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证道诸天之道尊 > 第一百七十四章 玉液中期
    其后的日子倒也清净。

    白山观之中,仅剩林清羽和真武二人,而除非必须得话,林清羽便只见其专心修炼,不用到跟前伺候。

    自己放松了一段时日之后,倒也没有继续懈怠,而是也开始了修炼。

    五太一气仙莲已经被林清羽纳入丹田之中,自身的法力经过其温养,转化,早已经处于一种蠢蠢欲动的状态。

    而自身对于五太开天图的观想也一直坚持不懈,更有无量混元宝镜可以观混元演化世界,故而,玉液中期对于林清羽来说已经不再是阻碍。

    宇宙开辟之时,由混元无无极之状态开始演化,最先诞生的就是先天五太,太易,太初,太始,太素,太极依次诞生随后混沌演化而出。

    林清羽原本对于五太开天图的观想和领悟就不算浅,而后更是有了两样修行利器,回到山中之后得了闲暇稍坐几日静功之后,原本已经蠢蠢欲动,色呈混沌莫名之状的法力活跃起来,自行运转数个周天之后,骤然一散,化作了五道各有不同却又自称一体的法力。

    太易之气,肉眼难见,似有似无,仿佛一片虚无却又暗藏演化一切的诸多可能。

    太初之气,一缕清气,不染后天,清气所至,后天万物尽归无形无质的太初之态。

    太始之气,紫气一缕孕育后天万物之形,可称先天母气。

    太素之气,淡淡白气之中仿佛孕育一切有形有质的混沌模样。

    太极之气,色呈黑白,近乎混沌而将分未分,分明而立。

    感受着体内法力的默然转变,林清羽老神自在,认真领悟。

    虽然对于先天五太这五条“大道”自己才刚刚接触,还处于极其浅显的“法”、“意”层次,却已经发现威力不凡,潜力巨大了。

    当然,虽然成功的踏入玉液中期,林清羽也知道,之后对于《道经》的修炼却是要真正开始入门,而且难度也越来越来大了。

    不过修炼的同时,也要尽早把道术提升上来,而且除了之前那些,自己《道经》中的几种根基道术也要提上日程了。

    由于觉醒的小神通难以预测,修士的天赋小神通除了潜力特别巨大的那些,基本上很少有会继续提升到仙术层次的。

    有着不错传承的修士基本上都有条件修炼贴合功法,威力更大的道术。

    不过林清羽研究了一下,也发现自身的几门道术虽然不是特别的难得,但却也是极其有用的,到金丹期为止也都顶用。

    而《道经》中当前可以修炼的五门道术修炼起来却都不是易事,林清羽纵然心急,也只能先取一门来修炼。

    不过这五门道术不管怎么样,却定要于金丹境界之前完成,并要皆达到四阶的层次,《道经》中说了,这样的话结丹之后会有惊喜的。

    虽然不知道故弄什么玄虚,可林清羽也只能信了这鬼话,总归不应该是逗自己玩就是了。

    ......

    九清太初神光——林清羽最先选择修行的那门道术,练成之后可以演化攻击时可以演化出九道超然物外的先天清气,清气刷过之处,只要不强出林清羽太多尽皆归于无形无质的状态,转而壮大道术本身。

    防御之时,则可以演化出一座九品太初青莲,端坐其上群魔难扰,妖邪难侵。

    威力如此不如,修炼起来自然也是不容易,起步就是以太古雷纹为主的体的复杂道术铭文,索性一阶的层次,就算再不凡也还没有涉及到开天阳文和创世阴文。

    林清羽估摸一下,由于第一次碰到这么复杂的道术,而且因为需要在一阶的时候构建整体道术的框架基础,想要修炼成功至少需要一年半的时间。

    想了一下,对阴阳教的事终究不太放心,林清羽便吩咐真武,传讯于玄景,拜托他时常盯着些白山县内的动向,如有什么情况及时传回来。

    这样的话林清羽也不至于人家到时候打上门来了,自己还处于关键时刻难以动手,那就笑话了,如此有个准备时间也好应对。

    至于主动出击,林清羽有那功夫倒还不如等他们送上门来了,再说他们要是带着烈火道人一走了之才合了林清羽的心呢。

    嘱咐完真武之后,林清羽对其也算放心,便转过头开始专心修炼道术,不再理会其他。

    ......

    红叶谷。

    “您要亲自去见那天心道人?”

    红叶惊讶的看着烈火道人忍不住出声问道。

    没有理会红叶的态度和疑惑,烈火道人叹了一口气出声道:“没错,如今这白山县内,可堪一用的也就只有他了,哭老人远遁他方,王道友几次躲藏终究被发现已经遭劫,那陈松老儿因为背靠钦天监,阴阳界碍于钦天监背后那势力,不好太不给面子,但他也不过畏缩于县城之中罢了。”

    “最重要的是,那阴阳教又增派几个人手而且确认了贫道的身份才是最让人头疼的。”

    红叶闻言,也知道烈火道人的憋屈,但向一个筑基初期的小道士求助那不是失心疯了吗。

    烈火道人看了一眼红叶的表情,哼道:“别以为贫道不知道你怎么想的。这样做自有这样做的道理。”

    “贫道虽然转世重修,修为不复从前,但眼里犹在,以我的推测来看,那天心道人根基不凡,说不准是与贫道一般的人。”

    “什么,他也是地仙转世?!”

    “一把年纪了能不能别这么大惊小怪,贫道只是推测,推测懂吗。”烈火道人叹了口气说道。

    红叶闻言,看脸更红道:“晚辈连玉液期修士也才见过您一个,听到那天心道人也如您一般是地仙转世难免惊讶。”

    “贫道虽然取出了红叶谷下前世藏下的一处密府,借助烈火真焱宝丹提升到了玉液期的层次,但一身法术都还是不到道术的层次,只能凭借灵器才能和那阴阳教的三位玉液期修士周旋。”

    “天心道人虽然未必如何,但总归是一个希望,若非贫道暂时不能离开红叶谷太久,何苦在这受这些小辈的气,早就远走隐藏起来,日后修为恢复直接找玄阴散人算账了!”

    烈火道人望着天边,忍不住语气复杂而无奈的叹气说完,便转提步往外走去,很快化作一道赤色流光朝着白山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