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证道诸天之道尊 > 第一百八十二章 入门
    两个为白山观一脉选的的选的传人就这么定下了,林清羽也算是暂且松了口气。

    不过看向了另外失望不已的四个孩子,林清羽却道:“你们也不要失望,如今观中人多了,全靠真武一个人也忙不过来,你们四个小家伙就留下来帮真武的忙吧。”

    那是四个孩子听到这话,虽然知道自己不能成为弟子,但不管怎么说总算顺利留下了,一个个惊喜起来,特别是其中一个小男孩目光之中闪过一丝算计,虽然随即隐去,但如何能瞒过真武,更何况林清羽了。

    不过留下他自然也有用处,一个小屁孩,就算被父母惯了一肚子黑水又能翻出什么浪花来?

    “刘堂主,孩子们的东西可都带来了?”

    刘仁嘉上前一步恭敬答道:“回仙长的话,因为不知您会选中谁,故而六位小道长的东西都带了过来,全新的,不会污了道长的清净之地的。”

    满意的点了点头,林清羽有吩咐道:“离开的时候找真武拿了咱们白山观道袍的样式,去城中定做足够的量来,不管怎么说,日后规律总要立起来。此外,有家人的弟子们,你也要传达到了,他们修行上有了进益之前是都要留在山中修炼的。”

    “谨遵道长吩咐。”

    ......

    刘仁嘉离开之后,林清羽便对新来的六人做了简单的安排。

    罗素衣,君长笑,在修行真正入门之前,自然需要时常在自己身边听候教导的。

    而其余四人,亦是两男两女,分别为甄浩仁,曲袁修,江小花,江小草。

    其中甄浩仁为白山县一位草药商人之子,出身最为富裕,不过本身倒是没什么富家子弟的毛病。

    曲袁修父母亦是百草堂之人,而且皆是做到了执事之职,也算位高权重,借此机会想方设法的要把儿子送进来谋求一份仙缘。

    二者曲袁修也算不负其父母所望,资质不错,成功被送到了林清羽眼前。

    只是这孩子被他父母灌输了太多太多的东西,而孩子又小,再怎么隐藏,也瞒不过林清羽这过了那么多年的人。

    说其一句心术不正也不为过,故而林清羽没怎么犹豫就把他放弃了,退而次之选择了罗素衣,君长笑二人。

    而把他留下,自然也是希望他能够搅起风雨来,给罗,君二人添些磨砺,至于会不会玩脱,林清羽这点自信还是有的。

    最后的江氏姐妹二人也是一对孪生姐妹,样貌一模一样但性格却是截然相反,一个内向隐忍,一个外向爽利。

    不过因为出身贫苦,却都是难得吃得了苦头的孩子。

    “真武,他们四人时候就由你负责了。以后观中一些杂务你大多可交由他们去办,你则负责贫道身边的事情。此外传授他们锻体篇的《归真经》。”

    真武答应下来后苦恼问道:“老爷,他们六位师弟师妹还未辟谷,这一日三餐可是都要靠辟谷丹解决?”

    林清羽闻言,淡然道:“没错。世俗吃食浊气太重,于修行无利,而辟谷丹经过贫道改动,不仅服用一颗可保一月不饿,还能温养肉身,于他们是有好处的。回头就把辟谷丹给足他们一人一年的分量吧。”

    “是老爷,那没什么吩咐的话,弟子就先带着四位师弟师妹下去了?”

    看着真武带着甄浩仁四人离去,林清羽回头笑着示意罗素衣,君长笑二人于自己面前的蒲团坐下。

    发现二人仍旧有些拘谨,林清羽也知道,新环境,陌生人,小孩子再早熟也没办法不紧张,不过只要转移了他们注意力就能好很多。

    故而淡笑着对二人问道:“素衣,长笑,你们二人看贫道今年多大了?”

    二人瞪着眼睛,一副想说又不敢说的样子,林清羽鼓励道:“但说无妨,贫道不怪你们。”

    “三十岁?”罗素衣虽是女孩子,但见林清羽一直和善的样子,终是大胆说道。

    林清羽淡笑摇头,看向君长笑。

    君长笑最终也是试探着小声道:“五十?”

    见林清羽还是摇头,罗素衣终于是按捺不住好奇心问道:“老师,您到底多大年纪了?虽然娘亲说仙人长生不老,但您看起来不过二十岁不到的样子,不像几百岁的老爷爷呀。”

    林清羽呵呵一笑道:“为师虽然没有几百岁那么老,但是做你们祖爷爷还是足够的。”

    “什么?!”

    看着二人一副大惊小怪又好奇不已的样子,林清羽心中暗笑。

    他所说的可是把倩女幽魂那几十年算上了,不然主世界的年纪也不过五十岁左右罢了。

    不过看成功勾起了二人的好奇心,林清羽便悄然的转移话题道:“怎么样?想不想像为师一般啊?”

    二人小鸡啄米似的疯狂点头,目光热切的看着林清羽。

    见二人上道,林清羽才道:“只要努力修炼,日后修行有成,容颜不老不过是附带的罢了。”

    “那师老师,您可以移山填海吗?”

    “老师您可以呼风唤雨吗?”

    “您可以...”

    在两个小家伙越来越活跃的发问中,林清羽有一种自讨苦吃的感觉,板起脸来制止了二人喋喋不休的话语。

    林清羽郑重道:“你们要牢记,神通术法再是玄妙,修的在好,再多亦不得长生。万万不可忽略根基功法的修炼,舍本求末才是修行大忌。”

    二人虽然理解的有些困难,但也知道老师既然说了就要记下来总是没错的。

    见此情形,林清羽也是松了口气,继续道:“你们只需记住,根基,坚定而已就好,其他的随着修行加深终会有自己的领悟。”

    “是,老师。”

    “你们如今虽然锻体已经有些成效,但继续扎实一下根基总是没错的。为师这就传授你们咱们白山观的根本功法《白山黑水养气明心经》的锻体篇,闭目凝神!”

    二人闻言,连忙闭眼,不敢胡思乱想,没一会就感觉眉心一热,脑袋里就多了些东西,隐隐有些发涨。

    “老师?”

    见二人有些疑惑,林清羽耐心解释道:“你们脑海中就是那锻体篇的功法了,字你们应该都认识,回去仔细看几遍,有什么不明白的就来问贫道,切记不能不懂装懂,胡乱修炼,明白吗?”

    二人初次见识到这般玄妙手段,对于修行之事愈发神往,渴求,听了林清羽的话更是连连点头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