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证道诸天之道尊 > 第二百一十章 无题
    “前辈还真打算和晚辈区区一个玉液后期修士联手?”林清羽仍是不确定道。

    见殷长生仍旧点头,丝毫没有动摇的意思,林清羽索性也就放开了,大不了玩脱了各自跑路就是了。

    而由于二人也算凑齐了龟蛇二符,倒是不再需要拿真武放血了。

    林清羽之所以并未再推辞也是想着这殷长生并未恃强凌弱有着杀人夺宝的心思,虽然出手试探了自己一番,但不过是为了确认自己实力,除此之外给人的感官还算不错。

    况且,人家也说了会给自己一道九阶的虚空挪移符以防不测,诚意倒也算是满满的。况且,自己也不是没有别的脱身方法。

    就见林清羽展颜一笑道:“好,到了那里就要承蒙前辈多多照料了。”

    “哈哈哈,好,一同前去,自然也要一同归来才是,这是虚空挪移符,道友还请先收好。”殷长生见林清羽终是说出了肯定的话,开怀一笑,同时识趣的把承诺的的虚空挪移符递了过来。

    林清羽接过之后,毫不避讳的仔细检查了一番,确认无误后,才小心的收入囊中,对殷长生道谢道:“如此晚辈也能够安心几分了,多谢前辈慷慨。”

    殷长生闻言轻轻颔首笑道:“道友也不必如此客气了。贫道不过痴长你几岁罢了,唤上一声道友即可,前辈来,前辈去的贫道听了也是厌烦的很。”

    林清羽自然也觉得这样不错,总叫着前辈平白矮了半个头似的,之前不过是顾及他实力高深,怕惹人不喜罢了,既然他主动提出来,自己当然是顺水推舟答应下来就是了。

    不过到底还是需要留一手才是,虽然紫霄剑和九清太初神光等道术已为对方所见,但总不能傻到直接和对方交代老底,只道:“贫道紫霄见过殷道友!”

    “呵呵,道友总算肯透露姓名了,还真是小心的很,”殷长生一副无奈的样子笑道。

    林清羽闻言,露出不好意思的神情,歉然道:“贫道一介散修,出门在外,自然谨慎些好,哪里比得上道友,太玄门下,自然不怕仇家顺着名讳寻上门。”

    殷长生笑着点了点头,表示理解随后道:“不过道友这改容换貌的手法倒是玄妙,贫道到现在仍旧看不真切,啧啧!”

    “呵呵,皮囊变相罢了,道友何必纠结于贫道长什么样,紫霄剑在手,道友日后总能认出贫道来就是了。”林清羽笑眯眯的看着殷长生,却是丝毫没有撤去消写颜之术和先天太虚有无神光的打算。

    殷长生无奈,却也只能摇头苦笑,并未再多说些什么。

    林清羽却是想着之后就要探索那处洞府,但二人所持有的毕竟仅仅是子符,那母符是不是在他人掌控中自己可是不知道。

    故而当即出言问道:“道友既然能够感应到贫道所持有的子符,那不知道对那没母符可有感应?”

    却见殷长生皱着眉头点了点头道:“感应虽然模糊,但是基本能确认亦在他人的掌控之中,只不过从位置上来看,应当是东海妖族中人无疑。”

    “可能确认现在那人在何方?”林清羽隐隐有一丝不详的预感追问道。

    果然,殷长生摇头道:“原本还时常出现在秘法的感知力,只是不知道近日是否被其察觉,被其凭借一些手段凭屏蔽了,只是那样一来咱们就不得不做最坏的打算了。”

    听了殷长生的话,林清羽脸色就有些不好了,连忙手指掐动,试图推算一番吉凶,四阶道术层次的六甲奇门威力已然不俗,奋力推算之下,虽然结果有些模糊,但总算窥探出一丝蛛丝马迹。

    而殷长生早在林清羽在那开始掐算的时候就惊奇不已,但却也知道这个时候不应该打扰,直到林清羽停下动作,才出言问道:“想不到道友竟然还精通卜算之术,不知结果如何?”

    林清羽点了点头,却又叹了口气道:“终究是贫道修为不够,用尽全力也不过隐约推算出此行定然不顺,危险却并非源于那些妖族。”

    “不是那些妖族带来的危险?!那就是源于洞府本身了。”殷长生亦是皱着眉头道。

    一阵苦笑之后,林清羽道:“没错,这样一来,这卦象近乎无用,只不过排除了妖族带来的危险罢了。”

    殷长生洒然一笑道:“这也不错了,总好过一无所知。”

    听着殷长生仿佛自我安慰的话,林清羽也只能敷衍般的附和着。

    不过想想也正常,终究是地仙洞府,危险又哪里能够小了,不管怎么样,到时候时机不对溜了就是了,想来殷长生亦是如此的想法。

    “事不宜迟咱们这就动身,路上贫道顺便把掌握的一些关于洞府的信息和道友说一下。”

    殷长生提起了精神,眼见再拖延下去变故横生就更加麻烦,当即建议道。

    对此,林清羽自无不可,赶早不赶晚,别和那些妖族撞个满怀就好。

    而路上的时候,林清羽对于那处妖仙洞府也有了更清楚的了解。

    据他多年暗自搜集的消息,这处妖仙洞府确实是属于一尊玄武妖仙,而且还是一位渡过了一次天劫的,只是不知为何而陨落。

    而且这么多年下来,纵然隐隐有一些消息流传出来,却也并未有人在意,以至于洞府到如今还处于未被开发的状态,里面有什么也根本无从得知。

    不过殷长生为了稳妥起见,将东海附近出现过关于玄武的各种情报信息整理了一遍,也算总结出了一些东西。

    东海这里万年以来共出现了五只玄武,其中有确切消息的有三位,一位如今就在东海,不过却是处于半隐居状态,基本不问世事,人妖两方也抱以尊敬,没人去冒犯。

    还有一尊也早在数千年前就远走北冥,如今在那里也是声名赫赫。

    而最后那位则是还未成长起来就遭了劫数陨落了。

    剩下的那两个,据殷长生所说,怎么传的都有,却甚少有可信的消息,不过想来这处洞府就是其中一人的。

    “没有更具体的了?”林清羽不死心追问道。

    在接到了令人失望的回答后,林清羽无奈一笑道:“罢了,那就走上一遭,见识见识传说中的地仙洞府,反正前面有道友这个高个子顶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