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证道诸天之道尊 > 第二百八十九章 峨眉来人
    血色骷髅虽然被林清羽暂时封印,但到底是幽泉血魔这道分身的精华凝聚,其中的血煞堕落之气着实让人心惊。

    只不过,面对此分身,林清羽可不认为冒然搜魂取念是一个好办法。

    是而,林清羽索性取出阴阳八景炉,将其置入其中,随后便用灵火一点点磨灭其力量,力求能够让其中的意志陷入虚弱。

    如此一来,倒也不必担忧其临死反扑,就算幽泉血魔本尊有什么后手,到时候也掀不起什么风浪。

    如此过了十几日后,林清羽见火候差不多之后,便进行了一次搜魂。

    只可惜,结果却让林清羽皱起了眉头。

    “一片混乱!”

    林清羽心中无奈,却是幽泉血魔的一点灵识隐藏于一片混乱邪恶的念头之中,纵然林清羽有能力灭了他,却难以海底捞针的找出其中隐藏的灵识。

    至于那些混乱之中夹杂的记忆片段,林清羽翻看了一番,却也不过是聊胜于无罢了。

    不过,自己懒得再仔细追究他了,毕竟于自己来说修炼要紧。

    玄天宗与幽泉血魔的分身一番交手虽然位于昆仑山范围内,但到底动静不小,故而,没过多久,远在峨眉派的长眉真人便收到了消息。

    思量之下。

    长眉真人唤来自己座下大弟子丹辰子嘱咐道:“为师接到消息,幽泉进犯昆仑派被其当代传人玄天宗击退一具分身,为师不便动身,你便替为师问候一番。”

    神色冷峻,带着一丝傲气的的丹辰子闻言恭敬道:“是师父!”

    “昆仑派亦是正道的中梁抵住,虽然代代单传,但你万万不可失了礼数。如今该是吾等同心协力之时。”

    长眉真人对自家弟子第一次出远门也是忍不住叮嘱道。

    丹辰子听了一番教导之后,便辞别了诸多同门以一种极快的速度飞向昆仑山。

    作为剑修,丹辰子的飞遁速度自然极快。其修为此时虽不到元婴,但却也并未花费多久的时间就到了昆仑山。

    ......

    “来者何人!”

    刚好闭关恢复好了伤势的玄天宗刚一出关,就感觉又有人接近自家地界儿,便飞身上前询问道。

    若非感觉来者气息纯正,只怕玄天宗都要忍不住出手了。

    “峨眉派长眉真人座下大弟子,丹辰子见过道兄!”

    “丹辰子?”

    玄天宗看着眼前气度非凡的青年,倒是也反应过来,连忙自我介绍道:“我是玄天宗,家师乃是孤月大师!”

    一番客套之后,丹辰子便单刀直入道:“在下奉家师之命,前来请教日前幽泉老怪进犯昆仑山之事,不知我峨眉派是否能帮上一些忙。”

    玄天宗闻言,却是不好决定,只是自家师父闭关,如今无可奈何之下,其干脆对丹辰子道:“家师闭关已久,如今不便见客,丹辰子道友还请随我来去见一位前辈。”

    “前辈?”丹辰子心中疑惑,但却也知道同为名门正派,玄天宗倒不至于害自己,便也放心的跟着前往日月乾坤峰。

    而对于丹辰子的到来,林清羽却不是十分意外,在没有刻意隐瞒的情况下,蜀山第一高手长眉真人察觉了这边的动静才是正常。

    故而,看着眼前的玄天宗二人,林清羽点了点头后对一旁的丹辰子道:“贫道这里正好有一样事物劳烦丹辰子道友你带回去呈交给长眉真人。”

    丹辰子拱手正色道:“自当为前辈效劳!”

    随后,林清羽便取出那颗被封印了的血色骷髅头道:“此乃幽泉老怪一具分身的精华凝聚而成,其中藏有其一缕化神境界的念头,贫道修为有限难以窥探清楚,故而还需真人出手才行。”

    丹辰子一听,知道兹事体大,神色愈发郑重,连忙保证道:“晚辈定然不负前辈所托,势必将之送到师尊手上。”

    林清羽点了点头,对玄天宗说道:“此物事关正道能否窥见一丝幽泉血魔的底细,天宗你就和丹辰子一起走一趟,正好也能在长眉真人座下听一番教导。”

    玄天宗诧异道:“道长,连我也要去?”

    “孤月道友闭关,贫道亦是精力有限,难以对你指导太多,峨眉派群英汇聚,更有长眉真人坐镇,你去交流学习一番于修行岂不更有利?”

    “还是说你担心贫道占了你们的山头不走了?”林清羽看着一脸意外的玄天宗说到。

    玄天宗无奈,自己师父都敢信任的人,玄天宗自觉也必要怀疑。

    只是扔下师父自己去峨眉派那里,心中还有些舍不得。

    但林清羽方才所说的话同样十分有道理。

    故而,玄天宗也就悄悄纠结一下,便答应了下来。

    随后,其便一副依依不舍的样子与丹辰子一同前往峨眉派而去。

    至此,昆仑山这里倒是彻底的安静了下来。

    而无人打扰,林清羽感觉自己办事的效率都高了不少。

    一晃五年匆匆过去!

    林清羽突然感觉日月乾坤峰之上的另一处洞府灵气翻涌,若有若无的鬼神哭号之音浮现,伴随着短暂的威压,林清羽心中了然,看来是孤月大师历时多年终于有所成就。

    不出所料!

    半晌之后,就见一道靓丽婀娜的倩影出现在了眼前。

    林清羽感受着其一身尚不能收敛的威压,忍不住笑道:“贫道恭喜道友斩去情身,修为大进了!”

    人逢喜事精神爽,纵然孤月大师历来心绪平静此时此刻也面带浅笑道:“承了道友的情,才能打破桎梏更进一步。这几年倒是辛苦道友了。”

    说完,看了一眼阵法之中的破灭雷印和如今已经灵器二重天的无量混元宝镜,却也并没有说什么。

    显然已经默许了林清羽趁机谋好处的事。不过,如今其既然已经出关,倒是没理由再任由林清羽替自己镇守这里了。

    林清羽收了二宝和一身与阵法勾连的法力以后,缓缓走出阵法,却也没有留恋,反倒是一身轻松似的伸了个懒腰道:“贫道功成身退,此地就物归原主了。”

    孤月大师平静的点了点头道:“合该如此!”

    说完,便见一道朦胧的身影从其眉心飞出,化作一道气质幽怨哀婉的清冷身影走入阵法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