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证道诸天之道尊 > 第二百零九章 龟蛇玉符
    事已至此,林清羽虽然心里忍不住接连咒骂炼妖道人,但见这殷长生一脸笃定的看着自己,索性也就大方承认了。

    不过鉴于他方才出手攻击自己,林清羽心中却是一直没有放下戒备,谁知道是不是真如他所言一般,仅仅是想看看自己实力。

    只是,对于殷长生如何断定自己也是奔着妖仙洞府来的,林清羽仍是有些好奇,总不能来到这片海域就被其怀疑上了吧。

    故而,林清羽直接说出了心中的疑惑对殷长生问道:“前辈总要告诉晚辈,您是如何肯定晚辈亦是冲着这处妖仙洞府来的吧,不然纵然前辈此时看似毫无恶意,晚辈也是心中不安地很。”

    殷长生闻言,轻轻点了点头,淡笑道:“道友如此小心也是应该的。不过小友首先也要知道,这妖仙洞府虽然从未现世过,但却也并非丝毫不为外人所知。”

    见林清羽听得认真,其继续道:“例如贫道,就是从门派藏经楼之中的一册杂记之中偶然发现线索,才一句追查获得的消息。而在那过程中也发现,一些其他人的踪迹,索性境界都不太高,并未察觉到贫道的痕迹。”

    “若是如前辈所言,贵派之中,知道这处洞府的只怕还有一些人吧。”林清羽听到此处忍不住问道。

    谁知,殷长生却是轻轻摇头道:“那本杂记本就是与修行无关的书,贫道阅览之前,已有近千年无人借阅过了。故而,本派之中,当无人知晓,道友需要关心的是妖族之人,毕竟洞府的主人是他们那边的。”

    林清羽眉头锁起,喃喃道:“妖族......”

    “没错,贫道搜集洞府消息也有多年,收获也算不少,但和妖族那边比只怕还是显得少了,故而才想着趁此妖兽暴动之时,寻些帮手探索一番。”殷长生看着林清羽道。

    听了他的话,林清羽却是看了其一眼,奇怪道:“道友需要帮手贵派多的是,只要把消息上交门派,地仙真人只怕都会为此出手吧,纵然收获一部分会上交门派,但道友所得也定然不少吧。”

    谁知殷长生却是摇了摇头,道:“门派作为后盾固然不错,但有些事还是自己努力才能起到磨砺自身的作用,况且,一些事也不方便门中长辈知晓。”

    并未去深究殷长生话里的未尽之意,林清羽仍旧委婉道:“话虽如此,但晚辈不过区区玉液境界,只怕到时候帮不了前辈,反而造成拖累,更何况,前辈的意思是妖族那边也有人知道洞府的消息,此番也不得不防备,看来,晚辈还是就此退去的好。”

    殷长生闻言,眼带笑意的看着林清羽道:“太过谦虚可不是好事。不说别的,小友仅凭一手剑术,就已然胜过下品金丹少许了。再加上一身道术,本命法器,啧啧,寻常中品金丹想要留下小友也非易事。”

    “前辈也说了,留下晚辈并非易事,却也不是太难,更何况还有那些积年的妖王,内丹打磨的早已不逊于道门上品金丹宗师。”林清羽依旧摇头道。

    “找道友联手自然不会让道友顶在前面,若遇到积年的妖王,自有贫道在前,道友只需帮贫道拖住那些可能遇到的新晋妖王,他们不过相当于下品金丹,至多有着金丹三转的火候罢了。”殷长生自信满满的说道。

    只不过对此,林清羽依旧心里没底,毕竟他也不过是晋升未久,纵然是上品金丹,进阶速度不慢,但如今一身道术能提升到六阶的只怕也没有。

    故而,一脸狐疑的看向殷长生,一副不听他忽悠的样子。虽然自己兴致满满的出海而来,想着能有一番收获,但危险太大,自己就当放了风就回去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小命可比什么都重要。

    殷长生见此,也是无奈,他出身正道,更有着自身骄傲和原则,若让他真用什么强硬手段威逼利诱,他还真做不出来。

    况且真要想入了那处洞府,他是无论如何也不能没有林清羽的。

    看着一副随时打算动身回程的林清羽,殷长生道:“贫道会为道友提供一道九阶道术的虚空挪移符,若遇到危及生命的凶险,道友大可凭此离去,如何?”

    “当真?!”林清羽惊讶道。

    九阶虚空挪移符虽然步入仙术的层次,但却并非金丹圆满的宗师能够制作出来的,一些元神初成的地仙失败的几率亦是很大,而且每一道也不过仅仅能用一次罢了。

    这殷长生下如此大的血本就为了和自己联手探索洞府,还真不知道他到底怎么想的。

    “九阶虚空挪移符虽然珍贵,但只要咱们成功之后,定然能够弥补回来的。”殷长生虽然心里肉疼,但面上亦是淡然说道。

    林清羽微微点头,露出一丝笑意道:“前辈执意邀请晚辈联手,只怕还有别的原因吧?还是直接说出来吧,不然晚辈也是不会答应的。”

    殷长生闻言,无奈一笑道:“道友不问,稍后贫道也会说的。

    那处妖仙洞府想要成功入内,当需凭借一套玉符才行。

    而这玉符有一套,分为子,母。子符两枚,分别刻画有龟蛇二相,只有齐聚才能入内,不然则需要借助大量的玄武血液才行。

    而母符的话,则可以直接进入洞府,不需要玄武血液的辅助。”

    林清羽闻言,瞬间恍然大悟,神识探入炼妖道人的储物袋之中,找出那枚玉符,仔细观察才发现,玉符之上并非自己之前以为的玄武之形,仅仅是龟形罢了。

    只是这殷长生又如何知道自己身上带有玉符的呢?

    不过还没等林清羽问出口来,殷长生直接道:“贫道搜寻多年,也仅仅寻到了一枚蛇形子符,后来凭借门派之中的一门秘法感应之下才偶然发现另一枚子符的气息也在东海,此次便是寻着感应,发现了那三人不自量力,围攻道友。”

    林清羽恍然之下却是好奇道:“哦?不知什么秘法竟然如此玄妙?”

    虽然觉得林清羽的关注点好像有些偏了,但殷长生仍旧一副好脾气似的道:“一门根据神道祭祀之术演化而来的秘法道友若是感兴趣,咱们事成之后再一同探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