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证道诸天之道尊 > 第一百七十五章 烈火访山
    “夜猫子进宅,无事不来!”

    林清羽刚把道术的诸多铭文理清,准备着手修炼之时,就听真武来报,红叶谷烈火道人来访。

    对于打扰自己计划的人,林清羽原本是懒得理会的,只不过这烈火道人却是有见一面的价值,也想知道他到底为什么而来。

    不过心气不顺之下,虽然并未失礼,林清羽面上的神色却是淡淡的。

    二人于正殿之中分主客安坐好之后,烈火道人率先道:“烈火冒然来访,还请天心道友勿怪。”

    “真武童儿,还不快去备了好茶来招待烈火道友。”淡淡的对一旁恭敬站立的真武吩咐之后,林清羽才转过头看向烈火道人。

    “道友远道而来不知所谓何事?”

    烈火道人深深地看了林清羽一眼,神色郑重道:“贫道为了那阴阳教之事而来!”

    “阴阳教?这好像是道友自己的事吧,和贫道一个山野散人有什么关系。”

    林清羽不为所动,语气一派轻松的直接对烈火道人明言道。

    听了林清羽的话,烈火道人一滞,但还是很快调整过来道:“道友此言差矣,阴阳教众人来犯,搅得咱们白山县修行界鸡犬不宁,更有王道友身陨之事在前,吾等不得不团结起来才是。”

    骤闻王大牛陨落,林清羽虽然诧异,但也知道无论怎么说,这烈火道人不过是想拉自己趟这浑水罢了。

    至于这烈火道人如何能在短短几个月时间内修为暴增道玉液期,又如何想着来拉自己入伙,林清羽懒得寻根究底,如金只要中品金丹不出,在这明国之内,自己还是足以立足的。

    殊不知,烈火道人在见到林清羽的一刹那,感应到其身上淡淡的法力波动之后,更是坚定了说动林清羽的心思,对于自己的猜测也更加肯定。

    就不信了两个堂堂地仙转世的玉液修士,还对付不了三个阴阳教玉液弟子,带着一群杂鱼。

    不过对于后来的那位玄阴散人真传,烈火道人虽然瞧不上,倒也不敢太过大意,毕竟大派真传弟子不说元神有望,却也都是金丹种子。

    当然一切的前提是把这天心道人说动,不然自己到底是孤木难支。

    只是看着他一副油盐不进,安然自若的样子,烈火道人也有些急躁,你就算是地仙转世这么托大就不怕阴沟里翻船吗?

    见林清羽仍旧老神自在,烈火道人继续说道:“现在这白山县内的阴阳教共计来了三位玉液期弟子,其中更有玄阴散人的嫡传徒孙,修为不弱。此外另有十余位筑基弟子供他们差遣使唤。”

    “三位玉液修士,十余位筑基修士,烈火道友倒是好能耐,能和他们周旋至今。”

    这倒是真心实意的话,对方不仅人多,而且还有阴阳教的真传弟子在其中,要知道能被大派定为真传的水平都是同阶修士中,根基,潜力,资质排在前列的,未必就比风灵子,回峰道人之类的差。

    烈火道人能够至今还平安无事,而且还有机会来拉自己入伙,可见并非完全处于劣势。

    烈火道人长叹一口气,苦着脸道:“若非贫道还算有些底子,只怕也难以和他们周旋这么久。此番便是被逼无奈特意向道友来求助,不曾想道友竟然也到了玉液期,真是可喜可贺。”

    林清羽轻笑一声道:“贫道若是仍是筑基境界的话不知道道友来找贫道有何意义?给道友去做炮灰吗?”

    “道友此言差矣!”

    烈火道人听了这话,不慌不忙的否认道:“贫道就算想道友也不是傻子如何能那般轻易就被利用。”

    见林清羽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其心觉有戏,继续说道:“而且道友真以为被你所伤的那阴阳教弟子没被他们发现?这县城就那么几个人,陈松贪生怕死,目前也仅剩你我两方,之前是没空出手来,等有了机会的话,他们可是不会放过道友一个敢于冒犯他们阴阳教的人的。”

    林清羽闻言,眼光一闪,却也不是特别意外,自己的小手段并不高明,也没指望能够一直瞒下去,不过是给自己争取时间罢了。

    只是这烈火道人像凭借这个就和自己谈条件难免有些异想天开了。

    “贫道当初心怀仁善,并未对那阴阳教弟子下死手,他们若是执意为难贫道的话,贫道孤家寡人一个,大不了远走他方也就是了。”

    随即看着烈火道人笑眯眯道:“只是看道友的样子,他们如此来势汹汹仍旧固守此地,只怕是出不得远门吧?”

    烈火道人心里一惊,没有想到这天心道人如此轻易的就洞悉了这点,不过面上没有表露的很是震惊。

    “天心道友慧眼如炬,烈火佩服!”

    白了烈火道人一眼,林清羽神色淡淡的说道:“道友这空口白话的墨迹半天,就想让贫道和你联手对抗中州都排的上号的大派是不是有些太异想天开了?”

    烈火道人也知道,只靠嘴皮子就想请动别人帮自己出手确实有些白日梦一般,只是自己前世大部分积累都被封存于中州的一处洞府之中,红叶谷所藏有的不过是一些元神之下常用的东西,就怕这天心道人瞧不上。

    只是不拿出点干货来也是不行,人家说的也没错,天心道人突破玉液期根本不在阴阳教那些人的掌握之中,他若一心隐藏溜走,还真没有什么失败的可能。

    故而承诺其好处之前,却也要先行讨价还价一番才行,怎么说也只是抗衡玄阴散人一脉,与和整个阴阳教作对还是不一样的。

    “好叫道友知晓,和贫道为难的却是阴阳教内一位地仙玄阴散人,并非整个阴阳教。而因为一些原因,对付贫道这件事,其也不敢叫旁人知道。”

    “地仙?道友还是请回吧!”

    林清羽险些没控制住直接把这烈火道人打出去,你有个地仙对头你还来拉贫道下水,咱们无仇无怨啊!

    “天心道友稍安勿躁,还请听贫道把话说完!”

    烈火道人见林清羽直接冷下了脸送客,原本英俊的脸上也是布满了焦急的什么,连忙解释。

    “以贫道对那玄阴散人的了解,他根基本就浅薄,如今又应该刚度过第二次天劫处于虚弱期,不然就会直接自己来这边捉拿贫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