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证道诸天之道尊 > 第一百四十五章 比斗和谢礼
    在红鹤公主直勾勾的盯着下,林清羽象征性的用过其准备的东西后道:“公主殿下我们这就开始吧。”

    没办法,林清羽也说了不用什么宴席,可那红鹤公主固然急得的什么似的,却眼睛干瞪着非要等林清羽吃完。

    “嗯,既然寒镜先生如此急切那我们就开始吧。”

    林清羽略显无语,到底是谁急切?但面上却只是微微一笑,对红鹤公主说道:“在下刚刚突破没多久,公主殿下可要手下留情才是。”

    心中嗤笑一声,红鹤公主对眼前这名唤寒镜的鬼将不由得轻视了三分,还没动手竟是先让自己手下留情了,真真是和软骨头。

    林清羽可没功夫去理会她心中的想法,只求快点应付过去了事。

    不过待会动手,自己却是要好好掩饰一下才是,上清真雷,净天地神光,紫霄剑这种一看就是与阴间属性不合的手段自然不能动用。

    好在林清羽早已经重新将黑水隐杀剑带在了身上,就是为了在阴间中不引人注意。

    不然紫霄剑雷霆之力暗藏,稍微有些眼力的人只怕就能发现。

    而以玉液期修为使用《白山黑水养气明心经》记载的黑水隐杀剑法,纵然林清羽并未专门研习过,威力也勉强能够达到相当于一阶道术的层次。

    早已经迫不及待的红鹤公主率先走到演武场中央,隐隐带着一些盛气凌人的看着林清羽道:“本宫修为高处你一个层次,便由先生出手吧。”

    林清羽装作一副郑重其事的样子点点头道:“既然如此,那在下就得罪了。”

    话音刚落,就见林清羽抬手就是数道黑水荡魔剑气朝着红鹤公主的几处要害刁钻的射去。

    “哼,一阶道术?虽然不错,但可不够。”

    就见她玉手在面前一扶,几只麻雀样子的血色小鸟顿时出现,拍打着翅膀迅速的迎上了林清羽的剑气,一通乱啄之后,就见剑气仿佛朽木一般,尽数被血鸟吞噬。

    而威力略有提升的血鸟更是以更快的速度飞袭而去。

    林清羽目光一凝:三阶?什么仇什么怨,至于拿三阶道术和贫道打吗?

    林清羽脸上闪过一丝“惊慌”,手忙脚乱似的催动太阴寒光鉴在身前布置了一层大概相当于一阶道术威力的冰墙,但也无济于事,很快就被血鸟冲破阻碍,来到了身边。

    在血鸟将要扑倒身上的时候,林清羽身合黑水隐杀剑,化作一道幽暗不明的剑光,瞬间遁入虚空,气息也消失不见。

    红鹤公主见状,饶有兴致的抬了抬眉头道:“哦?竟是明的抵不过要来阴的了。”

    同时亦是觉得这寒镜虽然实力不怎么样,但这剑术来看还是有点意思的。

    殊不知,幸好林清羽对太乙分光剑诀钻研日深,哪怕和黑水隐杀剑的配套剑诀意境南辕北辙,触类旁通之下也是有所收获的。

    虽然不及全力催动太乙分光剑诀时可达四阶道术的威力,但这暗杀之剑全力之下却也可以达到近乎三阶道术的样子。

    红鹤公主战斗经验也算是极其丰富之人,林清羽的剑术一经使出,她就基本上清楚了些只怕不是什么光明正大的东西,当即谨慎的戒备四周。

    不出其所料,没一会就见虚空之中无声无息的探出一把半透明的剑尖,从自己后脑处刺来,心下一动,却是整个人化作一道血影反而向剑尖扑去。

    林清羽心下一惊,当即一击不成立刻抽身,再次隐于虚空之中。

    血影还未来得及纠缠上,只得无奈重新故作红鹤公主的身影,满脸郁闷道:“你一个大男人,怎么打起架来这么猥琐,不打了不打了,真不痛快。”

    就见不远处,林清羽满脸不好意思的现出身来,拱手一礼道:“公主殿下法力高强,在下不得不小心些,眼看着就要到酆都鬼城现世了,还是不受伤的好。”

    红鹤公主闻言,微微点头,但还是不屑道冷哼道:“本宫还能那点分寸都没有,猥琐就是猥琐,别给自己找借口了。”

    “公主殿下说的有礼,只是这不猥琐些在下可活不了这么久。”

    重新安坐于太师椅上,红鹤公主,淡淡道:“这话倒也没错。而且方才几招本宫也看了,作为刚刚突破的鬼将,实力勉强也过得去,而且同阶之中,你那手暗杀剑术但倒是十分不凡。”

    林清羽闻言,略带一丝“激动”的笑道:“多谢公主殿下赞誉了,在下真是愧不敢当。”

    红鹤公主伸了个懒腰,随意问道:“怎么样,有没有兴趣替本宫办事,好处少不了你的。”

    “公主殿下屈尊降贵邀请,在下本不应辞,只是如今实力低微,只怕难以帮助公主殿下太多,故而想着日后修为有成,再报效公主殿下不迟。”

    红鹤公主听了这番说辞倒是没有什么不满,本也只是突发奇想罢了。

    看了林清羽一眼后,接着说道:“嗯,陪本公主练手之后,自然不能让你白辛苦一趟,本宫自有谢礼与你。”

    转头对其左护法赵骁吩咐道:“把本宫的谢礼拿来给寒镜先生吧。”

    就见赵骁拍了拍手,就有三位女鬼端着三个呈有各样物件的托盘而来,一一在林清羽面前站好。

    林清羽疑惑的望着赵骁,实在没想到这谢礼竟然还有三件。

    “寒镜先生有所不知,公主殿下邀请人来切磋,若是识时务者自行前来,也就是先生这般的,公主高兴了自有厚礼。”

    “若是接到公主殿下邀请推三阻四,找借口不来的,自会有人再去“请”第二次,而这需要请第二次的朋友自有公主殿下亲自好好款待了。”

    “只不过公主殿下威名远播,大多数人都是尽可能避而不见的。”

    林清羽闻言,心中了然,只怕这款待一般人未必消受得起呢。

    不过对于这近乎白得的三样东西,林清羽虽未细看,却也知道只怕都是玉液期用的上的。虽然自己出力,红鹤公主给钱,感觉有点怪怪的,但自己穷的都没有本命法器了,来者不拒收下总是好的。

    故而林清羽仿佛急不可耐一般,迅速的将这三件东西收入了储物袋,对着红鹤公主施了一礼道:“在下谢过公主殿下的厚礼,实在感激不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