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证道诸天之道尊 > 第一百四十二章 入城
    金三顺就见林清羽摊开手心,掌心之中一颗青色的宝珠不过拇指头大小,散发着道道宝光,显得很是不凡。

    “不知大人手中是何物?小弟孤陋寡闻倒是没见过呢?”

    林清羽淡然一笑,胡诌似的说道:“此为清灵宝珠随身携带有净化魂体之功效呢。最适合三顺老弟你这个层次的鬼修呢。”

    金三顺一听,自是欢喜不已,连忙从林清羽手中接过,于手中细细打量。

    只不过半天也未曾发觉什么功效,当即疑惑问道:“大人,这怎么没反应呢?”

    林清羽笑眯眯说道:“这种东西当然要以自身真元洗练一遍才可以了,老弟连这个都不知道吗?”

    金三顺一拍脑门,恍然大悟道:“是了,小弟竟是把这茬给忘了?”

    “三顺兄弟回头再好好琢磨,本座也要出发了。”

    “大人这就要走,小弟还想着款待大人一番呢。”

    一听林清羽要走,金三顺一副很是不舍的样子急道。

    林清羽淡笑说道:“等本座回返之时再来也是不迟呢。”

    说罢,便在金三顺的奉承下起身,出了集市化作一道流光飞走。

    ......

    行至数里之外,感受着上清真雷所炼制的雷珠激发,瞬间笼罩整个集市,将其中恶鬼覆灭,林清羽淡然一笑,继续赶路。

    以自己的速度来看,全力之下不过六个时辰应该就能到达。

    至于危险,只要自己不大意直面血池鬼王,那城中还没有能够威胁到自己的,就算是地阴鬼将,虽然玉液圆满的层次,但终究是鬼修,自己哪怕道术层次不及他,也是不惧的。

    终于。

    当林清羽飞遁一路,已经没心思欣赏这阴间枯燥的景象时,终于在神识中看到了一座血红城墙,散发着浓烈煞气的城市——血池鬼城。

    阴间之中,不统属于四大鬼王的闲散鬼修也不是没有,故而林清羽就算直接进城也是没什么的。

    至于还说自己是巨灵鬼王的手下,林清羽思索再三还是觉得不必那般,以免变得麻烦不说,还容易露馅。

    在血池鬼城门前有一段距离的时候,林清羽便降落下来,以示阴间散修对鬼王大人的“尊敬”,对此林清羽自然也是随波逐流的好。

    林清羽到了城门前,看着进进出出的鬼魂们,发现竟是比郭北县还要热闹三分。

    城门两侧各有一队阴兵守卫,皆有筑基层次,领头的更是到了筑基圆满的地步,但也算是个不大不小的高手。

    对于进出城的鬼修门,这些守卫的检查倒是极其的严谨,不过却也是相对来说。

    见到林清羽到来,那领头之人当即放下手中的事,快速却不急切的走了过来,对着林清羽施了一礼道:“见过这位大人,不知大人从何而来?可是要入城?”

    林清羽淡笑着说道:“正是!在下修为突破之后,便想着寻一个地方定居,思来想去,便还是觉得鬼王大人的城市最为安全舒心。”

    听了这话,那领头之人脸上也是露出一丝自豪憧憬的神情道:“那是自然,我家鬼王大人可是这阴间仅有的四位鬼王,而且实力也是不俗,大人您来我们血池鬼城可是来对了。”

    “只是这要入城的话不知需要什么手续?”

    林清羽好奇似的对这人问道。

    领头之人听了,露出一丝笑意解释道:“回大人的话,寻常鬼修入城是按修为而定,缴纳阴冥石的,只是鬼王大人有令,如大人一般的鬼将是免除这一步的,只要登记一下,直接入城就可以了。”

    想不到这血池鬼王倒也还算会拉拢人心,林清羽不露声色的说道:“既然如此,就劳烦你帮本座办理一下入城的登记了。”

    “大人您这边请~”

    随即,其就把林清羽请到了他处理事情的一处案桌落座,亲自为林清羽办理死了登记。

    “敢问大人名讳?”

    林清羽来之前已经想好了自己如今身份的各种虚假信息,倒是张口就来说道:“本座寒镜。”

    那领头之人一听,笑着奉承道:“原来是寒镜前辈,久仰久仰。”

    林清羽虽然知道他这是没话找话的奉承,倒也是不露声色的淡笑着点头问道:“可还要些什么信息?”

    反正自己来之前都编的好好,简直自己都快相信了,不怕你问。

    那领头之人闻言,连忙点头笑道:“敢问前辈死了多久了。”

    绕是林清羽淡定惯了,听了这话也险些失态,控制住表情后,才淡淡说道:“自人间来此已经近百年了。”

    那人听完,便低头在一本册子上刷刷记些什么,随后便接着问道:“虽然冒昧,但规定所在,前辈勿怪。敢问您突破多久了?”

    “至今大概五年左右了。”

    那领头之人又写了些什么之后,合上册子,笑着对林清羽道:“好了,前辈。已经处理妥当,前辈入城即可了。”

    没想到就这么几个简单的问题,林清羽虽然意外却也不露声色道:“如此,本座就谢过了。只是不知这城中有什么忌讳没有,本座也好注意些。”

    “城中一切随意,不限制打架斗殴,死伤自有天命,不过若是破坏了城中的建筑等需要赔偿。”

    听了这话,林清羽倒也不算意外,只是点了点头,谢过他之后,便转身入城了。

    在林清羽走后,那人便立刻那处一块令牌状的法器,将一些讯息通过令牌传递到了各处。

    城中。

    鬼王宫的一处院落,一袭火红似血的衣裙,满头雪白头发,一对柳叶银眉,凤眼微闭的女子正靠在贵妃椅上打盹,突然就见其身边案子上的一块血色令牌一阵抖动。

    女子霎时睁开双眼,就见其那血红色的双眸闪过一丝振奋,连忙读取了令牌中的消息。

    只是片刻之后,却是微微有些低落道:“刚刚突破的玉液期,想想就不禁打,没劲。”

    话虽如此,其却也没想着就这么放过,想想自己也有段日子没活动筋骨了,但也正好为酆都城之行提前热热身。

    当即就见其唤进来两只女鬼为其梳洗打扮,准备出门。

    而城中另一处,则有收到了有位玉液期散修进城的消息,相较于那女子,这人却是对此重视一些,当然也仅仅是一些罢了。

    吩咐手下派人监视林清羽一段时间后,若无异常便可以不在去理会了。

    这城中玉液散修也并非仅仅林清羽一人,只要确认不是心怀不轨的人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