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我家皇后又作妖 > 第166章 抱歉我拒绝
    马车靠去了一边僻静处。

    廖静语带痛苦。

    “荣安,最近我和我娘,我弟受了太多委屈,我一直想着,我定要嫁个好人家今后才能帮助娘和弟弟。

    可我若跟了朱永霖,便反而更糟。我娘和我弟弟都会受了钳制,都不得不对廖文慈和虞荣华唯命是从。廖家人都心狠,前一阵他们是如何对待我弟弟的?凭什么这次又是我们成为他们上位的踏脚石?然而若只有这些,或者我还是能忍一忍。可……”

    说到这处,廖静眼泪更是止不住。

    “可廖家与朱永霖还有仇啊!我说的不只是这次杀人事件。还有上次白云寺。

    他受了奇耻大辱,把账全都算到了廖文慈头上。但荣华身份在那儿,他不敢对廖文慈动手。你说,我若嫁了他,岂不是送上门的报复对象?届时他该如何对付我?会不会拿我出气?会不会折磨我?肯定会!

    他欺软怕硬,势必会将一腔恨意转移到我身上!我姓廖,流着廖家的血,我首当其冲!好,若只是这般,我还是能忍。

    可我娘和弟弟呢?他们为了我好过点,又会如何的低声下气活着?我弟弟已经被他害过一次了,公道尚未讨回,还得要被他踩在脚下吗?我不能忍。”

    “虞荣英作了恶,我弟弟来受。廖文慈惹下的债,我娘来吞委屈。此刻虞荣华要上位,踩着我上去就罢了,还要让我去替代整个家族受罪受罚受折磨?凭什么?他们凭什么这么对我们?”

    “一次又一次,为何我永远都是被牺牲的那个?荣华成后,高高在上,万民敬仰,可我呢?就成了被推入深渊的那个。好的都给了他们,我呢?为何委屈只有我受?只有我娘和我弟弟来受?”

    廖静想到了昨晚便恶寒不已。

    她跪在老祖宗脚边,想要试着劝说老祖宗改变主意。

    可她刚一开口,老祖宗便笑着打断:“一家人,最重要的便是互帮互助。你帮了家里,那家里自然会给你回报。你娘,你弟弟都会活得更好。反之,你拖了家里后腿,那便只能带给你娘和你弟无尽的委屈和痛苦了。”

    廖老夫人拿了一对镯子套到了她手上,又帮着拂了拂她的发,少有的慈祥和蔼。

    “你既占了你爹嫡女的位置,就该乖乖听话。否则,为何还让你占一个嫡?你爹还年轻……”

    曾祖母冰冷之音让廖静瑟瑟发抖,她再笨也听懂了话中之意。

    威胁!

    拿娘来威胁她!

    爹还年轻,还能有很多女人,很多孩子。甚至是可以再娶……

    “我整夜未眠。我若今日不能扭转局势,这辈子都会被她们抓在手中。今日是我最后的机会。我……”

    “等一等!”荣安忍不住打断。

    “廖静,我还是没懂,你究竟要我与你合作什么?”

    若她只是不想嫁朱永霖,很简单。即便阻止不了那些长辈,她还可以有最实用一招,便是在圣旨下达前,将名声交托于某一人选。只要闹个众目睽睽,一切迎刃而解。箭在弦上后,不发也只能发。只要她选的人足够尊贵,廖老太也只能让步。

    “我觉得你不会希望虞荣华成皇后。所以我们一起阻止她成为太子妃!”

    “说下去。”

    “她若成后,你和你娘的处境便与我娘我弟一模一样了。我们的命运将全都被她掌握在手中。你娘已经被廖文慈害了多年,不管是十几年前你娘的婚事,或是你们母女这十几年乡下受苦的生活还有你娘的病。即便不为你自己考虑,你也得为你娘……

    我们目的一样,自然可以合作。所以,我们都必须阻止虞荣华。荣安,我说的这些,我知道你都能理解。你娘和我娘的处境,你我在这一点上,是相似的……

    我一直与荣华交好,可她和她娘最近的种种实在叫我寒心。我为她付出那么多,我们全家……罢,先不提这个。除了你,我实在想不出其他人可以合作了。你我没有仇怨,可你我对廖文慈都有恨。我们为何不能联手呢?荣安,你答应我吧!”

    廖静说着还拿出了一个盒子,里边有好几件首饰。

    “这是我的诚意。你该信我了吧?即便是看在这些首饰面上,你能不能答应呢?当做酬劳也行。事成后,我还会给你另外的报酬。”

    荣安挑挑眉。看来大伙儿对自己误解都不小呢!自己虽贪财,却从来都是建立在痛宰廖文慈母女和廖家身上的。

    “你不怕我出卖你?”

    “我没想那么多。我没时间也没后路了。你出卖我为了什么?我们没仇啊!而且你也没证据。”

    “为何不找别人?”

    “我想不出比你更合适的人。你本事大,让荣华吃了好几次闷亏。而且你我都是虞荣华亲近之人,别人……即便有人恨虞荣华,也不会与我合作,而且她们身后有大家族,怕被连累肯定什么都做不了。你我不一样。我们一个姓廖,一个姓虞,即便穿帮,廖家人和廖文慈也没法对我们如何。”

    廖静虽说的有些乱,可荣安却听得很明白。廖静那脑子,能想那么明白吗?应该还是她娘的想法。

    “所以你今日想做的是……”

    “我们联手一起让虞荣华难看,让她丢尽颜面,让她没法嚣张,让她做不成太子妃。”

    “那你有没有具体计划?”

    “我……我想找你商量啊!”廖静拉了荣安袖子。“今日咱们先去坤宁宫磕头,随后便是午宴,之后是游园茶会,最后还有晚宴。这么一整天,咱们可以慢慢合计。”

    “对不住。我拒绝。”荣安抽回了袖子。

    “怎么?你嫌银子少?”

    “不。我不喜欢与没有计划的人合作。”

    “不是,也不是完全没计划。只是如何实行还没想好。你只要答应听我的,我便告知于你。”

    荣安深深看了廖静一眼。

    所以她究竟是有计划而不告诉自己,还是没计划在撒谎?

    她这么稀里糊涂,前言不搭后语的,谁会与她合作?还听她的?真当自己要银子不要命吗?谈合作也要讲技术!

    “廖静,我不知你的计划是否经过深思熟虑,但我觉得为保你计划的成功性大一些,你一个人去做或许更合适。你的秘密和准备,还是靠自己更稳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