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证道诸天之道尊 > 第二百零七章 尽诛!
    “三位这是什么意思,好好的怎么竟对贫道动起手来?”

    感应着自身已然处于一处阵法之中,而三人的身影已经隐藏起来,林清羽巍然不动的淡淡对三人道。

    不过对于三人为何对自己,或者说是炼妖道人动手,林清羽亦是十分的好奇,才没有立即动手,反而和他们废话起来。

    百灵子飘忽不定的声音传来:“道友行事虽然隐蔽,但却也并非一点马脚都没有露出来。”

    林清羽眼皮一条,还以为自己乔装打扮竟然被他们发现了,却又听其继续说道:“吾等散修不易,皆是一起共事之人,道友得了机缘也不想着和大家分享,竟是打算独吞嘛?”

    原来还是炼妖道人自己的事,林清羽还想着自己精心的准备怎么会被他们几个乌合之众识破呢。

    不过既然他们三人贪心作祟对自己出手,总也没有放过他们的道理。

    “呵呵,莫说贫道没得什么所谓的机缘,就算是得了什么,只怕也与三位无关吧。”林清羽漫不经心的对着隐藏着的三人说道,神识则是早已将这处阵法搜索了一遍。

    不得不说,林清羽倒是小瞧了那沈中源。从这阵法的布置手法来看,是出自他的手无疑,威力上来看,困住寻常玉液后期的修士也能坚持一阵子,想来布阵的材料定是三人凑出来的,不然只怕那沈中源也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怪也只怪那炼妖道人不够小心,竟然会被其他人察觉到行动,也幸好他们三个贪心,也不知道具体信息,没有透露出去,不然只怕更加麻烦。

    风雨声听了林清羽的话,嘿嘿一笑道:“炼妖你向来不把吾等看在眼里,嫌弃我和沈道兄实力弱,百灵子道长垂垂老矣,行事为所欲为,自然不会注意到我早就时刻盯着你了。”

    而此时,沈中源向来平和的声音之中也难掩贪婪道:“道友一年前那次趁着修整期间行事早已被风道友看在眼里,虽然没能跟随道友深入太久,但却也看到了一些东西,识相些还是从实招来吧。”

    这炼妖道友是有多蠢,被跟踪到那里还没有察觉,林清羽也是服气了。

    不过想着风雨声向来擅长水行道法也就理解了。

    “哦?那不知三位到底意下如何?总不能白白就让贫道把东西让出来吧?”林清羽似笑非笑的环视一遍四周,淡淡说道。

    百灵子略带笑意的声音传来:“道友只需交出所得,随后发誓不能对外泄露只言片语,这样的话留道友一命也未尝不可。若是不答应的话,也就休怪吾等不念往日情意,送道友上路了。”

    好家伙,比自己狠多了,之前自己还纠结对他们怎么处理的好呢,人家却想着要解决自己了,虽然自己也算是给那炼妖道人顶锅了。

    心中暗下决定,林清羽摇头笑道:“几位还真是贪心的很呢。果真要如此才行吗?”

    沈中源见林清羽仍不松口,声音骤冷道:“既然道友不识抬举,就休怪我们不客气了。”

    话音刚落,林清羽就感觉阵法之中元气震荡起来,五行之中,水行之力迅速凝结而出,幻化成数条水龙,狰狞着朝林清羽飞来。

    “嗯,威力尚可,勉强摸到了四阶道术的边,只是这还不够看。”

    林清羽微微一笑,右手之中一把三尺三寸三分长的紫色宝剑出现,表面弥漫着淡淡的紫色雷光,随着林清羽的一挥,就斩出了数千道紫金色的剑光,朝着阵法之中的各个节点而去。

    方才那么半天,林清羽又岂会真和他们在那里废话那么久,早已把阵法摸得七八成之下,自然是一剑斩出,直接破掉了阵法。

    而就在林清羽手中亮出紫霄剑的时候,三人心中就隐隐感觉到了一丝不妙,在剑光遍布阵法之中时更是肝胆俱裂,连忙施展手段防御。

    只不过仓促之间,他们哪里来得及防御妥当,纵然剑光并未针对他们,波及之下,也让他们一个个落得遍体鳞伤。

    在阵法破开的一刹那,三人的身影就浮现在空中,林清羽可没忘了每个人身上还带着一件符宝呢,给他们用出来的机会自己才麻烦呢。

    当下,手腕一转,数道剑光瞬间朝着三人射去,根本不理会百灵子张嘴想要说什么的神情。

    收取了三人的物品,并清理了此地的痕迹之后,林清羽也算心满意足,正要隐藏身影前往那处海底妖仙洞府。

    此时。

    却见林清羽神色忽然大变,猛然转头望向一旁礁石之上,

    一道修长而挺拔的身影仿佛早已待在那里一般,正望着林清羽,白皙的双手排动,口中赞叹出声道:“好剑术,想不到东海修士之中竟然还有如此剑术了得之人,真是让贫道开了眼界。”

    勉强平复了心境,林清羽面上挤出一丝笑意道:“不知何方前辈大驾光临,倒是让晚辈惶恐的很。”

    虽然如此,但语气里难免带着一丝丝受到惊吓后的不悦,也是感觉到了来人是人族,而且气息纯正,所料不差当时正道中人才敢如此。

    感觉到了林清羽话里透着的情绪,来人遁光一闪,就出现在林清羽身前不远处,而林清羽极其勉强的控制住退后的冲动,没有弱了气势。

    那人见状,心中更是赞赏了几分,不由得露出一丝和善的笑意道:“是贫道失礼了,太玄派殷长生见过道友了,还不知道有如何称呼?可不要和贫道说叫什么炼妖道人才是。”

    殷长生,太玄派真传弟子,新进上品金丹宗师,怎么会是他!

    林清羽心中无语,而且看这殷长生看样子来的倒是挺早,只是不知是经过还是有意。

    “晚辈不过无名小卒罢了,前辈倒是不必在意。”林清羽打了个哈哈说道。

    殷长生见状摇头失笑,:“如此玄妙的剑诀,别的门派不知道,敝派却是拿不出来,呵呵,道友来历贫道倒是好奇的很。”

    “不过是长辈传下来的东西罢了,竟然还会入了前辈的眼,晚辈真是三生有幸!”林清羽面带微笑的对殷长生敷衍道。

    殷长生闻言,虽知道林清羽在敷衍,但却也丝毫不动怒,轻笑一声道:“兜圈子就是不回答贫道的问题,道友还真是油滑的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