。”

    说完,却是并未理会这当今大夏天子,飘然的离开了夏都。

    此去则是前往崂山,采桑子最后一面,同行的只有屈苑婕,其他人早在大战之后稍作停留就先行离去了。

    而慈航普度收押的文武百官之中,不见屈苑婕父亲的身影,想来是时间太久,早已不堪折磨离世了。

    对此,屈苑婕却仿佛心中早有准备,情绪很快的调整了过来,自此对于道途反而愈发的坚定了。

    崂山派采桑子则是由于本就寿元无多,又代替风灵子承受了慈航普度一次猛烈的撞击,身受重伤之后,元气大损,却是快要坐化了。

    林清羽对此虽然早有准备,但却有着一起并肩作战的情谊在,却也心有戚戚然,在接到通知后连忙赶往崂山。

    到了崂山派之后,林清羽见虽然崂山派满门上下皆是一片悲戚,但采桑子自己却是一副笑呵呵的样子,直对林清羽等人说道:“这些徒子徒孙们还是看不透。”

    其后,在交代了一些门内之事之后,便在与林清羽等人的笑谈中渐渐没了生息。

    对此,林清羽虽然心有感触却也看得开,毕竟自己前世熬死了多少同龄的朋友同学还有自己的妻子,葬礼参加的都比婚礼多了。

    在见证了崂山派新一任掌门的继任大典之后,林清羽等人便各自离去了,至于之前风灵子说好的昆仑宴席之事,也早就没了心情。

    故而,林清羽,燕赤霞,屈苑婕三人便从崂山派,直接回到了自己等人熟悉的郭北县。

    ......

    碧月阁。

    同样还是那出雅致的湖心亭之中,不过此时的确仅有这三人。

    只听燕赤霞话带笑意的道:“还能活着回来也真是不容易,嘿嘿。”

    林清羽亦是微微点头,松了口气似的说道:“好在吾等准备还算充分,关键时刻也没想到采臣的嘴皮子给力,能说的离皇直接禅让与他。”

    “宁师弟有这皇帝命,可是没有这做皇帝的心思呢。”屈苑婕清冷的脸上也是微微有些笑意说道。

    林清羽失笑说道:“以贫道看,他不过是赶鸭子上架罢了,他来信说催促他父母,让给他生个皇太弟呢。”

    “肥水不流外人田,不错,不错。”燕赤霞嘿嘿一笑,只是转而却又说道:“只是可惜了采桑子道兄了。”话里透着深深的惋惜。

    林清羽却是郑重说道:“采桑子道兄来援助我等之前定是就带着必死的决心来的。而且此番也算是为救苍生而陨落,死得其所,堪称吾等之楷模!”

    听到林清羽的话,燕赤霞屈苑婕二人不自觉的点了点头,却也对采桑子的义举感到敬佩不已。

    略过这个沉重的事,林清羽岔开话题,欢快的道:“这慈航普度虽然自己连件像样的法器都没有,但是小金库里东西倒是不少,之前吾等只是草草的分了,如今也好仔细清点一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