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遮天之无上天皇 > 第一百七十一章 棺中祭
    神音如雷,从棺椁中传来,在灵祎的灵魂深处炸响,让他整个人都沉浸到了一种悲切的意境中,元神剧痛。

    “为什么会是从棺中传来……”灵祎心神震动,接着,他脸色一变,周围斗转星移,有时光碎片飞舞,他仿佛来到了一个神秘的世界。

    “这是……”

    灵祎已经震惊到了难以言喻的地步,不可思议地环视四周,他感受到了一种心悸的感觉,很不安。

    “哗啦啦!”

    滔天大雾弥漫,黑色浪花涌动,覆盖了天上的日月星辰,宛若一片世界海般浩瀚。

    他此刻站在了海面上,四周一片灰暗,连天上的云朵都是没有希望的暗灰,有哭嚎声从棺中传来,混杂在祭祀音中。

    “呜呜…….”

    那种悲意也是从这里而来,像是苍茫大地上的万灵全都在嚎哭,浓烈的悲切仿佛撼动了诸天,充斥在岁月长河中。

    而祭祀声,则更加宏大无边,好似有一整个世界的众生都在祭祀,让人心头沉重,充满凄沧与不甘!

    那座充满了锈迹的小棺就那样飘在海中央,上面的古老刻痕全都在发光,那些远古的先民与神祗仿佛全都复活了,加入了一场前所未有的祭祀中。

    神音凌乱而繁杂,不止存在与棺中,开始天穹、海面响起,却看不到一个人影。

    “这里是哪里…..”灵祎望着那黑的瘆人的水泽,感到了很重的死气,仿佛有一整界的生灵葬在了这里。

    他此刻仿佛脱离了荒古禁地,甚至脱离了现实世界,来到了一方逆乱了岁月,不存在于诸天的诡异世界。

    “幻象吗?亦或是……”灵祎瞪大了眸子,眸子中神光暴涨,他一下子想到了自己那诡异的禁忌之海异象。

    “是它引动的吗。”灵祎喃喃,脸色不断变幻。

    他不能确定,那只是一种本源力而已,虽然死气相近,但怎么可能会演化出这么可怕的景象?

    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引动这一切的源头之一肯定是那滴天帝血。

    是它和小棺接触后发生了神秘的反应,导致了这一切的发生。

    “这是谁在祭?又在为谁祭?”灵祎颤栗,强忍着那种如刀刮元神的痛感,仔细聆听着震动诸天的神音。

    四野茫茫,神音萦绕,却没有任何一个身影,只有黑色的水泽不停地蔓延着,像是要一直流淌到世界尽头。

    “听不懂!”灵祎努力了半晌,无奈摇了摇头,那是一种未明时代的古语,又像是诸神的低语,难明其意。

    就在这时,他的心神突然震颤,浑身毛孔紧缩,一种特别的感受传进了他的心头,化作最纯粹的神念,让他明了真意。

    “这是有人在传递讯息吗?”灵祎蹙眉。

    “万灵在祭,神在祭,帝也在祭,他们在祭…..”灵祎脸色苍白,费力的聆听着。

    轰!

    然而,话语中断,一阵可怕的喊杀声取代了一切。

    “杀!”

    “不好!”

    灵祎一脸痛苦,抱住了脑袋,那种恐怖的杀机仅仅透过音波就让他的神识剧痛,几乎要炸开了。

    他听到了世间最可怕的杀音,有不可想象的存在在对决,展动惊天动地的厮杀。

    有万千神魔发出绝望的怒吼,有不可描述的存在发出阴森森的冷笑,一切都要毁掉了。

    最终,一声幽幽的叹息声响起:“一纪一秋,诸天若落花凋去,万界化尘簌簌坠,千秋后谁伫!”

    而后,是一阵沉重的脚步声传来,宛若踏在世间万灵的心头,响彻六合八荒,让此地巨震。

    轰隆!

    诸般景象全都消散了,他再次睁开眼睛时已经重新站在了青铜古棺内。

    周围一片漆黑,那滴天帝血已经收敛了光华,静静悬浮在小棺上方。

    祭祀音消失了,那灰暗的世界消失了,黑色中充满着绝望的水泽也消失了,他刚刚经历的一切仿佛只是一场梦幻空花。

    “笑看黑暗浪花,血染的凄景,谁能例外,天降祭……”

    灵祎不知觉地自语着,心中大恸,与无知无觉间淌落下冰冷的泪水。

    “等等,我为什么会哭!”

    灵祎眸光一滞,如同火炬般亮起,一下子警醒了过来,摸着脸颊上的泪水,心底一阵发毛。

    他蹬蹬蹬倒退了几步,一阵愕然,自他来到这个世界上后,还是第一次流泪。

    他凝视着那个小棺,一切皆因它而起。

    “都是幻象吗?”灵祎怔然,一招手,将帝血牵引了过来,这次竟是很顺利的将它收进了不死宝瓶。

    只是,仍然触碰不到它,像是隔着一条岁月长河。

    “果然,棺材啥时候都是不祥之物。”灵祎嘀咕着,围绕着安静下来的小棺走了两圈。

    今日发生的这一切实在是出乎了他的意料,将他震撼到无以复加的地步。

    “里面不应该是个修补仙域的世界吗?”灵祎蹙眉:“那些祭祀音是怎么回事?”

    “是一种不灭的烙印吗?”

    “是蝴蝶效应吗?可也影响不到过去的事情啊?”

    灵祎努力回想着,可怎么想不起青铜棺与祭祀音的关系。

    “真想带走它。”灵祎望它的目光十分火热,这玩意可是一件好宝贝,能当做一件帝兵来使。

    心里是这么想的,灵祎也是这么干的,伸出手抓住了小棺,正要提起来。

    “嗯?”灵祎突然变色,一下子退出了古棺内,元神之火开始剧烈的跳动,这是危机的前兆。

    “隆隆隆!”

    诡异的一幕发生了,九具庞大的龙尸和铜棺之前明明已经被灵祎抓了上来。

    可是,此刻九具龙尸和铜棺却再次开始自行缓缓向着山崖下滑动,发出隆隆的声响,最终坠落下那黑洞洞的深渊中!

    “是狠人大帝,还是大成圣体?”灵祎一阵悚然,迅速封住自己的毛孔,防止精气外泄。

    因为,他再次感受到了“荒”的力量,从深渊中缓缓蔓延了上来。

    虽然还不强,可以抵抗住,但已经在逐步复苏,毫无疑问,深渊下的无上存在已经苏醒了,也许正在注视着自己。

    这也是叶凡他们的同学离开荒古禁地会瞬间变老的原因。

    “算了……不要了,还是尽快离去吧!”灵祎打了个冷颤,不敢再继续停留,他估摸着,不一会,荒奴就该上来了。

    “咻!”

    灵祎纵身而起,驭着神虹,一步到了半空中。

    “他们还没有离去?”灵祎眸光一扫,就发现了叶凡他们。

    他们此刻仍然在圣山上,已经走到了半山腰,正在一处树荫下休息。

    “唔…..当世恐怕只有我知晓这是一个有天帝之姿的天骄。”灵祎摸着下巴,露出笑意:“若是提前除掉,岂不少了一个未来的障碍。”

    “嗯……杀,还是不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