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证道诸天之道尊 > 第二百三十一章 秘辛
    “道友的意思是这人现在仅是部分残缺的元神和真灵附着在凭依之物上?”听完敖紫衣的话,殷长生皱着眉头问道。

    敖紫衣神色不见丝毫轻松道:“没错,如果本公子所料没错的话,这人的凭依之物就是这由北冥寒星练就的洞府本身了。”

    “也就是说咱们相当于在这家伙身体里面了?”林清羽忍不住惊讶出声道,若真是这样的话,想要出去只怕更加困难了。

    而且,没什么意外的话,这人只怕除了那玄武妖仙,也不会是别人了。

    三人交流起来不过片刻,那人却也毫不在意,任凭三人交谈,悠然笑道:“呵呵,不成想如今妖族之中竟然还有人晓得这门从其他大千世界流传过来的渡劫秘术,倒也难得。”

    敖紫衣吸了一口气道:“想不到前辈竟然尚存于世,实乃我妖族之幸,父王和其他几位龙王知道了定然会十分欣喜的。”

    “小家伙不老实,这是在威胁本尊吗?”那声音的主人语气不变,依旧温和,但说出的话却是让人心里发凉。

    “在你们尽数进来之后,洞府早就遁到了一处更加隐蔽所在,另有其他遮掩天机之手段,你们的长辈寻不来的,不然本座这老骨头可不是要赔了进去。”

    三人听了这话,林清羽倒还好,大不了跑路修炼到元神境界再过来,殷长生和敖紫衣却是脸色愈发难看,其中殷长生尤为明显。

    敖紫衣此番行动,知情者不少,其中就有其父母在内,其父亲更是龙王境界的真龙,故而其还能抱有一丝希望。

    而殷长生此番行动则完全是全无之情之人,独自偷偷前来海外探索,就算死在这了,只怕也是门派之中看管灵魂金灯的弟子率先发现。

    故而,现在殷长生心里可以说是欲哭无泪,早知道这样,他怎么也得和自己的师尊说一声再来了,至少不会像现在一般不明不在的就被人家来了一个瓮中捉鳖。

    这人的意思很明显,修养了这么多年,纵然仅是残存的部分元神和真灵,却也达到了可以夺舍的地步,至于转世重修,没有相应的秘法却是行不通的,哪怕是寻到了未降生胎儿钻了进去却也仅是“夺舍”而非“投胎”。

    而转世秘法向来珍贵难得,这人自是没有的,故而,左右都是夺舍他人,干嘛不夺舍一个起点高,底子厚实的,也好利于日后修行。

    在其看来,也算天无绝人之路,苦等数千年,眼看着都快绝望,打算自己动身出去寻找炉舍了,就正好有送上门来的,而且三个人各个皆是不凡,直叫自己挑花了眼。

    不过,可惜的是妖族仅有一人,还是那些四脚泥鳅的种,心里虽然膈应,但却也只好勉为其难的收下了,至于另外两个人,倒算的上是不错的口粮,正好可以作为滋补之用。

    为避免夜长梦多,这人当即决定动手,在其看来不过是三只待宰的羔羊罢了,虽然不是很在意他们的反抗,但自己却是迫切的渴望重新总有肉身,只是可惜,没有玄武后代供自己挑选,但已经受够了这种状态的他终究是等不得了。

    三人警惕的看着泛起阵阵幽光的洞府,还来不及有所动作却发现自身早已动弹不得了,不由得惊起一身冷汗。

    片刻之后,就见幽光慢慢汇聚,修炼形成了一个巴掌大的人影,笼罩在光芒之中,不见其真容。

    虽然状态并不完整,但到底是元神境界,其身上的威压却也压的三人喘不过气来,皆是一副任人宰割的样子。

    其中敖紫衣感觉尤为明显,只因这团元神就出现在起头顶三尺之地,此时还不知道其目标他也是白痴了,眼中闪过一丝绝望,却连自爆也做不到的他只能苦涩的闭上眼,一副听天由命的样子。

    林清羽和殷长生虽然皆是一副兔死狐悲之相却也没有能力做什么,只能眼睁睁看着那团元神慢慢落入敖紫衣的天灵之中。

    ......

    与此同时。

    东海之中的一处奢华宫殿之中,在那团元神开始动作之后,一尊端坐于之上的高大身影,顿时眼睛睁开,闪过一丝喜意,随即便消失在宫殿之中。

    当其身影在出现之时,却是已经到了深海之中,而脚下就是那个已经挪移到了此处的玄武洞府。

    “嵩里老鬼,来了就出来吧,何必躲躲藏藏,也不怕失了身份。”那高大身影三十岁不到,面色威严,长相与敖紫衣有六分相似,却气度更加不凡,正式其父亲,东海龙族之中,数位龙王之一——天宇龙王。

    话音落下,就见幽静的深海之下再次出现一道身影。

    来者乌发长须,面色威严,一身漆黑的道袍透着浓浓的死寂,沉眠意味,绕是天宇龙王,不紧收心神也会忍不住眼皮发沉,想要安眠下去。

    来者正是此次主持东海战斗的太玄派宿老——嵩里道人!

    “谨慎些总是好的。”嵩里道人不咸不淡的说了一句,目光却是仿佛透过洞府的阻拦看向里面的情况。

    天宇龙王嘿嘿一笑,同样望了过去,以如今那人苟延残喘的状态又如何能够防备的了早有准备的两尊地仙。

    “这老王八藏头露尾这么多年总算寻到蛛丝马迹引出了他,也不枉浪费了这么多年的功夫。”语气里透着喜意的天宇龙王道。

    嵩里道人轻轻颔首道:“不管怎么样,应当能够从他这里了解到关于其他大千世界的一些消息了。”

    天宇龙王闻言疑惑的看向嵩里道人问道:“这老王八当真从其他大千世界而来?”

    “就算不是其他大千世界的人,也定与其他世界有着不浅的关系。当年其虽然行踪甚少为人所知但有限的几次出手不难看出,其路数明显不是此方大千世界的人。”嵩里道人淡淡说道。

    天宇龙王点了点头道:“也是,虽然在其之后纵然亦有一些其他大千“偶然”过来的传承,但在其之前却是未曾有一丝一毫的踪迹。”

    “那些成就天仙遁破大千云游的前辈向来是有去无回,就连只言片语亦是未曾传回来,实在让人难以心安,以至于后来成就天仙的同道纵然心知留在这里进境缓慢,却也再没人敢试图离开,实在凄凉。”嵩里道人语气里带着一丝悲戚和无奈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