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赠你一世情深(时笙顾霆琛) > 第117章 席湛生气
    我虽然经常开车但我对赛车完全摸不准门道,赶紧拒绝道:“你们玩吧,我就在这儿替你们盯着,放心,我不会徇私舞弊偏心傅溪的。”

      “行嘞,那我们开始准备吧。”

      一侧的谭央突然问我,“那是你的车?”

      我点点头说:“是。”

      她轻声问我,“我能开吗?”

      我担忧问:“你也要与他们一起?”

      “嗯,反正待着也是无聊。”

      我为难的看了眼谭智南,他笑着说道:“时小姐给她吧,我这个妹妹可厉害着呢。”

      我把车钥匙给了谭央,她坐进去兴奋的摸了摸方向盘,自言自语道:“这款车几千万呢,我爸一直不给我买,终于能试试了。”

      几千万的跑车对谭家来说不可能说买就买的,我有只是因为时家就我一个人,挣的钱无处花,所以在享受方面从未亏待过自己。

      无论在哪儿助理都给我准备着大量的豪车,我出门想开哪一辆车完全都是随缘的。

      他们几个人开着车离开,我在路边坐着等着,没一会儿有四辆警车从远处开过来。

      我心里一咯噔,暗叹完了。

      我是第一次被抓进警局,还是因为在旁边看他们赛车被抓的,傅溪和谭智南狼狈的蹲在监狱里,而谭央抱着自己的包一副人畜无害的表情对警察说:“我哥接我放学就带我上山了,我打着手机的灯光在那儿写作业呢,你看我这里面都是作业本。”

      谭央颠倒黑白的本事令我目瞪口呆,警察打开包看见里面全都是高中生的数学题。

      谭央买着乖道:“我很无辜。”

      警察没有追究谭央的责任,但让我们几个给自己家里的人打电话让人来保释。

      我看了眼傅溪,他一副不关我的事道:“别找我,要是被我爸知道得叨叨死我。”

      我低声说:“你可以找助理。”

      “找助理我爸不就知道了?”

      傅溪说的好像有那么点道理。

      我看向谭智南,他一副生无可恋的模样道:“我爸也是,我可不想被他叨叨,而且我还带着我妹妹一起出来的,要是被他知道……”

      顿住,谭智南说:“就你能解决。”

      的确能解决,我打一个电话就有人来接我们,但看他们这样我觉得郁闷。

      事是他们惹的却要我来擦屁股。

      我问警察要我的手机,警察送过来时傅溪看见好奇的问了一句,“你这是什么款式的手机?我怎么从来没有在市面上见过?”

      谭智南皱眉道:“瞧着很熟悉,我好像在哪儿见过……我记不太清了,这是什么牌子?”

      我淡淡解释说:“席家出品的。”

      谭智南恍然大悟的想起道:“难怪这么眼熟,我前不久在会议上见过席湛,他用的就是这款手机。

      我好奇问:“席湛与你们家有合作?”

      “嗯,有科技方面的合作。”

      我没有再深问,原本打算给助理打电话的,但临了头突然想起元宥说的那些话。

      近水楼台先得月。

      我应该利用自己的优势。

      但这么小的麻烦也找他是不是很明显?

      管他的,打了再说吧。

      我拨着席湛的电话,傅溪看见备注不屑的语气问我,“这种小事你也找席湛?时笙你是不是故意的?你说你是不是喜欢上他了?”

      傅溪都瞧出我的小心思了。

      我反驳问他,“这种小事你怎么不找你.爸你非得麻烦我?我找席湛是因为我助理没空,我在桐城认识的人屈指可数我不找他找谁?”

      傅溪正想再怼我时电话那边通了。

      席湛淡淡的声音传来,“怎么?”

      “二哥,我在警局。”

      席湛:“……”

      “你来接我好吗?”

      席湛直接挂断了我的电话,傅溪看见冷笑着说:“瞧瞧,热脸贴了人家的冷屁股!”

      我烦躁的收起手机信誓旦旦的说:“席湛会来的,他如果不来他刚刚会告诉我的。”

      傅溪不信,谭智南笑了笑道:“先等等看吧,如果席湛不来我就给我助理打电话。”

      随即他无奈的看向在警察身边做着作业吃着小零食的谭央道:“这顿打是逃不掉的了。”

      谭央一眼瞧着就是小女孩的模样,我之前还被她蒙蔽,原来是个扮猪吃老虎的。

      傅溪突然问:“你和席湛的关系很亲密?”

      我否认道:“没有,顶多认识。”

      他突然严肃道:“看来你没逃过他。”

      我皱眉问:“你干嘛危言耸听?”

      “随你吧,反正你也不听我的。”

      气氛莫名其妙的到零点,没一会儿傅溪叹息道:“时笙,我支持你的任何选择。”

      “谢谢你,傅溪。”

      谢谢他肯理解我。

      他们都以为席湛不会到的时候,席湛突然从警局门口出现,身后还率着一大群人。

      当谭智南看见他的时候,暗叹一声道:“完了,我爸也在,席湛肯定是从会议上赶过来的,我爸像个跟屁虫一样跟着!”

      我:“……”

      席湛的气场很足,他长腿阔阔的走到警察身边听警察给他解释原由,而尹助理跟着其他警察去办手续,没一会儿我们就能离开了。

      我规矩的走到席湛的身边看见他冷着一张脸,轮廓很锋锐冰凉,随即他抬腿离开。

      从始至终没说一句话。

      席湛漠然的走在前面,我走在后面,尹助理在我身后悄悄地说道:“席先生在生气。”

      我不解的问:“他生什么气?”

      “他以为时小姐不要命的去赛车了。”

      我赶紧解释说:“我压根没赛车呢,我就在旁边看他们赛车结果被警察给一锅端。”

      尹助理提醒道:“你要给席先生解释。”

      席湛上了车,微微的垂着脑袋把玩自己手指上的戒指,我弯腰进去坐在他的身侧。

      我盯着他的手掌发现上面还有一圈牙印,我小心翼翼的开口问:“这是我咬的吗?”

      席湛默然,我忐忑的拉上他的衣袖,放软语气说道:“你别这样,别生我的气!”

      “那你下次还做不做这么危险的事?”

      席湛终于理我了,我没有解释任由他误会,说到底我是喜欢他担忧我生气的模样。

      “二哥你是在担忧我?”

      席湛紧紧的抿着唇没有说话,我大着胆子握住他冰冷的掌心肯定道:“你就是在担忧我。”

      “没大没小,松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