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证道诸天之道尊 > 第二百二十三章 伏击!
    眼见殷长生,林清羽二人乍一到了庭院就被他们准备好了的道术击中要害,水蛇腰的蓝欣不屑的嗤笑一声说道。

    待她还要继续讽刺两句的时候却突然听到她主子一声冷喝道:“蠢货快闪开!”

    然而,纵然接到了其主子的提醒,但其动作到底慢了一拍,还未来得及完全闪开,就见一道紫金色的剑光一闪而过,其左臂已然其根落下!

    不过蓝欣即使心性不如人族的金丹修士,但怎么说也是结了妖丹的妖王,至少大意之下遭此一击但却能够避过要害,仅仅损失了一条手臂。

    其快速的闪到了一边,目光恨恨的盯着林清羽二人的身影,却是已然发现,方才被他们击中的不过是两道不知什么手段制造的幻象罢了。

    林清羽二人出来之前,自然是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更是有了一出来就被攻击的准备。

    故而,二人快速商议之后,便由殷长生简单的炼化幻神琉璃球,操纵二人的镜像先行探路,以防万一。

    结果也不出二人所料,却是喜忧参半!

    虽然成功的躲过了伏击,并且伤到了对方的一人,但二人也发现,对年三人却都是实打实的金丹妖王。

    而且中间那位气质阴冷的年轻男子更是气机深沉,隐隐给林清羽一种压力,其身旁的黄玉铠甲男子和那女子虽然气息远不如他,但看起来也都是结丹有些年头的妖王了。

    ......

    双方就这样僵持着,最后还是对方率先沉不住气,只听那领头的年轻公子倨傲的看着林清羽二人说道:“哼,此处乃是我妖族前辈的遗泽,二位身为人族,识相的话还是把得来的东西全部交出来,那样的话本公子还会考虑考虑放尔等离去,不然的话,也就休要怪我不客气了。”

    话虽如此,但林清羽见对年那三人隐隐组成的阵势,看似松懈,实则把二人遁走的出路都堵住了,可是丝毫没有让二人离去的意思。

    况且,到手的东西还想让二人吐出来?若说对年实力完全碾压自己这边还好,但三个金丹妖王,殷长生看在眼里的也不过就是那领头的公子罢了。

    其他二人纵然成丹有几年了,但殷长生很明显的能够感应的出来,他们的内丹火候还浅,品质尚不能与中品金丹媲美。

    不过既然对方有心情废话,殷长生和林清羽自然也乐的和他们周旋,以图对策。

    殷长生一心二用,一边和那公子道:“前人遗泽,本就是无主之物,况且虽说是妖族,但与阁下也并非同族,方才所言未免有些牵强附会吧。”

    同时神识则是与林清羽说道:“道友,待会若是动起手来,贫道拖住这领头的和那个铠甲护卫,道友是否有信心尽快除掉那女子?”

    “若是那女子的话应当是没问题的,方才贫道已经试过她的深浅,她若是没有什么其他强力手段的话,应当很快就可以了。”林清羽没怎么犹豫,就肯定的说道。

    不说林清羽凭借本身的实力就足以与她周旋甚至击败,更有六阴鬼王的金丹炼制的外丹作为底牌,解决她实在不是什么难事。

    至少几次见林清羽出手,故而殷长生对于他的话自然也是深信不疑。

    而他自己,若说短时间内击败另外二人他自然是没把握的,但要说周旋的话,他还是信心十足的。

    除非对方能够秒杀自己,不然殷长生相信就算耗,自己也能够把对面那两个男子给耗到力竭。

    当然,其心里也是有些警惕的,毕竟那领头的男子看起来就不容小觑,自己不得不防!

    瞬息之间,林清羽,殷长生二人便已经商议完毕,只待谋求出手的时机即可。

    而那边,殷长生自然也没有放松与那领头公子磨嘴皮子。

    只见那年轻公子听了殷长生的话后不紧不慢的说道:“既然本公子来了,那这里就是与本公子有缘,其他一切外人唯有让步一途....”

    与此同时,深深地看了殷长生一眼后,冷笑道:“若是不让的话,那自然只有本公子亲自教他怎么服从让步了。”

    殷长生表现出了一副义愤填膺,忍受不了其如此霸道的样子,不服气似的说道:“阁下未免太过霸道了些,须知此地纵然位于东海,但距离我人族区域亦是不远!”

    说完,就在那年轻公子要继续回话的时候,悍然出手,法力运转之下,一片茂密的树林就已然要把对面三人笼罩。

    然而,却见那年轻公子神色不变,嘴角依旧带着不屑的冷笑。

    却见那另外二人竟仿佛先知先觉一般,关键时刻脱离了殷长生的道术笼罩,攻向了林清羽。

    只是此时,那年轻公子的反击适时到来,殷长生无奈,只好全力压制对方让他短时间内挣脱不得。

    这边,林清羽见对方竞有二人朝着自己袭来,虽然眉头微皱,但却不慌不忙,一道雷网显化于身前,虽然不能重创二人,但却足以干扰到二人。

    特别是那水蛇腰的女子,本就断了一臂,虽然伤势已然抑制住了,但上清真雷那堂皇浩然的气息仍旧让其感到阵阵的不适。

    与之相比,那黄玉铠甲的男子则明显强出太多,纵然收到影响,看起来也不过微乎其微罢了。

    林清羽对此毫不在意一般,看着对方二人,神色冷然,一挥紫霄剑,数量不多却十分凝练的剑光仿佛疾驰的闪电一般朝着他们袭去。

    那黄玉铠甲的男子只见已然旁观了林清羽剑光的威力,虽然觉得威胁不大,到仍旧十足的小心,架起手中握着的黄铜巨锤,不断挥舞之间竟是把剑光都给挡到了一边。

    那水蛇腰的女子也就是蓝欣,对于林清羽的剑光可以说的上是恨之入骨,面对再次袭来的剑光,姣好的面容已然变得十分狰狞,同时手中取出一根蓝黑色的皮鞭,转瞬之间就在身前化作了密密麻麻的屏障,将自己看看守护住了。

    殷长生那边,感觉领头的年轻公子挣脱之力愈发的大了,已然没有顾及林清羽这边的余力,只好给了林清羽一个爱莫能助的眼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