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儒雅随和的我不是魔头 > 228,冤家路窄,螳螂捕蝉
    把土龙扒皮拆骨,收拾干净,倪坤三人继续行进。

    天君洞天沦陷未久,自然环境尚未被魔气彻底侵蚀。

    山河湖海、莽林绿地,都还勉强保持着原貌。

    不过洞天之中,古天君曾经豢养的亿万灵禽异兽,已全部魔化,变成了狰狞扭曲的妖魔。遇见活物,就不畏生死地扑上来厮杀。

    嗷!

    震耳欲聋的嘶吼声中,又有一群被魔化的巨猿出现在倪坤三人面前。

    感觉这群巨猿不过只有渡劫实力,许明远顿时精神一振:“不劳倪兄、陆姑娘出手,区区小魔,交给许某应付就是!”

    然后许明远就御剑飞了过去。

    紧接着就听嘭地一记巨响,许明远以比去时更快数倍的速度倒飞回来,轰地一声,呈大字形嵌进山崖之中。

    “噗!”

    许明远吐出一口鲜血,颤声说道:“小心,是人仙境真魔!”

    确实是真魔。

    之前就有真魔,伪装成普通的魔化灵禽,混在灵禽群中,偷袭打爆了倪坤他们乘坐的战舰主炮,击毁了战舰动力法阵。

    现在又有一头人仙境真魔,伪装成魔化巨猿,混在猿群之中,抽冷子给了许明远一下狠的。

    偷袭重创许明远后,那真魔也不贪功,化作一道黑烟,就想溜走。

    但倪坤岂容它说来就来,想走就走?

    抬手一记“鬼神惊”,将那真魔化成的黑烟隔空攥住,五指一错,嘭地一声,就将那真魔捏爆,只留下一颗形似狒狒,但头上长着黑色山羊角的脑袋。

    将那真魔首级隔空摄回,又随手一掌,把那些魔化巨猿统统轰杀,倪坤拧着那真魔脑袋问陆昔颜:“这种真魔,是什么品种?”

    他在中土反攻妖魔渊时,还真没见过这一类的真魔。

    陆昔颜打量一眼那真魔首级,断然道:“这是狒狒魔。”

    按着心口走来的许明远,颇为无语地看了陆昔颜一眼,心说:“学名是叫魈魔来着。狒狒魔……没学问的家伙才会这么叫。”

    见他欲言又止的模样,倪坤问道:“许兄想说什么?”

    许明远干笑摇头:“没,没什么。”

    倪坤单手拎着“狒狒魔”的首级,一边晃着这颗脑袋,一边说道:“真没什么要说的么?”

    “唔……”许明远想了想,震惊道:“人仙境真魔,竟都不是倪兄一合之敌,倪兄威武!”

    “许兄过奖了。”

    倪坤谦和一笑,将这能换取赏格的真魔首级收了起来,又关心地问:“许兄你的伤不碍事吧?”

    “不碍事。”许明远取出一枚仙丹服下,“一点小伤,不影响行动。”

    倪坤笑道:“那咱们继续?”

    许明远一咬牙:“继续!”

    于是三人又继续东行。

    同一时间。

    洞天入口处。

    空气荡起涟漪,两条身影平空浮现。

    其中一个身披血色长袍,身形瘦削,面容俊秀妖异,嘴唇猩红的青年男子,深深吸了一口气,赞道:“这地方不错,满是混乱杀戮的味道。”

    另一个面容冷峻,霸气凛然的青年男子笑道:

    “现在混乱才刚刚开始,妖魔渊侵蚀还只在天君洞天之中,尚未波及外界。等到妖魔渊侵蚀开始波及外界,那才是美好时代的开端!”

    “不错。”嘴唇猩红的青年男子微一颔首:

    “到那时,这八通大世界,便可任我等放开手脚,为所欲为。不过现在,我们似乎可以先来点开胃小菜?一来可以得些好处,二来,也可让妖魔渊侵蚀得更快。”

    那冷岭霸气的青年男子赞同道:“曹师兄所言甚是,小弟也正有此意。”

    二人相视一笑,身形一个闪烁,消失无踪。

    这二人,正是三年之前,从蓝神宗逃走的血神圣子曹真、司徒尚。

    八通界遭此沉沦大劫,作为唯恐天下不乱的魔门中人,曹真、司徒尚果然如陆昔颜预言的一般,如同嗅到血腥味的鲨鱼,赶来混水摸鱼,趁火打劫了。

    洞天东南。

    两个外域人仙,刚刚合力斩杀一头真魔,还没来得及收割战利品,其中一个外域人仙背上,忽然无端燃起一道半透明的火焰,转瞬之间,就从他脊背蔓延至全身。

    在这半透明的火焰静静灼烧下,这外域仙人仿佛蜡油一般飞快融化,连声惨叫都来不及发出,便连肉身带元神,彻底融化在半透明的火焰当中。

    之后司徒尚浮现在半空之中,张嘴一吸,那将外域仙人融化之后,壮大了几分的半透明火焰,便应声飞入他口中。

    而就在司徒尚“进补”之时,另一个外域人仙,也被一条突然浮出的血影合身一扑。

    待那血影透体而过之后,那外域人仙已然只剩一张人皮,连身上的仙器法宝,亦变得黯淡无光,失去了所有灵性。

    杀害这两个外域人仙后,曹真与司徒尚拾起那真魔首级,又从那只剩一张人皮的外域人仙手指上,摘下了一枚戒指。

    戒指里面,还有两个半仙境的真魔首级——真魔魔气太烈,对仙人来说亦是剧毒,因此仙人猎得真魔首级后,并不会将之收入自身穴窍空间中,而是放在储物道具里面。

    这就方便了曹真、司徒尚二人掠夺战利品。

    之后曹真二人将现场痕迹清除干净,又隐去身形,前往别处寻找猎物。

    就在曹真、司徒尚将应募而来,清除妖魔的外域及本土仙人们当作目标,猎杀劫掠,间接帮助妖魔渊扩张时。

    洞天入口处,空气又是一阵波动,再次出现了两个熟悉的身影。

    正是蓝天成与极乐魔女虚夜月。

    与三年前相比,蓝天成虽然身形相貌皆未改变,气质也依然威严霸气,但气息跌落了不少。

    虽然还勉强维持在半步天仙的境地,但予人的感觉是岌岌可危,好像随时可能跌落。

    而虚夜月则是容光焕发,皮肤愈发水灵娇嫩,身段愈发婀娜多姿,比三年前更加娇美动人。

    气息亦变得更强,距离地仙第三境俨然只差半步。

    此刻。

    虚夜月挽着蓝天成的胳膊,整个人如树熊般挂在他身上,娇声道:

    “真魔狡诈,又擅伪装潜伏,与其辛苦寻找真魔剿杀,倒不如找那些猎杀真魔的仙人。若他们识相,交出战利品,便放他们一条生路。若不识相,便连他们身上的宝贝一并夺了。”

    蓝天成宠溺地摸了摸虚夜月的脑袋:“依你。”

    “你真好。”

    虚夜月嘟起嘴,在他脸上亲了一口,突然捂住心口,皱着眉头,发出一声不适的轻哼。

    “怎么了?”蓝天成柔声道:“可是身体不适?”

    虚夜月摇摇头,勉强一笑:“没什么,只是此地魔气太烈,人家的功法并不适合抵御这魔气,身子稍微有些不舒服。”

    “这样么?”蓝天成沉吟一二,摊开右手,掌心之中,蓝光一闪,现出一枚泪滴状的蔚蓝晶体:“你将这‘蓝神之泪’佩在身上,有它保护,再烈的魔气也奈何不了你。”

    “啊,蓝神之泪!”

    虚夜月眼中迷过一抹迷离之色,抬起右手,却并未去取那泪滴状的“蓝神之泪”,而是轻轻推开蓝天成手掌:

    “这蓝神之泪,是你成道之基,不容有失。我只是稍有些不适,还撑得住的。”

    说到这里,她又轻哼一声,捂着心口微微弯腰,俏脸变得煞白。

    蓝天成心疼地责备道:“你看你,这也能叫撑得住?来,我给你佩上!”

    说着,两指拈起那“蓝神之泪”,往虚夜月眉心轻轻一按,那泪滴状的蔚蓝晶体,便嵌在了虚夜月眉心上。

    蓝神之泪嵌入眉心的一刹那。

    虚夜月只觉眉心一阵清凉,精神陡然一振,元神似乎连接上了某个玄之又玄、无法言喻的所在,种种关于水的法则、道理,悄然浮现在脑海之中,又如逝水一般飞快地流淌而过,只留下一点淡淡的“水迹”。

    但尽管如此,在这一刻,她依然感觉,自己对宇宙之中的水之大道,有了极玄妙的领悟。若此时施展水行相关的术法神通,必能得心应手,威力大增。

    “弱水善溺……我极乐魔功,本就与水行之道,有一定的兼容性。以我如今的境界,若能将这蓝神之泪彻底炼化,我的境界,必能一跃而至半步天仙!毕竟,这蓝神之泪,就是蓝天成能以一介资质平平的散修之身,晋至半步天仙的成道之宝啊!”

    虚夜月心中暗忖着,面上却不露丝毫端倪,只紧紧抱着蓝天成的胳膊,一脸感动地说道:“蓝大哥,你连蓝神之泪都可以借我……我,我真不知该如何回报你才是。”

    “你我之间,还说什么回报?”

    蓝天成温柔一笑,大手抚过她的脸庞,柔声道:“你能不嫌我平凡,陪伴在我身边,就已是对我最好的回报了。”

    “蓝大哥!”虚夜月扑入蓝天成怀中,喃喃道:“此次天君洞天之行结束后,咱们成亲好不好?虽然师父不在,不能向她禀明此事,可是,月儿实在是一天都等不得了……”

    “好啊。”蓝天成微微一笑,“此次洞天之行结束后,咱们出去就成亲。我辈仙家,成亲也不必让任何人见证,拜祭天地宇宙一番便可。”

    “嗯,都依你。”

    心中窃喜,正尝试着暗自炼化那“蓝神之泪”的虚夜月并未注意到,当她额头的那枚泪滴状的蔚蓝晶体,闪烁起点点蔚蓝波光之时,蓝天成眼中,却闪过了一抹如释重负的神彩。

    嘭!

    爆响声中。

    陆昔颜一记头锤,将一头以头铁著称的“封豨兽”撞了个脑浆迸裂。

    封豨兽是一种形似野猪的灵兽。

    体形庞大,肉质肥美,就像凡俗的家猪一样,是仙家较为喜爱的一种家畜。

    不过这种仙人才有资格豢养的家畜,可不像凡俗家猪一样好欺负。

    封豨力大无穷,铜皮铁骨,一对巨大的獠牙,坚固堪比法宝。

    像陆昔颜一头撞死的这头魔化封豨,更有人仙境的实力。发起性来,等闲人仙都不敢站在它正面,与它正面对撞。

    只可惜它遇上了更加头铁,更加暴躁的修罗太子陆昔颜。

    当它发起性来,迈着山崩地裂的脚步,朝倪坤三人猪突冲锋之时,陆昔颜上前一步,一个头锤,就把它脑袋撞爆了。

    这一记头锤,坐实了倪坤对陆昔颜“擅使头锤”的评价,亦令得许明远心里对女神最后的一丝幻想,彻底破灭了。

    许明远幻想破灭,心情灰暗。

    倪坤倒是兴高采烈地上前割取猪肉,还不忘数落陆昔颜两句:

    “你说你,干嘛要对着猪头一头锤怼上去?最美味的猪头给你怼得稀烂,白白浪费了这么肥美的一颗猪头……”

    “怪我喽?”陆昔颜撇撇嘴:“谁叫你自己不出手的?话又说回来,得亏我先一头撞死了它,不然等你抡出大锤,怕连块猪肉渣都捞不着了。这头猪,可没我脑袋那么硬,禁不起你半锤。”

    “你那不是脑袋硬,你那是脑子有坑。说不定我多捶你几锤,反而能把你脑子治好……”

    许明远听得瞠目结舌——敢情两日前大锤打脸,把陆姑娘脑子打伤的那个人,他就是倪兄你啊!难怪你会用那么多好词儿形容那个男人……

    “对着那么漂亮的一张脸,居然也下得去手!”

    许明远心中感慨:“倪兄当真不是一般仙人。不过话又说回来……就陆姑娘那说话的风格,我要不是打不过她,说不定也已经抡起板砖上去糊脸了……”

    这时倪坤已经收割好了猪肉,刚要招呼许明远、陆昔颜继续上路,忽然脸色一沉,双手之中平空多出两只大锤,然后双锤齐齐往上撩起。

    陆昔颜也是瞬间抄出了她那口三丈长的黑色石刀,清叱一声,与倪坤同时出手,反手撩起大刀。

    双锤、大刀冲天而起之时,天空之中,落下一只十丈方圆、生满鳞甲、骨刺,长有七根畸形手指的大手,朝着倪坤三人一把捞来。

    瞧那架势,竟是想将倪坤三人一把捞起,统统攥在掌中。

    直至这时,许明远方才后知后觉地失声惊呼:“地仙境真魔!”

    话音未落,倪坤的双锤、陆昔颜的大刀,已经与那十丈方圆的魔掌狠狠碰撞。

    惊天动地的轰鸣声中,狂暴的冲击波四面八方轰击开去,方圆百里内,所有的树木,都在瞬间被冲击波撕成木丝,又化为齑粉,鼓荡纷飞若漫天飘雪。

    而那只与两只大锤、一口大刀硬拼一记的十丈魔爪,竟是嘭地一声,爆成粉碎。天空之中,传来一记压抑不住的痛哼。光秃秃的手腕胳膊,亦飞快向着空中收回。

    “走得了么?”倪坤冷哼一声,身化电光,滋啦一声,不见了踪影。

    还不等许明远抬头去看,他眼前便黑影一闪,紧接着就听到轰地一声,一颗大如房屋的首级,坠落在他面前。

    看着那颗头顶寸草不生,皮肤黝黑如炭,双瞳赤红如血,满口参差獠牙的人形首级,许明远咕咚一声,咽了口唾沫:“灵魔……”

    灵魔,乃是妖魔渊中,非常强大的一种真魔。

    传说乃是最初一批堕入妖魔渊的“人魔”演化而成。

    其身形相貌与人类极其相似,只是手有七指,头上无发,嘴里满是獠牙。

    此类真魔,极富智慧,精通各种真魔神通,又体魄坚韧,身形庞大,近战肉搏极其厉害,乃是远近皆能、法武皆精的强悍真魔。

    即使只是一头人仙中阶的灵魔,许明远若是单独遇上,也不会与之争锋,而是立刻有多远跑远。

    可他没有想到的是,堂堂一头地仙境的灵魔,居然刹那之间,就被倪坤摘下了首级。

    就算那灵魔偷袭失败,先遭倪坤和陆昔颜联手重创,可倪坤境界毕竟只得“中阶人仙”,刹那之间就摘下灵魔首级,他这战力,未免也强得太不讲道理了吧?

    “侥幸,侥幸。”

    见许明远惊讶得说不出话来,倪坤谦虚一笑,待许明远看够了那颗死不瞑目的灵魔首级,方将之收了起来。

    就在这时,一把阴柔的男声突然响起:

    “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啊!陆昔颜,杨戬,咱们又见面了!”

    说话声中,两条人影蓦然浮现在半空之中,居高临下,满是戏谑地看着倪坤三人。

    正是血神圣子曹真、天心宗小天王司徒尚。

    【求勒个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