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证道诸天之道尊 > 第二百五十六章 翠屏山(求订求票~)
    翠屏山位于太玄派八万里外,处于其势力范围的边缘地带,又犹豫那里同样与星河,天云两派边境相接,原本灵气也不过尚可,故而三派为显大度,倒是将那里任由散修们安身。

    只不过,此番地下灵脉被人无意中察觉,来不及遮掩消息就已经传入三派耳朵之中,天云派尚且有自知之明,也乐的看两派相争。

    至于原本在翠屏山一带安身的散修们,两派也并未驱逐,而是好声的安抚下来,只待这翠屏山的所属敲定下来以后,再由太玄亦或是星河安排。

    翠屏山脉方圆不过六七百里,以翠屏,翠微,翠虚三座山峰为主,另有一些零落的小山头,原本灵气不过可以称上一句“尚可”,却也吸引了诸多散修。

    而此次就是一位下品金丹宗师为了庆祝自己金丹有成,才想着重新找一处地方开辟洞府,工程进展没多久,就无意中触动地脉,引发了灵气激荡,让原本沉寂的上乘灵脉显露出来。

    只是事发突然,这位金丹宗师根本来不及做什么遮掩,灵气爆发之下就已经引起了很多人的注意,以修仙之人的手段,亦是盏茶功夫不到,就引来了三派之人,随后一通扯皮,就有了此次的事情。

    修行界之中,下品灵脉对于玉液修士还好,勉强够用,但也不过最多支撑到玉液后期罢了,再往上就有些乏力了。

    是而,下品灵脉也只有那些不入流的小门派才看的上而已。

    而中品灵脉无论是灵气的充沛和品质都是下品灵脉的数倍甚至十数倍,完全可以吸引有金丹宗师坐镇的门派去争夺了,就算是对于一些大派,也足以立下一脉分支。

    上品灵脉更是珍贵无比,虽然元神层次的修炼已经逐步摆脱灵气,但对于金丹,玉液,筑基层次来说,灵气却是重中之重,故而上品灵脉对于门派传承显得尤为重要。

    翠屏山的这一处灵脉说是上乘灵脉,其实确切来说却是顶级灵脉之中的黄品灵脉。

    顶级灵脉通常不与上中下三品灵脉相比,只因顶级灵脉有些自然演化为福地的潜质,故而根据潜力和品质,分为天地玄黄四个等级。

    道门常说的洞天福地乃是修行圣地,灵气自不必说,更为重要居于洞天福地之中对于修行的感悟同样远胜于寻常灵脉。

    天云派立派三千年,其祖师天云子就是成就元神之后发现了一处位列玄品的灵脉而后凭借法力加速演化成了一处福地,才立下了传承根基。

    而太玄派的福地则是有太玄老人以一处地品灵脉演化而来,比之天云派的好上许多。

    星河派又有不同,其本身福地品质虽然不如太玄,只与天云相当,但其二代祖师福缘深厚,外出云游之时发现了一处天仙陨落后遗留的洞天,随后凭借手段炼化,自己成为了洞天之主。

    虽然山路渺茫,但其本就没有把握度过最后一次天劫,如此倒也正好寿元无忧,天劫直接没了,而且还能发挥出近乎天仙的实力。

    只可惜,这处洞天的开辟之人主修道则为土行一脉,辅以金行,与星河派的水行,星辰,云雾类功法不符。

    是而,对于翠屏山这一处灵脉的归属问题,太玄,星河两派谁也不想随意放手。

    但考虑两派也算比邻多年又没有什么仇怨,同时亦是不想平白的让旁观之人捡便宜,看笑话,此次的比斗双方便都要点到为止。

    八万里的距离,就算以金丹境界的速度也要飞上一阵子才行。

    而此次殷长生带头,两位太玄派的下品金丹宗师协助,另有算上林清羽在内的五位玉液修士一同前往。

    松溪子早就带领一部分人前去翠屏山坐镇,一则是双方带头之人提前会面,二来也是为了防备一些宵小之辈,以防他们损人不利己的破坏灵脉,毕竟修行界之中什么样的人都不少。

    此次双方比斗的第三方公证之人便是天云派唯一一个元神真人,也是立派祖师天云子。

    作为一个渡过了一次天劫的元神地仙,能够在太玄,星河二派的夹缝中活的这么顺溜自是有其道理的。

    一则是天云派门人不多,又不争不抢,多是闲云野鹤一般的人物。

    二来也是天云子乃是一位天仙真君的记名弟子,没有出过天仙的两派自然也识趣的任由天云派创立了。

    林清羽一行八人驾驭着各色遁光飞快的朝着翠屏山方向飞去。

    其中又以殷长生的速度最快,林清羽和另外两位金丹宗师次之,这还是林清羽有意放慢速度的结果。

    绕是如此,也已经引得两位金丹宗师和其他四位玉液修士的侧目了。

    作为丹殿之中技艺高超,又有几种独门丹药的炼丹师,这些太玄弟子自然不会不认识林清羽。

    只不过是没有想到,一介散修出身的天心道人不仅炼丹出色,从这赶路看来,其法力,根基却是还要胜过他们这些大派真传。

    同行的两位金丹宗师虽然只是下品金丹,但成丹之前的根基也是不凡,只是寿元将近之时又凑不齐九转九还玉液神丹的材料后,才选择下品金丹的。

    故而二人眼力同样不凡,哪里会看不出来,林清羽的根基实力可要比自家门派的四位真传强上不少。

    其中一人不由得感叹道:“天心道友根基扎实雄厚,只怕上品金丹亦是不难啊。”

    林清羽闻言淡然笑道:“安道友谬赞了,上品金丹岂是等闲,谁又能言定能成功呢,贫道能做的不过是坚定自身道路罢了。”

    说话这人名唤安崇义,太玄派内门弟子出身,为人但是没什么,只不过总是爱伤春悲秋,时常感叹点什么。

    如今他担任外门长老,丹成下品,只怕还要有事无事感叹个几十年才能缓过神来,不过是对上品金丹的念想还没放下罢了。

    其他几人也素来知道其为人,故而也是你一言我一语的把话题引开,至于合伙挤兑林清羽那更是没有,大派出身之人的气度和心性他们皆是合格的,不过是有一种跃跃欲试想要切磋一番罢了。

    而林清羽向来是人对我客气三分,我回你五分的人,故而一路上众人相处的分为可谓极其融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