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凶灵秘闻录 > 第一百三十九章:问题与疑点
    第五卷:惊悚古堡

    ……………

    度过一阵忽明忽暗的恍惚,期间时间概念非常模糊,感知模糊,一切模糊,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当何飞睁开眼睛时,发现已经置身地狱列车5号车厢之中。

    熟悉的环境,熟悉的空间,确认回归列车,那么这就代表灵异任务成功完成,想到这里,大学生长呼一口气。

    真不容易啊,先不提其他,刚刚那场灵异任务对他来说简直就是煎熬,或者说这场任务是他至今为止所经历最为压抑的一场任务,长达10天的任务期,无时无刻提心吊胆,诡异女螝,索命信息、各种莫名消失、死亡,要不是任务最后一天之通过照片侥幸发现线索继而顺藤摸瓜找到生路,那么不仅是他,整个团队皆难逃一死,要么被女螝杀死,要么因任务期限到达无法解决事件继而被全员抹杀。

    感慨过后,恍然回神,何飞随即把目光扫向四周,目光中,程樱表情愕然,正看着自己那复如初的右臂一脸不可思议,不时左摸右摸,彭虎刚刚起身,而早前昏迷已久的叶薇此时也醒了过来,至于赵平则待在原地同他一样默默打量着众人,观察期间,右手扶了扶了鼻梁金丝眼镜。

    (大家都没事,嗯?等等……好像,好像少了一个人!)

    见众人集体回归且所有人伤势恢复如初,何飞点了点头,然,不经意间,青年眉头一凝,发现一丝不对劲的地方,或者说,少了一个人。

    侯国希,那侯国希怎么不见了?

    想到此处,何飞重新观察起周围,直到把整个5号车厢扫视一圈,结果仍没发现电工男的身影,根据诅咒空间的规则,只要灵异任务结束,凡活着的执行者皆会被诅咒传送回返列车,唯有一种情况无发返回,那就是死亡,执行者一旦死亡,那么便自然没有传送的必要了。

    举一反三,既然没有在列车内看到侯国希,那岂不是说……对方死了!?

    (死了?怎么会……)

    对于电工男,何飞同其接触不多,严格来说只是认识,对于此人的死青年也仅仅只是抱有遗憾,话是这么说没错,但事实上何飞真正在意乃至不解的是……为什么?任务末尾明明不是已经把女螝尸体烧掉了吗?况且任务也已完成,可侯国希怎么还是死了?怎么死的?

    正当何飞陷入苦思冥想之际,某名执行者来到他背后,趁其不注意偷偷弹了下青年耳朵。

    心中一惊,何飞慌忙转过身,却见身后‘偷袭’之人是程樱,此刻年轻杀手就这样一边笑嘻嘻看着自己一边不时晃动右臂,见是此人,何飞有火不敢发,憋了半天才语气不爽询问道:“你弹我耳朵干嘛?闲的无聊是吧?

    程樱嘿嘿一笑,晃了晃手臂回答道:“哈哈,开个玩笑而已,不要介意,我只是想试试我这条新长出来的手臂到底像不像以前那样灵活,要知道对于杀手来说手臂可是非常重要!”

    (我日,试试手臂?你妹的拿我耳朵当实验对象?)

    虽心里正拼命吐槽,但深知对方只要愿意可以一瞬间干掉自己的何飞嘴上却不敢得罪对方,腹诽之余只能无奈苦笑道:“那我可要恭喜你了,你弹得我耳朵好疼啊,恭喜恭喜!我确定你这条新胳膊是真货,现在你可以放心了吧?”

    何飞在一旁无奈,内心则思考着各种谜团,但事实上目前现场最为迷茫的却并非是他,而是叶薇,是的,自从灵异任务第五天夜晚被螝袭击过后,虽说她最终通过传送卷轴逃脱,可此后她就一直处于昏迷状态,醒来后才发现已身处列车内部,任务就这么在自己一场昏迷期间稀里糊涂完成了?

    察觉到漂亮女人神色迷茫,彭虎一拍脑袋恍然大悟,径直朝叶薇走去,见光头男走向自己,叶薇同样心中有数,二话不说直接询问道:“把我昏迷后面所发生的事说一说吧。”

    正有此意的彭虎点了点头,旋即按照要求将叶薇昏迷后所发生之事如实讲来,叙述的同时,其余人亦纷纷聚了过来。

    彭虎口才虽谈不上太好,可相比起一般人还是要强上许多,一通叙述倒也有条不紊,过程中叶薇一直在默默倾听,然而,当光头男讲到叶薇第二次被螝袭击时却有些尴尬的说不下去了。

    “嗯?怎么不说了?”

    望着面前有些犹豫的光头大汉,叶薇眉头一紧追问道。

    好在现场众人哪个都不是笨蛋,所谓居功不傲正是如此,自己夸自己总有些王婆卖瓜之感,原以为一向性格粗犷的彭虎会毫不犹豫拼命款赞自己如何威猛如何救人,不料这一次光头男竟扭捏起来,彭虎不说,直接找到任务生路的最大功臣何飞同样不方便说,至于在任务里干了太多见不得光事宜的赵平则更加不方便张口,终于,察觉周围三人纷纷沉默不语面露尴尬,同样是聪明人的程樱当即明白过来,耸了耸肩,主动接过彭虎话头朝女队长嘿嘿一笑道:“叶薇姐,看来这三个家伙还是要点脸的,好吧,后面的事就由我来讲吧。”

    接下来,在程樱一番叙述下,包括叶薇被彭虎救下、螝物再次袭击,直到灵异事件如何被何飞想办法破解等等事宜全盘托出。

    “好了,你昏迷后的事情差不多就是这样,我已一字不落告诉你了。”

    程樱言罢,叶薇没有表露出欣喜之色,而是默默低下头,看起来似乎在沉思什么,过了约十几秒后,众人才发现……不知不觉间叶薇竟是流出泪水,目光亦缓缓看向面前彭虎,看向何飞。

    谁都没料到女队长会如此反应,被盯着何飞与彭虎更是面面相觑,直到被盯良久,渐渐的,何飞才隐隐明白对方为何而流泪,与此同时,正当恍然大悟的何飞打算打个哈哈把这事揭过去时,不料下一刻,一件让二人措手不及的事情发生了。

    只见流着眼泪的叶薇居然张开双臂,然后一左一右把二人抱住了。

    能隐约猜出叶薇心态的何飞还好,但被对方忽然拥抱住的彭虎却瞬间尴尬起来,一时不知如何是好。

    “谢谢你们,你们又一次救了我,我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叶薇其实心里很明白,不光是这一场灵异任务,包括之前几场任务里这二人都曾救过自己,有时候是用道具,有时候则甚至是用命,而道具就等同于极为珍贵的生存值,要知道能拿出自己用命换来的生存值去救别人,首先这种行为绝非一般人能做得到,尤其是刚刚那场任务,当时何飞昏迷,彭虎如果要是自私一点,没有使用金光符救她,那么她叶薇就绝活不到现在。

    至于何飞,她对青年早已不能用感激形容了。

    当然,叶薇虽仅仅出于单纯感激,可彭虎却有些不自在了,同何飞一样,他虽也很快猜出对方这个拥抱仅仅只是表示感激并无其他意思,可众目睽睽之下还是让他很不自在,好在过了片刻叶薇放开了他,倒也让光头男和大学生双双从尴尬中脱身。

    不料叶薇刚一松开二人,紧接着何飞竟也在露出一丝狡诈微笑后突然伸出双臂抱住了彭虎,同时还用略带夸张的语气说道“啊!彭哥啊,你怎么把我忘了?上一场任务里不单叶薇姐连我的命也是你救的啊!人家感激你,那我也不能落于人后啊!”

    “噗呲!”

    何飞这一动作与话语说出后,一旁叶薇终于被逗笑了,真没想到这何飞居然也有如此幽默的时候,自然,叶薇也能看出了青年这么做是何用意,无非为了缓解刚刚尴尬气氛而已。

    “卧槽!你也来!?”

    见刚一脱离叶薇怀抱紧接着又落入何飞怀中,莫名其妙成为香饽饽的光头男不禁有些懵逼,望着此刻正一边抱住自己一边说着肉麻话语的何飞,反应过来,彭虎不由撇了撇嘴,原来这小子是故意的,叶薇抱住他时他或许还会尴尬,然对于何飞他可就不客气了,先是一把推开青年,接着便不耐烦摆手道:“得了得了,你就免了吧,要说救人,那场任务里你小子不也用你那枚镯子救过我吗?扯平了,你就没必要谢我啦。”

    何飞依旧笑着辩驳道:“话不能这么说,要不是彭哥你之前为救我浪费掉了最后一张金光符,等到螝袭击你时你依旧能自保,所以还是我要感谢你多一点。”

    同一时间,正当何飞与彭虎二人互相调侃不断扯皮之际,一旁程樱却也漫步走到彭虎身边,见状,光头男当场面色突变,猛地朝后一跳,赶忙做出戒备动作道:“卧槽!你也来!?”

    程樱则满脸不屑对其撇了撇嘴,然后一脸鄙视回答道:“我勒个去,光头你少自作多情了,你还真拿自己当香饽饽了?想让我拥抱你?做梦去吧你!”

    撂下这句话,程樱把头转向一旁何飞……

    看到这里,何飞大惊,旋即也学着刚刚彭虎那样猛地朝后一退:“你想干嘛!?”

    “啧啧啧,我怎么发现你咋也和那厚脸皮的光头一样喜欢自作多情呢?我仅仅只是想对你说声谢谢而已,毕竟你在那场灵异任务里也曾救过我的命,这个恩情我记住了,我会在将来还你,谁会拥抱你啊,切!”

    程樱这一连串嘲讽顿时把何飞与彭虎给说的面红耳赤,不过,未等二人出言反击,许是也随后发现了什么,环顾完四周,一旁叶薇面露疑惑,张口询问道:“嗯?怎么没有看到侯国希?”

    不错,既然灵异事件已经解决灵异任务也已完成,那么侯国希为何没有被传送回来?没有被传送回来就只有一个解释,那就是侯国希已经死了,事实上自打叶薇没有在车厢发现侯国希起她就断定电工男必定死亡,而她之所以有如此看似废话一问也仅仅只是出于对问题的不甚理解,很明显,通过刚刚彭虎和程樱二人叙述,按照当时破解事件时间段而言侯国希并未遭受女螝袭击,没有遭受袭击就代表侯国希本不应该死亡才对,可是,为什么会……

    这一问题倒真有些让人难以理解。

    遗憾的是女队长这一问题在场却无人能够回答,包括苏宇在内所有人都不清楚侯国希是怎么死的,因为当初在四个人前往安息陵园时侯国希就已留动选择留下在宾馆,也是从那时起,一直身处陵园内的何飞四人就再也没有与侯国希见过面。

    侯国希死的确实蹊跷诡异,好在并非一点线索都没有,根据何飞个人猜测,他认为侯国希十有八九是身处酒店期间死亡,也就是当时大部队正身在安息陵园那一时间段里,只是,关于侯国希是怎么死的这件事何飞可就无论如何都猜不透了,无奈之下他也只能判定侯国希仍是被女螝杀死,话虽如此,基于此种观点却又进一步连带出另一个不解疑点,那就是……如果说侯国希是被女螝杀死,可也不忘了当时侯国希手里明明还有一瓶血,有瓶能免除一次螝物攻击的驱魔之血啊!

    电工男有偷来得驱魔之血护身,结果还是死了?

    这才是目前何飞乃至于知道真相的叶薇以及程樱三人所共同不解的地方。

    毕竟侯国希掉包血液的事三人都曾知晓或猜出。

    (是女螝短时间内连续袭击吗?还是袭击速度过快导致电工男来不及作出应对?又或是期间发生了某种未知变故?)

    于是,待叶薇这一问题说出后,一时间众人纷纷摇头表示不清楚,就在这时,对面,自打回归列车就一直沉默不语的赵平突然开口,一边扶着鼻梁眼镜一边开口朝叶薇以及在场所有人说出一句淡定话语:

    “侯国希这种人死了也就死了,没必要在他身上浪费时间。”