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证道诸天之道尊 > 第一百七十章 事后(求订阅~求推荐票)
    风灵子等人回到了人间那处通道之外,眼见林清羽并未一同归来,不觉有些疑惑和担忧。

    但随即众人耳边响起了一道声音之后,便尽皆放下了心,虽然不知道声音的主人是谁,但是有此实力之人也没有必要诓骗自己等人。

    看着眼前的通道逐渐的封闭,随后变作一处寻常山洞,风灵子整理下心绪转头对众人说道:“好了,虽然不知什么原因,但如今诸事落定,想来咱们不用再过担心了。”

    众人闻言不由自主的点了点头,而离炎子等人在外等了数日,见众人平安归来,虽然有着一肚子的问题,但也知道此时不是打听的时机。

    一众人等确认通道确实完全消失之后,便略做客套,随后就各回各家。

    在驱逐了众人之后,此番这酆都鬼城却并未向之前一般隐藏于虚空之中,而是一直显化于阴间的天空之上!

    阴间一众人等不明所以,还试图再次观想进入鬼城,只可惜,不过徒劳无功罢了。

    只是对此情景,他们倒也并没有太多其他情绪,不过就相当于天空之上多了一颗太阳罢了!

    ......

    看着跪在地上瑟瑟发抖的六阴,血池二人,林清羽不明所以的看向棺椁疑惑道:“不知帝君把这两人带过来所为何事?”

    “呵呵,血池此番有些微薄之功,本君自要嘉奖一番。至于这六阴,小友看如何处置的好?”

    此时,六阴鬼王早已意识到自己撞到了什么了不得的东西,毫无反抗之力的被带到了此处不说,听这酆都帝君的意思,自己的生死全在这小道士手里?

    心里想着自己也算是追杀过了这小道士,差点把他逼上绝路,这样看来只怕自己讨不了好。

    不由得哀求似的对着林清羽叩首道:“小的有眼不识泰山,之前对道长多有冒犯,万望道长绕小的一命。”

    看着这六阴鬼王,林清羽也是心情复杂,之前把自己逼到差点直接跑路的堂堂鬼王,此刻竟然毫无形象的哀求自己,还真是风水轮流转。

    只不过想到这六阴鬼王的一些事迹,林清羽对其可心软不起来,更何况自己有仇不抱才是石乐志呢。

    故而就见林清羽淡笑着对棺椁施礼后道:“六阴鬼王横行阴间多年,手段阴狠,残害阴间万灵,实在罪不可赦,此番又一再为难贫道,不将我玉虚门下放在眼里,实在当诛!”

    “好,那就依小友所言!”

    不过林清羽眼珠子一转却是想着废物利用的说道:“不过不知帝君可否将这六阴鬼王的金丹完整取出与晚辈?呵呵,晚辈实力太弱,有意炼制一枚外丹防身,这六阴虽是鬼修,但却也积累多年,胜过寻常下品金丹不少。”

    酆都帝君闻言,淡笑道:“自无不可!而且小友却也提醒本君了,他这金丹归你,肉身便借与本君暂用了。”

    听到林清羽和酆都帝君二人三言两语就将自己从里到外瓜分了干净,六阴鬼王早已被绝望笼罩,但是在阴间之主面前,他只能等死,连反抗的念头也不敢生出一丝一毫。

    别说是他,就见旁边的血池鬼王此刻纵然是来领赏的,也是噤若寒蝉,生怕一股火烧到自己身上。

    随即,在林清羽和血池鬼王的目光之中,就见棺椁之中射出一道深邃的黑光,把六阴鬼王笼罩,很快,一颗荔枝大小的暗金色的丹丸就滴溜溜的飞向了林清羽。

    接过之后,林清羽细细打量,只见金丹之上带有道道神秘的铭文,由上古云纹和太古雷纹组成,却是那六阴鬼王掌握的道术,而且由于是酆都帝君亲自出手分离,故而六阴鬼王的全部道术都完整的保留了。

    “呵呵,鬼修与妖族类似,都凝结类似内丹的东西,若是和人族修士一般,小友炼制外丹的材料可要另外去寻了。”

    林清羽点了点头,人族修士所凝结的“金丹”并不是真的在丹田里凝结一颗丹丸,而是指法力,神魂,肉身之间相互抱合,圆满,以至无漏。

    真正凝结出实体丹丸的则基本上都是妖族,而鬼修没有肉身,走的道路与妖族虽然有细微差别却也很是相似。

    “多谢帝君了!”

    酆都帝君并未搭话,而是专注的处理着六阴鬼王。

    在林清羽的眼中,就见金丹剥离之后,六阴鬼王迅速化作一滩漆黑的液体,在酆都帝君的光芒笼罩之下,渐渐改变着形态。

    没一会,就见一道人影身影凝聚而出,很快由模糊变得清晰,最终一位身着华贵帝袍,面容威严的青年男子就出现在了眼前。

    男子看起来不过三十岁不到的样子,眼神幽深,其中暗藏着摄人心魄,让人不自觉想要沉浸进入的光芒,是而更有一道罗盘虚影在其眼中一闪而过。

    男子转过头,冲着林清羽微微一笑:“如此也算正式见面了,虽然仅是一具地仙圆满层次的化身。”

    林清羽和血池见此情形,连忙恭敬施礼道:“见过酆都帝君,恭贺帝君转劫归来。”

    酆都帝君淡淡的说道:“小友免礼。”

    随后看向血池说道:“好了,本君念你诚心供奉本君神位数百年,又帮黑山顺利入得帝宫,复活你妻子的事等本君这化身的实力到了天仙层次就可以办到了。”

    血池鬼王闻言,连忙惊喜道:“帝君大恩,血池没齿难忘,惟愿肝脑涂地报效帝君。”

    “嗯,正好本君座下现在缺少得力之人,你便留下跑腿吧。”

    “多谢帝君栽培!”血池鬼王连忙拜倒在地,激动不已。

    林清羽见状,倒是笑着恭喜血池鬼王道:“恭喜鬼王得帝君器重,日后前途无量啊。”

    摸不准林清羽到底和酆都帝君是什么关系,血池鬼王故而不敢托大,笑着回道:“能为帝君办事是血池几辈子修来的福气,不过也要借道长吉言了。”

    转头看向酆都帝君,林清羽郑重说道:“帝君,如今诸事尽了,贫道想着借贵宝地炼宝之后也要尽快回去了。”

    “知道小友归乡心切,本君这就带你去炼器室,顺便把那件时光类宝物交于你。”酆都帝君闻言,淡笑着答允了林清羽所言。

    “如此,有劳帝君了!晚辈感激不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