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证道诸天之道尊 > 第一百九十八章 百草道人
    太玄派,丹殿。

    一身青色带有淡金色纹路道袍的百草道人神色无奈的看着盘坐于丹殿主位之上的青年男子道:“诸位太上长老的意思是让师兄去前线厮杀以做惩罚?”

    上首的那位青年男子就是太玄派的丹殿之主,炼仙丹炸炉那位。

    只见其也是一副深感无奈又带着一丝愧疚的对百草道人说道:“没错。贫道之前考虑不周之下,害得丹殿丹师损失不小,又值此妖兽暴动之时,诸位太上长老和掌门商议之下便安排贫道伤好了之后奔赴前线,负责带领一只队伍作战,将功折罪。”

    “可是这炼丹之事亦是重中之重啊,如何就把师兄派去前线了呢?”百草道人苦着脸道。

    青年男子名唤葛玄清,对百草道人解释道:“贫道能够炼制的丹药大多数师弟也能够炼制,那些低阶丹药更是有下面的人操心,故而由师弟主持丹殿即可。”

    百草道人闻言还是忍不住关切问道:“那师兄的伤势可是尽皆恢复了?暴动将起,若是带着伤去直把有很大隐患。”

    “贫道的伤势经天生长老出手已经尽数痊愈了,为的就是把我丢到前面去。”葛玄清略显无语道。

    “把师兄直接关道阴火窟去也好,怎么就非要去前线呢?妖兽暴动,上品金丹宗师陨落的情况也不是没有,师兄又即将金丹七转,这个时候去,师弟还是觉得有些不妥。”百草道人皱着眉头道。

    “阴火窟虽然不好受,但对于贫道这个境界的金丹宗师来说不过是些许吃些苦头罢了。之前考虑不周,炼制仙丹时把殷家的一位后辈带上了,还没护持住他,为不让殷师弟心生芥蒂,上面才把贫道派去更凶险的前线。”

    葛玄清叹了一口气后,才对百草道人说出了最根本的原因。

    “可是新晋上品金丹宗师殷长生所在的那个殷家?”百草道人忍不住惊讶道。

    见葛玄清无奈的点了点头,百草道人忍不住道:“师兄你怎么想的,把那殷家的小辈也带上,还护不住人家?”

    “现在说这么多也没用了,那小辈也算是殷师弟的一位侄儿,为了门派和谐,对贫道的处罚就不能轻了。掌门说了,此次妖兽暴动之后,若是贫道平安无事,回来不仅要去和殷师弟当年请罪,还要去阴火窟服刑三百年。”葛玄清叹了口气继续说道。

    “哎,早就劝过师兄你很多次了,仙丹哪怕日后金丹圆满之时尝试都有可能成功,您太心急了。”百草道人还是替葛玄清感到懊恼。

    “有泰和神火炉在,本以为。。。”

    “师兄还敢提泰和神火炉!师父他老人家留下的唯一一件法宝,差点被师兄弄得跌落回灵器品级。”百草道人听到泰和神火炉,终于控制不住情绪起身微怒道。

    见此情形,葛玄清虽然修为高上不少,但仍是忍不住往后缩了一缩,声音骤然透着些许小心道:“师弟你别激动,这泰和神火炉不是没事嘛,只要温养十几年就会无碍了。”

    百草道人却仍是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语气道:“师父他老人家陨落在第二次天劫之下,如今转世之身仍旧没有丝毫消息,咱们这一脉仅剩你我师兄弟二人,师兄几百岁的人了,可得稳重些才是啊。”

    太玄派之中,葛玄清最怕的向来不是那些元神地仙,反而是这个仅仅成就中品金丹,年纪比他小上许多的师弟,百草道人。

    而此次更是他有错在先,故而更是不敢出言反驳,只好支支吾吾的答应下来。

    却不知百草道人此时心中也是欲哭无泪,师父去的早,留下了个这么不省心的师兄,他也是心累得很,真是不知道这般心性是如何成就上品金丹的。

    若非在师傅陨落之后天生师叔对自己二人多有照拂,只怕这师父一手创下的丹殿早就流入他人手中了,虽然都是分属同门,但这丹殿在其心中却是意义非凡,轻易放不下的。

    而师兄虽然哪哪都好,但五六百岁的人了,性子还是有些跳脱,自己对他操得心,比自己那几个弟子还多。

    叹气之下,百草道人取出一件五彩光华流转不定的烟雾状秘宝,抛给葛玄清道:“这是九阶道术秘宝太乙五烟罗,师兄也知道是师父当初留给我的,还能用两次,此次凶险,师兄先拿去防身吧。”

    想了想百草道人有加了句:“用不上的话回来记得还给我!”

    葛玄清见状,知道推辞不得,心中感激之下接过后道:“几百年来都是师弟为我操心,为兄感激不尽。”

    “师兄若真是感激不尽,平安归来之后,少惹些事就好了。”百草道人有气无力的说道。

    “师弟说的,贫道记下了,定不会再让师弟你操心。”葛玄清“乖巧”的点头道。

    葛玄清这般状态,百草道人也算司空见惯了,只顾道:“泰和神火炉若当真无碍的话,师兄也带去吧,那样的话若不是直面妖仙,师兄应当都会平安无事的。”

    “师弟炼丹也要用,不若你拿去保管吧。”葛玄清谦让道。

    “我有自己的本命法器元阳宝鼎已经够用了。”百草道人推辞道。

    随后就见其起身道:“好了,师弟现在只希望师兄平安归来了!我也要带人去观海城了,那边还有一位新招募的客卿,据说炼丹之术不错,另有两味不错的丹方,还需要当年见识一番。”

    葛玄清闻言,起身赔笑道:“有劳师弟了。这本该是贫道之事,反倒劳烦你费心。不过此番因贫道之故,丹殿人才损失不少,只要那位天心道人不差的话,待遇再提高一些也是无妨的。”

    点了点头,百草道人附和道:“师弟自是知道这个道理,而据庆元传回的消息来看,那天心道人倒不是个眼高手低的,不过还是稍后贫道亲自考教一番才是。”

    “对了,师弟打算带哪几个人去观海城坐镇?”

    “咱们本派的两人,和一位客卿就够了。毕竟总不能不留一些在门内维持丹殿吧。”百草道人淡淡道。

    “师弟坐镇,算上天心道人共有四位丹师,再加上一些筑基境界的小辈辅助倒也没什么问题了。”葛玄清闻言,点了点头,也觉得没什么大问题。

    而后,就见二人出了丹殿,各自朝着两个方向而去,那百草道人正是朝着观海城的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