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证道诸天之道尊 > 第二百零八章 殷长生
    “虽然道友的手段贫道不能尽数看透,但战况愈演愈烈之时,遮掩相貌深入东海,只怕所谋不小吧。”殷长生看着林清羽,说出了自己的推测,虽是如此,但语气里却已是十足的肯定。

    林清羽心中不敢放松警惕,小心应对着道:“不过是一些个人私事罢了,倒是要劳烦前辈费心关照了。”

    “私事?真巧,贫道也是为了私事而来呢。”殷长生看着林清羽只是笑着尬聊道。

    不知道这殷长生到底怀着什么心思,林清羽心中无奈,露出一起笑容道:“前辈既然有事那晚辈也就不耽搁您的时间了,这里就先走一步了。”

    殷长生闻言,笑着阻拦道:“道友别急。海外凶险万分,既然你我皆是为了自己的私事而来,不若联手,也好有个照应?”

    “晚辈实力低微,前辈要办的事自然不小,晚辈只怕力有未逮,拖累前辈。”林清羽心中一紧,这殷长生是要干嘛。

    殷长生深深地看了一眼,满是推崇说道:“道友实力仅仅露出冰山一角,就已经略胜于那些下品金丹的人,与道友联手咱们倒是可以互为助力!”

    “前辈堂堂上品金丹宗师,如何就看得上晚辈这点实力了,况且前辈信得着晚辈,晚辈信不着您呢。”林清羽不知他什么打算,但自然是要拒绝到底的。

    “道友一再拒绝贫道,还真当贫道好脾气吗?”殷长生看向林清羽的目光渐渐犀利,丝丝威压向着林清羽压迫而来。

    林清羽警惕的退后三步,握紧手中的紫霄剑,同时准备好随时脱身。

    上品金丹宗师,还是大派出身,自己可没把握应付,还是趁早溜走的好。

    察觉出林清羽的打算,殷长生心中微微一笑,不过手中却是毫不犹豫的一记五阶道术飞向了林清羽。

    随着殷长生的道术,林清羽只见这处原本丑陋荒凉的礁石林瞬间变得生机勃勃,脚下神奇般的生长出无数的树木藤蔓将自己笼罩并纠缠而来。

    仅仅一记随手的道术,威力就不是之前那三人的的阵法所能比拟的。

    也幸好其成就金丹不久,一身道术最多应该只有五阶。

    林清羽灵活的躲开了身边的树木藤蔓攻击,手中紫霄剑一挥之下,又是无数道凝练的剑光纵横交错的与殷长生的道术互相抵消。

    不过林清羽也察觉到,同样是五阶道术,上品金丹宗师比之下品金丹宗师用出的威力却是要强上几分的,想来这就是成就金丹,天人交感之时拉开的差距。

    太乙分光剑诀虽然在如今的林清羽手中已经能够稳定发挥出五阶道术的威力,但与货真价实的金丹宗师,特别是上品金丹宗师比,差距还是极其明显的。

    殷长生不过是试探性的一记道术,自己虽未全力,倒也废了一番手脚之后才算完全破去。

    只是这个时候,林清羽就见殷长生双目之中,射出一道幽深,安宁的神光向自己罩来。

    九死安魂神光,太玄派招牌的生,死道术之一,神光笼罩之下,对手的神魂,阴神会陷入深层次的沉眠,安宁之中,任由人宰割。

    林清羽唬了一跳,身处太玄派的势力范围之内,他又怎么会不去了解一番他们的情报,其招牌道术自然是声名在外。

    试探一次就来这么狠的道术,林清羽虽然有些意外,但仍旧连忙闪开,凭借上清真雷布下一层声势浩大的屏障。

    早已达到四阶层次的上清真雷威力已然不俗,大量雷光聚集的屏障在平时更是可以称得上是固若金汤。

    不过随着九死安魂神光的到来,雷光屏障却仿佛一点点陷入沉寂一般,开始慢慢平静,最终彻底的消散开来。

    林清羽目光一凝,这都可以,连道术都可以安抚下来?

    不过林清羽也发现,破去了雷光屏障的九死安魂神光的威力也被消磨去了三分。

    见此情形,精神一振之下,林清羽毫不犹豫的的一记九清太初神光发出,九道清气看似缓慢,实则转瞬之间就与九死安魂神光相接。

    九清太初神光等级不过三阶道术,但经过一番消磨的九死安魂神光此时威力也已经也仅仅维持在四阶巅峰的层次,更何况先天属性上,死亡更不及太初,故而最终的结果出乎二人的意料,竟是完全的相互抵消了。

    虽然林清羽对子这门道术的威力有所期待,但能达到如此效果也着实出乎意料,不过看着比自己更加意外的殷长生,林清羽毫不犹豫的先发制人,斩出一片剑光以后就要转身遁走。

    “道友,请留步!”

    听着身后传来殷长生的声音,林清羽一个机灵,速度更是加快了几分,转瞬之间飞出了大老远,化作一道黑点消失在天边。

    而就在林清羽以为已经甩开了殷长生的时候,却见眼前一闪,殷长生略带笑意的脸就再次出现在自己面前。

    “道友在往那边跑可就要飞进妖兽的大本营了,到时候想脱身可就没那么容易了。”殷长生一副方才什么也没发生的样子,好言劝道。

    林清羽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无力道:“前辈,咱们往日无怨,近日无仇的,总是拦着晚辈做什么?”

    看着林清羽一副又是随时动手的样子,殷长生歉然一笑,解释道:“方才不过是为了看看道友的实力,才出手试探,得罪之处还望海涵!”

    说完,更是对着林清羽拱手一礼,以示诚心。

    不知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林清羽不敢大意,谁知道他还会不会突然又暴起出手。

    林清羽望着殷长生叹了一口气后道:“前辈到底想要做什么还是请直接明言就是了。”

    殷长生尴尬一笑道:“方才就想和道友说来着,只是突然起意,想见识一下道友的实力,多有得罪了。”

    林清羽心中长叹,也不知道这殷长生说的话有几分可信,他也不敢问,只好做出一副洗耳恭听的模样。

    “贫道此次出海的目的地但是与小友一般,皆是下面那处妖仙洞府!”殷长生微微一笑,没有理会林清羽微变的脸色说道。

    却不知,林清羽心里早就把炼妖道人暗骂一通了,碰到了前人洞府,怎么见到一个人就都能知道,他还自以为只掌握在自己手里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