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英雄无声 > 第707章 布置
    “……”

    质问?

    对段雪来说,这是顾卫林对她的质问,若是回答的不好,很可能引起顾卫林对她的怀疑。

    她现在绝对想不到当顾卫林知道她的身份之后对她的敬佩。

    “那你还不把我抓起来?”

    段雪冲着顾卫林眨眨眼,莞尔一笑。

    顾卫林猝然间恍惚,随即淡淡的说道:“你是我的未婚妻,我怎么会把你抓起来,但你这话只在我面前说说便可,若是在旁人面前说起,恐怕就不会这么简单了。”

    段雪心中自然明白顾卫林的意思,顾卫林说的不是假话。

    军统“安排”她潜伏在顾卫林身边,她必须执行命令,并且组织上也有此安排,在顾卫林身边,顾卫林会对她放松警惕,很多有用的信息便会直接被她获取。

    “对了,我正在挑时间,咱们正式把婚结了。”顾卫林忽然说道。

    段雪突然一怔,她还没有做好准备。

    当然,正式完婚的事情不是顾卫林突然决定的,他今天与姜文青商量过,这件事必须提早决定,若是不解决可能会影响他争夺副局长的位置。

    听说章国斌已经将他的一家老小从上海接往江城。

    “这么急?”

    段雪试探的问道。

    顾卫林点点头,不容置疑。

    段雪低下头,似乎在思考什么。

    “那我先上楼了......”

    ……

    第二天,顾卫林先去见了管四平。

    “这是家里的回信。”

    顾卫林坐在后排迅速的打开纸条,家里对这件事情十分的重视,并且指示顾卫林无论如何都要争取到这个位置。

    并且对于风筝小组目前的任务并不做指示,风筝小组所有工作上级并不插手,由顾卫林自行安排。

    看完之后,顾卫林迅速将纸条烧毁,化为灰烬。

    “四平,你安排一下,咱们要见一见我们的老朋友。”

    顾卫林所说的老朋友自然是作为他的报务员的段雪。

    他此刻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见到段雪的时候的表情。

    “怎么?还没招?”

    顾卫林看着一脸疲惫的从审讯楼走出来的孙金诚,笑着问道。

    “招?不知道到什么时候呢,也不知道姓马的玩的哪一出。”孙金诚发牢骚道。

    “吃点?”

    顾卫林将自己手中提着的几个包子递给孙金诚。

    “得,我谢谢你,我的先回去睡一觉。”

    孙金诚不客气的从顾卫林的手中接过包子,刚说两句话,便抓起一个往嘴里送,又挥挥手,回办公室睡觉去。

    “这几天你们处长都住这里?”

    “是啊,都快两天没合眼了。”

    “……”

    顾卫林不知道该夸孙金诚敬业,还是该说他白费功夫。

    这件事很明显马思鸣是主导,一切都在马思鸣的掌控之中。

    走进审讯楼,接替孙金诚审讯的是马思鸣。

    见顾卫林进来,他也不意外,昨天一天顾卫林没来,他也不意外。

    他在意的就是面前暂时拒不合作的徐满谦。

    “章局长早...”

    “顾科长今天有空?”

    大致是因为昨天一天顾卫林都没来,章国斌对今天顾卫林能够到来,颇有几分打趣。

    “局座交代的任务,总归来看看,咱只带眼睛和耳朵,可没带嘴巴。”

    顾卫林摆了摆手,找了把椅子坐下,翘起二郎腿,掏出烟就点上,根本不在意章国斌。

    章国斌呵呵一笑,但心里对顾卫林很是不满。

    “章局来一根?”

    章国斌冷哼一声,在了另一边冷冷的看着马思鸣的审讯。

    审讯的过程枯燥而乏味,马思鸣不停的询问徐满谦若干相同的问题,也不需要徐满谦做出任何应答,就这样没头没尾的问着。

    马思鸣和孙金诚二十四小时不间断的问。

    之所以不交给属下去办,马思鸣自有考虑,毕竟现在是争夺副局长的时机。

    徐满谦比起顾卫林第一天来见到的时候,已经憔悴了很多,在顾卫林看来,他现在的精神状态应该十分的差。

    在马思鸣和孙金诚不间断的询问之下,徐满谦是不会睡着的,就算睡着,也会有人立即弄醒。

    长此以往,不管意志力多么坚挺的人,都会变得精神孱弱的,有的甚至直接崩溃。

    顾卫林此时已经知道徐满谦的身份,但他不能同情徐满谦,一丝的表现都不能有,正好烟雾能够淡化自己的表情。

    一支烟抽完,顾卫林弹开烟屁股,站起来就走。

    直到走出审讯楼他才深深呼口气,里面太压抑了。

    在顾卫林离开之后不久,章国斌也离开审讯楼,他每天在审讯楼待得时间并不多,恰是这个时候,属下来告诉章国斌他的家人到江城了,章国斌亲自去接。

    “感觉如何?”

    吉高志站在窗口看着章国斌的汽车离去。

    “太费时间和精力了,但不失为一种好办法,只怕过犹而不及。”

    顾卫林知道吉高志问的是对马思鸣审讯徐满谦的方法的看法,所以略加思索便直接说道。

    吉高志点点头,对顾卫林的评价并不在意。

    “希望马处长和孙处长能够在我离开之前撬开他的嘴。

    徐满谦的事情你不要掺和进去,你和他很熟悉,尤其是有很长时间的接触,像是一家人一样......”

    说着,吉高志突然盯着顾卫林,目光凝视着他。

    “我的说的意思你明白?”吉高志缓缓的问道。

    顾卫林点点头,他当然明白吉高志的意思。

    “你明白就好,若是有什么不好说的事情,至少在他开口之前告诉我,我还是有办法的。”

    吉高志已经将顾卫林彻彻底底的视为自己人,否则不会说出这样的话。

    顾卫林心中当然明白,若是自己坦白了,下场只会比那些被抓捕的抗日人士更加的凄惨。

    “局座,我和徐满谦的确关系很好,并且这种关系已经超过友情,更接近与亲情,但前提是我们都为皇军服务,他现在与我的理想和目标背道而驰,我怎么可能与他同流合污。”

    “这就好……”

    “但,但我对徐满谦还是十分的内疚,感觉十分的愧对他,同情他.......”

    “此话怎讲?”吉高志饶有兴趣的问道。

    “……”

    【PS:下午睡了一觉到现在,吃碗泡面,浑身是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