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证道诸天之道尊 > 第二百八十五章 虚妄缠身
    到了虚妄缠身这一步,修士可以说距离元神最近,也是最远的时候了。

    成功斩破虚妄,自是天高任鸟飞,从此踏破生死玄关,一朝由凡入仙。

    但其实,直至寿元耗尽都沉沦于虚妄缠身的境地的人乃是大多数。

    随着阴神,真灵的不断壮大,直至到了不能再提升的时候,林清羽便感觉自己隐隐有一种从物我两忘之中被拉扯出来的感觉。

    原本以其多年的静功,修行之时的诸多杂念理应尽数被压在心低,点随着虚妄缠身之境的达到,林清羽便清晰的感觉到了诸多杂念虚妄无时无刻不在干扰自己,使得难以轻易进入定境。

    不仅如此!

    脑海之中,前世妻子儿孙的面孔,生活的点点滴滴此时也重新变得清晰异常。

    更有仿佛宿世记忆般的杂乱画面涌入心头,一时间,修行日久心境平和的林清羽还真有了一种“心乱如麻”的感觉。

    一时间,药力尽去,虚妄缠身之下,林清羽便被迫苏醒过来。

    眼中闪过诸多追忆,怅然之色,林清羽幽幽一叹。

    怪不得元神门前多是外出历练,寻找机缘,实在是虚妄缠身的情况下难以安静闭关。

    而此时此刻,林清羽最重要的便是保持道心清明,不被虚妄干扰,就此沉沦!

    “前世不可追未来不可测,贫道要做的就是抓住眼下,把持道心,才能挣到一丝证就元神的机会。”

    林清羽闭关近八年,终于是摸到了元神的门槛。

    只是转头一看自家的道术,除了五门根本道术在闭关之前勉强将九清太初神光,太极阴阳剑修炼到了六阶外,其他三门仍旧止步于五阶层次。

    至于其他诸如上清真雷等道术,更是还停留在四阶的地步。

    本命灵器无量混元宝镜如今也是一重天尚未圆满。

    如今倒是可以一边修炼道术,一边祭炼本命灵器了。

    只是祭炼灵器还好,修炼道术之时,受虚妄缠身的影响,只怕难免事倍功半。

    不过,借此机会倒也算是一个磨砺毅力的机会。

    只有在虚妄之中坚守住本心,才有可能抓住一丝难得的契机踏入元神。

    召回守护自己闭关的破灭雷印,林清羽与之沟通一番以后,便知晓了几年来昆仑山的情况。

    “他倒是聪明,知道拿你来磨砺自己。”

    感应着破灭雷印因自己修为突破而喜悦的情绪,林清羽对于期间玄天宗的所为也没什不喜。

    推算一番之后,林清羽估计距离幽泉血魔剑指昆仑应当还有一百七十多年,在这期间,自己倒是还能够借助此地灵气好好修炼一番。

    毕竟如今蜀山世界灵气还过得去的地方寥寥无几了,而能让自己如此随意久留的也仅剩昆仑这一处了。

    虽然峨眉派灵气高了不止一筹,自己要是登门拜访,长眉真人也很大可能不会拒绝自己于那里修炼,倒是又哪里比得上昆仑山这里来的清净自在。

    ......

    “天心道长,您出关了!”

    这日林清羽正在默默与阴神之中观想道术铭文,就听闻山下传来了玄天宗的声音。

    直到把太素炼形旗的一个完整铭文观想完成,印刻在了阴神之中,林清羽才走出茅屋。

    道术修炼之时倒是不虞被打扰,林清羽索性也就撤去了阵法,而玄天宗也是有几分规矩的,没有林清羽的允许,倒是不敢擅入。

    走出茅屋,见到了有成熟稳重几分的玄天宗,林清羽微微一笑问道。

    “玄天宗小友,不知来找贫道所为何事?”

    玄天宗闻言,才忙道:“家师派我来看看道长,若是您出关了就请您过去一趟。”

    林清羽闻言不由得心中奇怪!

    自己来了这么久,也没见孤月大师主动找过自己,如今一出关,倒是奇了怪了。

    不过,主人家有情,林清羽也没理由拒绝,怎么说也白白在人家地头修炼这么多年,再不过去就说不过去了。

    驾驭遁光来到了孤月大师他们修行的日月乾坤峰,林清羽便见到了一如当初的孤月大师。

    而作为元婴圆满的修士,孤月大师虽然近年修为停滞不前,但还是清晰的感应出了林清羽修为的增进。

    心下又是一阵复杂!

    “情劫啊。。。”

    “天宗你先出去!”

    孤月大师眼中复杂情绪一闪而过,随后清冷道:“先恭喜你了道士,修为又精进了许多。”

    林清羽微微一笑道:“倒是厚着脸皮借助贵宝地修行了一番,贫道感激不尽。”

    孤月大师轻轻摇了摇头道:“昆仑山乃天地所生,我昆仑派虽立足于此,但却也没有占尽好处的道理。”

    林清羽不知其叫自己到底什么意思,按理说她不是应该日日郁郁寡欢,最后算是半送人头给幽泉血魔的吗?

    故而,林清羽便也只是道:“贵派高义,非常人所能及也,贫道佩服!”

    眼见林清羽这般,孤月大师却也明白自己突然请人前来,总得坦坦荡荡把话说出来才好。

    就听其幽幽一叹道:“我时常于乾坤峰巅观灵气流转,云海变化,于两年前便发现,世界之中的灵气再被一个邪恶强大的力量吞噬过去。”

    “峨眉山,五台山还好,人多势众,门中高手不少,如今倒还镇压得住山脉灵机,但我昆仑派哪怕算上你也只得三人,自两年前起,灵气便开始被顺着地脉以缓慢的速度抽去。”

    林清羽闻言,面色一变,脱口而出道:“幽泉老怪!”

    孤月大师同样面色难看的点了点头道:“除了他也不会是旁人了。”

    “看来灭掉华山之后,其已经成功消化战果,修为更进一步了。”

    林清羽轻轻皱起眉头叹道。

    旋即又问道:“那不知道友唤贫道来所为何事?”

    孤月大师看着林清羽,略带一丝郑重道:“如今天宗修为不过金丹境界,凭借我一人之力已经难以定住灵气的流失,道士你于山中白白修炼这么多年,不应该回馈昆仑山一些吗?”

    听听,说的是回馈昆仑山,而不是他们昆仑派,这理由,林清羽无话可说。

    “再者,只怕幽泉老怪感应到昆仑山灵气流失以后定能推测出如今昆仑派实力不如以往,只怕兵临昆仑也要不了多久了。”

    说完,便也给了林清羽思考的时间,其则是望着天边出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