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证道诸天之道尊 > 第二百六十四章 突围
    只要还有一线生机,谁也不想放弃,故而,众人的注意力皆是万分集中,以求把握住机会。

    只是看了一会,在场众人的心思皆是不由得往下沉,天云子的仙术威力足以堪称恐怖,纵然不及本体实力,却也近乎二阶仙术,但这层血色光罩却也仅仅是一阵颤抖罢了。

    此情此景,无论是血滴子还是林清羽等人对于天云子都是不看好的样子,只不过天云子此时虽然面沉似水,但攻击却并未停下。

    在众人惊骇的目光之中,就见五尊血色修罗之像合身一扑,对着天云子的身影撕咬了起来。

    只不过血滴子却是眉头一皱,就见修罗撕咬的身影由实变虚,随即化作一顿白云消散于天空。

    随即,就见那狂风电光变得更加猛烈,天云子全力出手之下却是无法顾及众人,林清羽等人在仙术的余波之下尽力往外围逃去。

    不然,几位上品金丹宗师还好,那些修为低的在仙术余威之下只怕难以幸存。

    而由于有血云污神罩阻拦,血滴子倒也不担心这些蝼蚁能够逃脱,只不过对于龙渊道人等金丹宗师,其也并未完全放松,毕竟以他们几人的地位,未尝没有门中赐下的元神级数的东西。

    只不过,当前却还是要把天云老儿解决掉才是!

    在用白云替身迷惑血滴子之后,天云子就隐藏了身影,由于眼前不至于天空的无数云朵干扰,血滴子一时竟难以发现。

    正当其要出手祛除这些碍眼的云彩之时,却见原本轰击着血云污神罩的狂风闪电变得愈发深沉,昏暗,仿佛天神怒火一般。

    血滴子见状,不敢大意,也就是这个时候,就见那狂风闪电汇聚,一阵轰鸣之后,就有一条百丈青龙出现,也没有给血滴子任何机会,巨龙身影一闪,对着血云污神罩就撞击而去。

    一声轻不可闻的响动之后,血滴子暗道不妙,随即无数的血影从其身上窜出朝着青龙飞去,只是方才天云子已然震开了血云污神罩一丝缝隙,在血滴子的攻击到来之前,就见青龙消散,一点流光转瞬即逝。

    恰好这时,龙渊道人,松溪子也各自有了动作,二人作为两派之中最有希望成就元神的那一批人,身上自然少不了护身之物。

    只见龙渊道人取出的一张星光闪耀的符箓瞬间化作一尊面容模糊的“紫薇帝君”之像,帝君手持仙剑,对着血云污神罩挥出,正好斩在了天云子击破的那一处缝隙。

    血滴子面色难看却也来不及阻止,只因松溪子抛出的一个生死二气弥漫的圆盘,迎风就涨瞬间就将其困住。

    “大家做好准备,此秘宝不过一阶仙术的层次,最多困住其十数个呼吸,抓紧逃!”此时此刻,松溪子能够做的也就是这么多了。

    至于说是带人逃跑,那下场恐怕只有全部落入血滴子手中一个了,一个两个还好,多了的话就会耽误速度,却不如各奔东西,之前每个人都还有一丝希望。

    紫薇帝君成功将血云污神罩击开,就见一尊仿佛倒扣着的血色小碗一样的法宝滴溜溜的显出形体,朝着被困住的血滴子飞去。

    林清羽等众人乍一脱困,也没有耽搁,当即就化作道道遁光朝着各个方向而去。

    殷长生仿佛想要挽留,但林清羽也知道,太玄派能够带的人有限,虽然自己连省三场也算为他们争光,但现在这翠屏山还不知如何呢,也犯不着去太玄派和那些弟子们争位置。

    再者说,只要脱离了人们的视线,自己最差也能利用三宝如意跑路,生命安危倒还真没有。

    而显然,就算血滴子要以大欺小亲自捉拿众人,其重点也不会放在自己一个小小的玉液修士身上。

    在用掉了自己身上的那道瞬息千里符之后,林清羽快速的远离了翠屏山,随即就马不停蹄的低调朝着太玄派方向而去。

    ......

    却说天云子献祭了自己一道分身之后,成功的击开一道缝隙,一点念头也成功的把消息传回了本体。

    天云派中静修的天云子收到消息之后,面沉似水,却也没有犹豫的行动起来。

    血河派此次有势在必得,横推三派之心,其中自己这可是个完完全全的软柿子,此时虽然还未上门,但保不准下一刻就数位血河派的同级修士登门了。

    好在天云派门人不多,出去外出历练的联系之后让他们在外低调行事不要回来之后,天云子迅速的把门派弟子们和重要之物聚齐,随后便隐藏起来朝着太玄派飞去。

    至于为什不如相对来说更近一些的星河派,天云子也是考量之后才决定的。

    相对于太玄派来说,血河派与星河派的矛盾更甚,摩擦也更多一些,其中星河派的创派之人更是陨落于血河派二位祖师之一,七杀道人之手。

    而太玄派祖师太玄老人如今仍旧健在,也是位早已摸到天仙门槛的人,而且此人向来以老奸巨猾,心思深沉著称,血河派想要轻易拿下他却也不易。

    更重要的是天云子本身就与太玄派的太上长老天生道人交好,自己冒然前去也应当不会受到冷遇,怎么说自己也是一位货真价实的二劫地仙!

    也正是在天云子走后不久,就有一方血色手印自天空拍下,将天云派的驻地夷为平地。

    “天云子跑的倒快,应当是血滴子那边疏忽了。”一道沙哑的声音浮现,透着一股子不满说道。

    此人话音一落,就又有一道冰冷的女子声音道:“跑了也就跑了,一个二劫地仙,如今已然翻不起大浪。”

    “嘎嘎,七杀祖师成就天人,如今三派之人自然是土鸡瓦狗一般。哼,血滴子失手,回头再找他算账。”

    “七杀祖师亲孤身一人亲临星河,血河祖师则是带领修为修为元神赶赴太玄,咱们这边倒是白跑一趟,如今赶赴哪里为好?”

    沙哑的声音道:“来之前七杀祖师有言,咱们两个除掉天云子后要去星河派与他老人家汇合,如今任务没完成却还是要去禀告一声的。”

    两道声音逐渐远去,仅留下一地的废墟,召示着方才发生的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